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罗马俱乐部:探索可持续发展之路

作者:郑讴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总第408期 发布时间:2013/01/24
摘要:当前的政治或经济手段在解决现存问题上的能力有限,探寻有价值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正是罗马俱乐部的使命和其独到之处。

 

  机构简介 做全球变革的催化剂

  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由经济学博士、意大利著名工业家奥罗利奥·佩西(Aurolio Peccei)创立于1968年4月,是以全球问题为研究对象的独立的非营利性国际学术组织。它的主要使命是“通过确定、分析人类面临的关键问题,做全球性变革的催化剂,并将这些问题传递给相关(重要)部门的决策者与大众”。同时,罗马俱乐部致力于“从全球整体思维出发,提高各国相互依存的意识,更深入地了解当代各类问题的复杂性,采取跨学科和长远的视角对决定后代命运的政策进行研究”。

  罗马俱乐部为保持其小规模的、松散的组织特点,将个人成员限制在100人左右,其成员大多是世界各国的知名科学家、企业家、经济学家、国际组织高级公务员和政治家等。俱乐部每年召开一次会议,选举产生执行委员会,以协调与监督俱乐部成员的活动。目前俱乐部有两名联合主席,分别是来自瑞典的联合国前任副助理秘书长安德斯·维克曼(Anders Wijkman)、来自德国的绿色经济倡导者魏伯乐(Ernst Ulrich von Weizs?覿cker)。俱乐部的国际工作由一个坐落于瑞士苏黎世州温特图尔的小型国际中心协调。

  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了第一份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提出经济增长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这份报告发表后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此后,罗马俱乐部还陆续发表了《人类处在转折点》(1974)、《重建国际秩序》(1976)、《超越浪费的时代》(1978)、《学无止境》(1979)等数十份关于人类未来发展的报告。除了发布报告外,罗马俱乐部还组织各种会议、成立课题小组对全球问题进行专门研究。例如,罗马俱乐部曾深入研究关于绿色政治的课题,“增长极限”的思想逐渐深入人心,成功地促进了“绿色政治”运动的发展。

  秘书长专访 呼吁人们采取行动应对全球问题

  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罗马俱乐部秘书长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请他就罗马俱乐部的历史、组织结构、理念等问题展开详细解读。

  《中国社会科学报》:罗马俱乐部的大部分成员来自欧洲国家,请您为我们简要介绍一下罗马俱乐部的组织特点,及其与世界其他著名机构之间的沟通和合作模式。

  约翰逊:的确,罗马俱乐部的成员大多数来自西方世界。但是,我们也非常注意维护罗马俱乐部的国际代表性,如在国籍、文化、性别和专业知识等各方面寻找均衡等。

  目前,我们在全球30余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国家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这些国家协会的区域性和地方性活动,将俱乐部的国际工作进一步扩大、深化。设在维也纳的欧洲支持中心(European Support Centre)负责支持与协调这些国家协会的活动,并促进他们之间的相互合作。我们认为,新兴经济体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与影响不可忽视,并将在未来不断发展壮大。2011年,罗马俱乐部在印度开设了分支机构——印度国家协会。我们计划于2013年将国家协会扩展到中国,未来还将拓展至印度尼西亚和尼泊尔。

  除了国家协会在全球沟通与合作中起到的作用外,罗马俱乐部中还有一些会员与特定的国家、机构和组织有着密切的正式或非正式联系。如今,俱乐部与诸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及全球和区域范围内非政府组织均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报》:罗马俱乐部在吸引会员上有什么特色?

  约翰逊:与其他许多非营利性组织相比,罗马俱乐部更依赖于成员的个人参与和贡献。罗马俱乐部期待与世界各地有着同样价值观、具有长远眼光的组织和个人发展合作关系。另外,在有需要时,经双方同意,个人成果可以以俱乐部报告和不定期的文件等形式发布。因此,许多著名的国际人士愿意加盟成为罗马俱乐部的荣誉会员,并为俱乐部提供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报》:《增长的极限》报告自发表以来,对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人们一度认为,罗马俱乐部对人类未来与科技发展持悲观态度,请您介绍一下罗马俱乐部的思想发展。

  约翰逊:长久以来,人们普遍对《增长的极限》有误解,即它对人类未来和科技的看法是悲观的。在报告发布的1972年,世界已经历了二战后20多年的经济持续增长。人类历史上从未对技术进步有如此的乐观和信心。很显然,这份研究报告在一个普遍乐观的时代提出了未雨绸缪的问题:我们真的可以永远维系增长吗?在一个有限的星球真的可以持续对资源进行无限制的消耗吗?这些问题在今天看来比40年前更为现实和迫切。贫困、失业、环境压力和不稳定的全球经济体系正不断向人类发出挑战,而应对挑战的正确经济增长模式迄今还没有找到。

  我认为罗马俱乐部在报告中提出的观点应被理解为呼吁人们采取行动,而不是对未来和科技的消极、悲观的看法。从积极和乐观的角度来解读,《增长的极限》提出了增长的趋势是可改变的,人类完全可以建立一个更公平、更理想的世界的观点。2012年是该报告发布40周年,我们通过对这场40年前辩论的回顾,以及对历史、发展与现实的分析,希望对未来的40年作出新预测,这也是我们的新项目“2052年的世界”(The World in 2052)的由来。我们在该项目中提出了一个问题,即面对地球有限的资源,我们在21世纪中叶之前能够做些什么?另外,我们最近还发布了一份名为《2052:未来40年全球展望》(2052—A Global Forecast for the Next 40 Years)的报告。

  《中国社会科学报》:将思想转化为行动是每一个学术机构面临的问题,罗马俱乐部怎样看待“思想的有用性”?

  约翰逊:罗马俱乐部工作方案确定的关键议程与机构设置,都是围绕着未来40年世界可持续、稳定发展的路径而来。这些工作意在为未来处理诸如财富再分配、解决绝对贫困、创造就业机会、恢复全球环境等问题提供智力支持。我们会通过出版书籍、政策简报,以及举办高层会议等形式,将复杂严谨的研究变得容易理解。主要研究结果可被直接用于相关部门的政策制定,并帮助决策者找到新的思维与行动方式。罗马俱乐部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与我们不断吸引来自各学科领域的精英加盟,以及在全球开设分支机构是分不开的。我们拥有诸多自然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工程技术专家等,这一优势使罗马俱乐部有能力为解决人类未来可能面对的各类问题作出努力。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在影响世界未来发展趋势的诸多因素中,哪些因素应给予特别重视?

  约翰逊:事实上,人们很难对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各方面因素作出充分衡量。在我看来,当前最迫切的问题是经济危机对就业的影响。据国际劳工组织报告,2012年全球失业人数已超过2亿,达历史最高。失业不只是经济问题,还是贫困、不满与绝望感的根源,失业很容易导致社会动荡。另外,自然资本的危机也会对人类未来产生持续影响。如果人类不能有效管理地球上的自然资本,其后果可能非常危险。但“悲观失望”不会帮助我们前进。回望和肯定过去的成就非常重要,毕竟人类已经在许多方面如和平、健康、教育和技术创新等实现了巨大突破。这证明人类的智慧必然能够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成员评价 人类自身需要作出改变

  罗马俱乐部成员、罗马尼亚国家可持续发展中心执行主任加林·吉尔戈斯科(Calin Georgescu):“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会为世界未来发展带来问题。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我们将借助罗马俱乐部平台,支持年轻一代的教育、科研与发展,使这些问题能得到合理的应对。”

  罗马俱乐部成员、全球平衡银行(Globalance Bank)创始人雷托·林格(Reto Ringger):罗马俱乐部集中了一批最优秀的学者,它能够以独立的声音发表对最棘手问题的评论,如全球财富分配、创造就业机会,及全球资源与环境管理等。

  罗马俱乐部成员、国际绿十字会(Green Cross International)主席亚历山大·利霍塔尔(Alexander Likhotal):罗马俱乐部为讨论世界发展模式的重大转变与发展原创思想提供了绝佳的平台。如今,人们都在谈论改变。但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改变?其实,在一个人类创造力远超适应能力的时代,最需要改变的正是人类自己。罗马俱乐部正是促进这一改变的机构。当前的政治或经济手段在解决现存问题上的能力有限,探寻有价值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正是罗马俱乐部的使命和其独到之处。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