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大利亚 > 正文

澳大利亚面对中国崛起的战略选择

作者:夏永聪   来源: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十月发布时间:2013/01/22
摘要:中国的日益崛起,逐渐改变着亚太地区的政治力量对比和地区国际关系发展。作为亚太地区重要的一员,澳大利亚面对在政治和经济上越来越强大起来的中国,从自身的发展需要出发,应该做出新的战略选择,从而使得澳大利亚在面对中国的崛起时变得更加从容。

 

  在澳大利亚短暂的现代史上,与英国、美国等西方世界的关系一直主导着其对外关系的方向。如果抛开地理位置的因素,澳大利亚完全是一个西方国家,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宗教文化、人口构成等等,都告诉我们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典型西方国家。但是,由于地理位置靠近东亚地区,所以东亚地区国家关系的任何风吹草动将不可避免的影响到这个大洋洲的岛国。作为东亚地区目前无论发展的速度还是规模来讲都首屈一指的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日渐崛起,已经成为整个东亚乃至全球范围内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一极。那么,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处理好与日益崛起的中国的关系,做出有利于自身利益的战略选择呢。
 
  一、政治上积极发展双边关系,加深战略伙伴关系
 
  中国和澳大利亚于1973年建立外交关系。被誉为“中澳关系之父”的惠特拉姆先生对于发展中澳关系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以后,直到尼克松访华,整个冷战期间,中澳分别属于各自的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内。1951年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美国签订同盟条约,这使得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盟友积极的参与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作为英国的自治领,当英国国力衰退导致无法有力去保护澳大利亚的安全时,澳大利亚从现实主义的角度出发,选择了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结盟来保障自身安全。作为美国的盟国和美国在压低地区防止共产主义侵略的前沿阵地,澳大利亚在冷战中几乎为美国马首是瞻。因此,直至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开启正常化,澳大利亚从未正式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冷战后,苏联解体,对立的两大阵营也不复存在。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的实行,中国越来越主动的加入到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一体化的时代浪潮中来,这也为中澳两国增强双边政治关系提供了良好的机遇。此后历经福瑞泽、霍克、基廷、霍华德、陆克文和目前的德拉吉六届政府更替,中澳关系始终保持稳中有升的态势。澳大利亚甚至乐观的认为:“中国变得越来越像我们,不再是异类和无法了解的的。他们正稳定地沿着西方资本主义和民主道路前进。”[1]因此推动中澳政治关系积极发展的主要动力来自经济贸易合作,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原材料产品成为日益崛起的中国最需要的资源,中国目前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经济的发展对于澳大利亚经济的联动影响也日益密切。“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部分,其惊人的经济增长和更加惊人的开放性正在改变着全球经济,成为保持世界经济稳定和繁荣的不可或缺的力量”[2],澳大利亚认为:“中国充分参与本地区的事务非常重要,是该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因素。”[3]
 
  面对中国的崛起,澳大利亚完全可以借助双方密切的经济关系,巩固和增强双方政治互信。尽管双方在涉及人权、“藏独”、“疆独”南海争端以及其他重大国际事件的处理上依旧会存在分歧,但是这并不应该影响中澳两国关系强化的大局。
 
  二、经济上进一步加强和拓展双边贸易联系
 
  经贸关系是中澳关系的基石,澳大利亚之所以不愿意配合美国或者日本构建某种意义上的对华包围战略,主要的顾虑在于两国间巨大的双边贸易往来。早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澳大利亚就明确的认为:“承认新中国与同新中国做生意是两件不相干的事”[1].自1972年建交至今,中澳双边贸易额逐渐扩大,中国目前已经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的变化决定着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的数量变化,中澳两国经济联系互补性强,对于澳大利亚的繁荣而言,中国的崛起是必要条件。
 
  所以,中国的日益崛起,尤其是综合经济实力的增强,强大的进口需求对于澳大利亚以铁矿产品出口支撑经济发展而言极其重要,“中国经济腾飞带来巨大商机,澳大利亚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使中国资源尤其是能源短缺的问题突出,澳大利亚完全可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矿山和农场”[4]。面对中国的日益崛起,仅从经贸合作这个角度来讲,将为澳大利亚经济的发展带来绝佳的战略机遇期。澳大利亚应该趁中国经济继续持续高速增长之际,主动积极加强和拓展中澳双边经贸合作,进一步深化双方经济联系,搭趁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顺风车。
 
  三、文化上扩大人文交流,增进两国民间往来
 
  澳大利亚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一直吸引着大批的中国游客前往观光旅游;方便的签证手续以及相对欧美廉价的留学成本,使得每年大批中国留学生远赴澳大利亚求学;澳大利亚的移民政策,每年吸引着很多中国的中产阶层移民澳洲,这便是中澳文化交流的民间基础。
 
  从文化归属上讲,澳大利亚属于西欧文明的一支,作为移民国家,其文化有具有同美国一样的开放性和包容性。澳前总理基廷曾说:“澳大利亚不是也从来不成为'亚洲的民族'或者希望成为欧洲、北美洲或者非洲的民族,我们只能作为澳大利亚人和我们的朋友与邻居打交道。”[5]中国和澳大利亚,各自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和人文环境,对于积极促进中澳双边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此外,澳大利亚的官方语言为英语,这也便于中澳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和沟通。面对中国的日益崛起,澳大利亚应该积极的扬长避短,发挥自己在西欧文明的基础上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背景所形成的澳洲特色文化的长处,与中国方面积极交流沟通,互办展览,相互开展文化活动等多种形式来促使双方的文化交流。
 
  文化交流的作用,对于促进中澳两国人民之间的互信和彼此尊重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四、全球及地区事务中加强磋商和合作,增进双方互信
 
  在全球战略格局当中,澳大利亚与美国结盟,是西方阵营的一员,但是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澳大利亚邻近东南亚,因此,她的发展将不可避免的与亚洲的邻居发生联系。
 
  冷战时期,作为美国的盟国,澳大利亚在战后积极参加了美国主导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忠实的履行着盟友的职责。澳大利亚被视为美国亚太战略的“南锚”,是防止共产主义侵略的前沿,这个潜在的共产主义侵略,其假定的敌人便是前苏联和中国,由于中澳双方分别属于相互对立的两个阵营,彼此之间谈不上任何的战略合作。
 
  冷战后,美国一枝独秀,澳大利亚更是进一步加强其与美国的联盟关系,1996年澳美双方联合发表关于强化两国新世纪合作关系的声明,“911”事件之后,澳大利亚更是坚定的支持美国的反恐战争。由于和美国的结盟关系势必会影响到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独立性,也会影响到中澳双边关系的发展,但是,这并不是说中澳在全球性问题上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
 
  新世纪以来,全球气候变暖、恐怖主义袭击、跨国犯罪,地区紧张局势的继续等全球性问题继续困扰着世界各国政府。中澳两国在涉及全球气候变暖,防止核扩散,反恐等议题上存在着广泛的合作空间。
 
  就区域合作而言,1989年澳大利亚政府最早发起成立亚洲太平洋地区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英文简称APEC),目前这一组织已经成为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亚太地区主要大国的区域经济对话组织。澳大利亚目前已经作为东亚峰会的一员与中国一起参加会议,其他的如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场合中,中澳两国存在着巨大的合作机遇。
 
  虽然澳大利亚在根本战略归属上依旧属于西方阵营,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也将继续主导并影响着澳大利亚的外交方向。“澳美关系在澳政府的日程表上是排在第一位,不管其在外交政策的措辞上如何强调关注东亚,”[6](P195)但是,在全球范围内重要国际场合和多边场合加强中澳双方的合作,有利于增进相互了解,增强战略互信,减少战略误判。面对中国的日益崛起,澳大利亚应该本着平和积极的心态,开展与中国的战略对话与合作,及时就双方关心的重大地区和国际事务交换意见和看法,这必将为以后稳妥的处理两国关系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提供巨大的帮助。
 
  总结
 
  中国的日益崛起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在目前甚至以后若干年内也必将始终是国际关系中的一个热点话题。澳大利亚作为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地理位置的邻近以及经贸关系的密切决定了其将不可避免的直接面对中国的崛起。但是,只要澳大利亚能够从政治、经济、文化、全球及地区事务合作中加强双边合作,处理好与日益崛起的中国的关系,面对中国的崛起作出正确的战略选择并不难。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