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各国的性政治

作者:约书亚?基汀、苏智(译)   来源:《决策与信息》2013 年第3期发布时间:2013/04/25
摘要:虽然都在关注数百万“消失的女性”———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之语———但性别选择堕胎的影响(尤其是对出生的女孩的影响)却并不简单。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和特拉维夫大学的经济学家在2011 年的调查中发现,在产前性别选择非常流行的印度地区,女孩的营养不良率较低,尤其在农村。

  性别选择堕胎的意外效果

  一些亚洲国家越来越流行性别选择堕胎(现代医学技术与古老性别偏见相结合),这是一个让西方宗教保守主义者和女权主义者震惊不已的罕见问题。其效果是显然的:据印度2011年的人口普查,6岁以下儿童中女性和男性之比为914个对1000个;而在2010年的中国则为118个对100个。虽然都在关注数百万“消失的女性”———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之语———但性别选择堕胎的影响(尤其是对出生的女孩的影响)却并不简单。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和特拉维夫大学的经济学家在2011年的调查中发现,在产前性别选择非常流行的印度地区,女孩的营养不良率较低,尤其在农村。其原因是:如果没有产前性别选择,家庭往往就继续生孩子,直到男婴出生为止。由于有了超声波技术和堕胎技术,家里的女孩就减少了,而出生的女孩就得到了较好的养育。

  这一发现不可能让人信服性别选择堕胎的价值。但国际发展中的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是:家庭规模越小,女性的权益越大。最新的普查数据也表明,印度妇女文盲减少,保健改善,工作参与度增加,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出生率,而降低原因与偏见关系不大。

  2007年,伊朗总统内贾德在哥伦比亚大学对听众说道:“在伊朗,我们不像你们国家那样有同性恋。”尽管伊朗政府竭力通过严惩(同性恋是犯罪,可判死刑)和容忍所谓“性别重择”的手术来杜绝同性恋,但这一说法肯定不是事实。

  自从霍梅尼下令批准为“两性人”进行手术后的20多年来,变性手术在伊朗一直是合法的。2008年,伊朗实施的变性手术数量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泰国。男同性恋者害怕如果坚持同性关系会被判处入狱或处死,于是纷纷接受手术。

  负责性别重择的牧师梅赫迪·卡里米尼亚对英国广播公司说:“伊斯兰教对遇到这个问题(即同性恋)的人会提供治疗。”他又说,同性恋者所做的事是反常的,也是违反伊斯兰教的,但变性却像“把小麦变成面粉再变成面包”一样,是无罪的。

  为性安全买单阻止艾滋病传播的最好办法是什么?最近在马拉维进行了两项调查,那里成人艾滋病发病率为11%,是全球发病率最高的地区。调查表明,金钱比说教更管用。

  在一项调查中,给参与者一些钱让他们提供他们的病况。在接受测试的人中,拿了钱的人比不拿钱的人几乎多了一倍。这一区别很重要,因为了解病况的艾滋病患者愿意购买安全套的人多出三倍,这样就能防止疾病的蔓延。

  在另一项调查中,随机选择年轻妇女每月来领钱,数额在1~5美元之间。领钱者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是不领钱者的一半。原因很简单:拿了钱的年轻女子多半会上学,从而避免了同较老的人发生性关系。结果表明,这个方法的效果甚至比花钱进行性教育更好。

  花钱让人们对自己的行为更负责,这似乎是一种令人怀疑的公共政策。但请想想艾滋病的猖撅吧,尤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结果表明,不安全的性关系原来是一个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

  严禁女性驾车的理由看过詹姆斯·迪恩的电影或听过普林斯唱歌的人,都知道年轻人对爱情和汽车缺一不可,就像轮胎与路面的关系。但沙特阿拉伯2011年立法会议的一份报告的观点更甚,认为允许女性驾车就等于“贞操的终结”。

  学者卡马尔·苏布希所提供的这份“科学”报告说,允许女性驾车会立刻“引起卖淫、色情、同性恋和离婚的热潮”。他警告说,最终国家会严重缺乏处女。苏布希说,允许女性驾车的伊斯兰国家(也就指其他所有的伊斯兰国家了)都出现了道德沦丧的局面。

  报告没有什么道理,但与其他反对女性驾车的理由不同(比如对于喜欢雇人驾车的女性而言,自己驾车是个麻烦),这份报告至少揭示了这个国家的宗教权威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俄罗斯会不会出现婴儿出生高峰期在普京总统看来,俄罗斯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核对抗,也不是北约的入侵,更不是可能出现的能源泡沫。普京在2006年的国情咨文中说,俄罗斯最紧迫的问题是人口危机。简单地说,俄罗斯的人口越来越少了。

  由于生育率低,堕胎率高,男性寿命短,俄罗斯人口从原苏联解体后的1.49亿降到了现在的1.38亿。据联合国人口司的预计,俄罗斯人口到2025年将为1.27亿。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俄罗斯政府推出了一系列计划,如向生育二胎的妇女提供9000美元以上的现金奖励。普京保证斥资530亿美元来推动生育。在这种氛围下,乌里扬诺夫斯克州甚至推出了年度竞赛计划“在俄罗斯日生出一个爱国者”,向这天生孩子的妇女发放的奖品包括冰箱、电视机、洗衣机和汽车。州长把9月12日规定为特殊的“家庭交流”节,鼓励企业给员工放假。在2008年的俄罗斯日,产科病房挤满了争取领奖的母亲。

  “食草男”的崛起近年来,日本和外国媒体都十分关注日本的“食草男”,他们是一群相比父辈对性、事业和物质财富不是很感兴趣的年轻男性。流行文化专栏作家深泽真纪在2006年创造了这个名词来描述一个趋势,即年轻男性的装束类似西方的都市玉男,不像传统上那样追求阳刚,却有一些奇怪的爱好———在日本,男人的标准形象就是嗜酒的工薪阶层,而这种新形象就产生了那么点魅力。据一份2009年的调查,在20~34岁的日本男性中就有一半是“食草男”。

  深泽真纪认为“食草男”的兴起会有利于日本社会,而“食草男”的生活方式也确实缘于积极的发展趋势:更多女性成为劳动力,性别态度发生变化,对酗酒的容忍度下降。

  可问题是,对于日本这个经济不景气、出生率位于世界最低水平的国家来说,这一代年轻男性不关心物质财富,也不追求性关系确实不是受欢迎的发展方向。据预测,日本人口将在2050年从1.27亿降至9500万。由于日本的老龄化程度全球最高,这就成了人口定时炸弹———所有耸人听闻的头条新闻都在谈论穿紧身牛仔裤的性感男性。

  彩虹旗带来大生意

  由于有着狂热的天主教基础和阳刚文化,拉美似乎不是同性恋逗留的好地方。但近年来,该地区的主要旅游胜地都在为从油水丰厚的同性恋旅游市场中分得一杯羹而展开“军备竞赛”。

  2007年,世界上第一家同性恋主题豪华酒店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业。2010年,阿根廷宣布同性婚姻合法,但第一对在新法律下结婚的同性伴侣却是在墨西哥城度过他们的公费蜜月的,这得益于墨西哥城政府,因为他们竭力把该市推销成拉美地区对同性恋最友好的旅游胜地。

  但是要赶上气氛更好的里约热内卢,墨西哥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0年,里约热内卢25%的旅游者(大约88万人)都是同性恋,这是《卫报》报道的。里约热内卢多样化特殊秘书处负责人、时装设计师卡洛斯·图韦松对其他城市的努力不屑一顾,他对该报说:“我们需要同性恋餐厅吗?同性恋食物?同性恋服务员?在里约热内卢你能在任何地方接吻。”

  政府,给我找对象

  在李光耀警觉的注视下,新加坡的“权威资本主义”政府在过去几十年间把社会管理变成了科学———从住房到扔垃圾,事事都有规则。虽然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但这个城市国家的治国精英还没能成功解决爱情的定义。

  1983年,李光耀说该国有资格的妇女———有事业有大学学历的女性———结婚生子的比例太低。新加坡政府为此在第二年建立了“社会发展网络”,该机构致力于为国民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该机构的网站为单身年轻人提供从卫生到约会礼仪的各种建议。(“小伙子们,女孩子会注意任何细节的!”网站这样写道。)这一机构通过“婚姻中央顾问团”来组织活动,为年轻人培训浪漫艺术,其中包括一年一度的“真爱无限”工作室系列活动来促进婚姻。其他由国家主持的活动包括跳舞、品酒、学烹饪、游船旅行和播放爱情片等。这些举措有效么?显然无效———这些计划推出后,新加坡的结婚率和生育率就开始下降,目前该国生育率位居世界倒数第二。就算是福利最好、政府最具强制力的国家都无法逼迫人去恋爱。

  色情治理

  色情猖獗了好几个世纪,不可能很快就消失。不是说中国政府不会再继续努力。网上色情使政府的审查机构忙个不停。

  仅仅在2010年,中国就关闭了6万余个色情网站,拘捕近5000人。有许多重叠的机构来解决这个问题,如“中国互联网非法信息举报中心”、“有害和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以及“国家反色情和非法出版物举报中心”,在2009年12月到2011年12月之间,政府收到了126万条关于色情和非法出版物的举报信息,奖励了2000多个举报者,奖金约为150万美元。中国似乎是这一趋势的带头人。印尼利用特别严厉的反色情法律来审查主张同性恋权利的网站。土耳其政府2011年设置了一个网络过滤系统,目的是保护未成年人,但也关闭了进化论生物学家、著名无神论者理查德·道金斯的网站。美国“蓝外套”公司向财富500强公司出售过滤系统。该公司承认,叙利亚政府就曾利用该公司的技术来限制公民登录互联网。

  这说明什么呢?无论出自色情还是政治上的考虑,审查可以,但决不能彻底消灭。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