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新帝国主义——金融国际垄断阶段资本主义的特征与本质

作者:逯兆乾   来源:《红旗文稿》2012年第22期发布时间:2013/01/18
摘要:认识当今世界体系,通常从以下四个角度:世界经济体系——一体化;国际政治格局——多极化;军事部署态势——全球化;现代社会和现代战争的技术形态——信息化。当今世界体系是由美国主导的,这可以从主导当今世界体系的若干框架和支点来认识:框架主要有联合国的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家和军事联盟、国际互联网、控制大洋通道、太空优势、海上优势等;支点主要有货币、经济总量、人才优势、高技术垄断、文化霸权、能源和粮食战略等。这些框架和支点全部被美国控制,美国也处处声称、时时强调自己是当今世界的领导者。这样的帝国主义既具有老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掠夺、剥削的本质属性,也具有不同于老帝国主义的新特点。

  一、进入金融国际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运用经济机制,以和平扩张手段控制世界,主导着世界的生产关系,积累着世界的经济基础,与主要靠战争征服世界的传统帝国主义产生了明显区别

  资本主义经过500多年的发展,已经走过商品竞争、产业垄断阶段,发展到当今金融霸权阶段,用货币控制了世界的经济,从而以经济机制更加隐蔽、更加疯狂、更加高效地掠夺世界其他国家,成为新型的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

  1.金融霸权的形成,既是主观努力的结果,也有历史提供的机遇。美元从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为世界贸易结算货币,经历多次危机,甚至面临崩溃的危险,却一直牢牢地控制着世界的金融、贸易和经济。美元霸权的确立并强化,大体可分为三个关键时期。第一个时期是二战结束前,美国凭借其强大的制造业和世界贸易积累,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美元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地位,其他国家为了实现贸易结算以及维持汇率稳定,必须储备大量美元。第二个时期是20世纪70年代初,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德国、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美元无力维持世界贸易平衡,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强行与黄金脱钩,并在随后的石油危机中将石油以美元计价,强化了美元的统治地位。第三个时期是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为金融资本的流动突破了国家制度屏障,计算机互联网技术的发明和普遍应用为全球电子贸易和金融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美国海上霸权的建立使其控制了世界货物航运的流向;同时,美国利用世贸组织建立了完整的不平等规则体系,使美元霸权达到顶峰。

  2.以金融霸权为核心的经济机制造成对其他国家的超强剥削。资本的唯一目的是不断增殖。既然资本的流动可以增殖,不经过生产就能以钱赚钱,美国就不再需要一般性实业企业,除急需的生活品外,其他商品都可以从国际市场购买,并借此向世界输出美元;其他国家则为了国际贸易结算顺利进行,以及保持汇率稳定,不得不持有数额巨大的美元储备;为了美元保值增值,这些国家又不得不去购买美国债券或其他所谓安全的美元资产。这就形成了一个世界经济循环的怪圈:美国所需要的商品,只需印刷钞票到外国买就行了;美国买东西花掉的美元,通过出售美国债务重新回到美国本土,变成美国政府和公司可以任意支配的现金,从而稳定汇率、维持强势美元地位;这些现金被用在美国人身上,使他们有能力去消费那些从外国买来的东西;美国的商人通过在本土出售外国商品而获得收入,然后继续购买别国的商品。如此循环往复,只要美元国际结算货币地位不倒,外国政府就需要大量美元储备,美国欠下的债务就永远不必偿还。而且,这种从理论上说是只需还息、不必还本的债务,事实上利息也不必付,因为通胀和美元贬值会自然吞食掉利息。另外,只要国际贸易量不断增加,美国用美元和国债与从其他国家进口的物质商品平衡,美元债务就会随之不断增大,从而创造出美国的经济增长。这就是美国从冷战结束后开始的“十年财富效应”的秘密。只要世界各国使用美元,美国就可以继续搭世界经济发展的便车。

  当今世界,从表面看似乎世界大战、帝国主义之间的战争、帝国主义对外殖民地战争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呈现一派和平景象,但实质上,这种以经济机制控制世界的行为,所带来的剥削和压迫比商业资本主义、垄断工业资本主义更残酷。只要看看美国“三大三高”负债运营的结果就一切了然:美国是世界上最大债务国、最大资本输入国、最大商品进口国;高赤字(2011年财政赤字12990亿美元)、高逆差(2011年贸易逆差5580亿美元,中美贸易顺差2955亿美元)、高军费(2011年军费开支8200亿美元,占世界比例超过40%)。美国的高逆差意味着美国在掠夺全世界,高赤字相当于吃子孙后代,高军费推高了前两者,但美国清楚,没有高军费就没有美国现在的一切。可见,当今的和平是有利于资本增值的和平,是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和平。

  3.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和平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孕育着战争的根源。传统的战争与现代的和平分别能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据统计,20世纪上半叶两次历史上最惨烈的世界大战中,死亡3000万人。而当今经济全球化使得许多第二世界国家,甚至包括曾为冷战时世界一霸的第一世界国家——苏联第三世界化,第三世界国家则日益贫困化,全世界每年仅死于饥饿的就有1500万人。换言之,当今和平条件下,平均每年因贫困、饥饿而死的人数是两次世界大战时年平均死于战争人数的6倍。可以看出,美国主导下的“和平”带来的伤害远远甚于战争!

  随着外汇及金融市场解除管制和市场经济逐步在全世界推行,美元逐渐统治了世界经济,控制了世界的生产,这就是当今世界的生产方式,以此积累着当今世界体系的经济基础;美国霸权通过美元霸权扩张到全球的各个角落,其影响已从它直接作用的全球金融、贸易领域扩展到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各领域,影响着世界范围的上层建筑。

  二、文化霸权作为先锋驯化思想,军事霸权作为后盾干涉震慑,共同支撑金融霸权,和平与战争两种手段结合运用,迫使发展中国家屈从于美国主导的超强剥削的经济机制,深刻影响着世界各国的上层建筑

  当代资本主义帝国利用经济机制“和平”统治世界,可以获得传统帝国主义通过战争才能得到的一切:击败敌人、征服殖民地、掠夺资源和财富,而且比战争手段成本更低,代价风险更小,更加体面和隐蔽,效率更高,速度更快。美元为什么统治世界如此之稳定、如此之长期,这是因为美国花大力气建构了两个支撑:文化霸权和军事霸权。

  美国以文化霸权论证其金融霸权统治世界的合理性,树立世界发展模式的榜样,让世界人民崇拜美国,其实质是为金融霸权统治世界进行辩护和掩护,这就是美国所谓的“软实力”。但美国建设“软实力”的力度并不软,媒体早有报道,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中情局专门制定了对付中国的《十条禁令》,局长艾伦·杜勒斯制定了对付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战后国际关系原则》。更为可怕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和平演变,美国的许多设想已经变成了现实,和平演变在许多国家已经取得成功。

  关于美元霸权的掠夺性和欺骗性,美国很多教授和学者都有深刻的论述。海军学院教授托马斯·伯奈特指出:我们只用少量的纸币去交换亚洲地区丰富的产品和服务,我们也足够聪明地知道这一切并不公平,当我们送去这些纸币时,我们必须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产品——美国太平洋舰队,这就是美国的“硬实力”。美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建立军事霸权,如果有谁怀疑美国模式,想另辟蹊径图真正的发展,美国就拿出大棒,以“无限战争”的战略给世界各国制造一种战争随时降临头上的可能性,强迫其接受美国的全部规则,进入现行世界体系。

  就这样,一方面以文化霸权做示范,另一方面以军事霸权做后台保障,一手软,一手硬,结合运用支撑金融霸权“巧实力”,对世界各国巧取豪夺,没有哪一个国家能轻松自由地脱离当今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

  新自由主义学者夸大市场的调节力量,认为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能天然地优化配置社会资源,使得市场趋于稳定和平衡。其实,隐藏在市场背后的“看不见的手”只有握成“看得见的拳头”才能发挥力量,只有将两只手组合运用才能取得真实的效果,以军事力量做后盾,对市场运行形成垄断,才是美国真正的企图。可以说,美国无时不在自觉地运用战争与和平两手策略,用诱人的文化霸权和超强的军事力量维持着经济机制,从而“和平”地统治着世界,这种和平极不平等,孕育着矛盾、冲突和战争。

  三、在资本主义体系内部,出现了上层资产阶级的国际性联合,以及发达国家内部劳资矛盾的历史性妥协,暂时缓和了彼此可能发生的武力冲突与阶级对抗

  1.中心国家之间为了缓解矛盾,上层垄断资本家集团广泛联合,主导了当今世界生产分工,控制着世界生产的高端和上游。据2008年统计数据,全球最大500家垄断企业中,美国有162家,占32.4%,日本67家,法国38家,德国37家,英国33家,加拿大16家,意大利10家,七国集团合计363家,占72.6%。营业额美国占35.7%,七国集团占77.2%。利润美国占38.7%,七国集团占72.8%。资产额美国占25.5%,七国集团占73.9%。其中美国的跨国公司主要集中在金融业、能源资源、军工、高科技、服务业等领域。

  在这样的世界经济体系和社会分工下,美国通过美元霸权控制全球的金融,从而控制世界的生产,主导着全球资源的配置和财富的分配。因此,发达国家内部有能力提供较高的收入水平,维持其社会的福利和高消费,使资本主义本身固有的劳资矛盾最大限度缓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可以通过产业分工得到解决,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将矛盾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而得以缓和;同时,发达国家注意把与发展中国家无产阶级的矛盾限制在一系列民族国家内部。在这种背景下,本来应该是发展中国家团结起来一致对强敌,可是美国利用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地区平衡战略等手段转移矛盾,使用障眼法让发展中国家互相争夺和制约,从中获渔翁之利。进入经济全球化之后,边缘地区被塑造成了农业、矿业产品的供给者,它们提供的低廉价格使中心国家的生产成本得以降低,使中心国家可以以高收入享受低价格的产品和服务。

  2.当今世界分工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的逻辑必然,是生产方式适应生活方式、资本追逐利润的结果。国际分工在资产阶级上层联合和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劳资妥协的同时,处于社会生产分工下游的国家被超强剥削。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农产品贸易并不按照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学的原则进行。星巴克大概可以从一公斤咖啡豆中收入232美元,而一个生产咖啡的埃塞俄比亚农民卖一公斤咖啡豆只能收入0.3美元。据联合国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目前全球有40个国家面临不同程度的粮食短缺,全世界有8.54亿人营养不良,每年有560万儿童因饥饿和营养不良而夭折。在发展中国家,粮食短缺问题尤为严重,约有1/5的人无法获得足够的粮食。当读者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统计数字的时候,就会懂得什么是赤裸裸的经济掠夺,什么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华丽外衣下的野蛮剥削。

  四、在世界各地,国际垄断资本不断地分裂主权国家,大量制造听命于其新殖民统治的各类民族政权,改变了过去消灭独立民族国家以建立殖民统治的做法

  帝国主义还意味着帝国与殖民地之间的矛盾冲突,可能引发反对剥削和压迫的民族独立战争。这一特征在经济全球化之后也不明显了,这是新帝国主义的又一特点。

  1.国家独立既是民族解放的要求,也是帝国主义资本扩张塑造的结果。近现代,民族独立国家的诞生有三个明显的高峰期。第一个高峰期是二战结束前夕,一批民族国家独立并建成社会主义国家;第二个高峰期是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一大批亚、非、拉国家独立,毛泽东把这一时期概括为“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第三个高峰期是20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二战催生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美国和平演变战略下纷纷易帜,伴随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产生大量民族国家,最大、最早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解体,分裂成15个加盟共和国,这些解体和独立都是在美国的干预和影响下完成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加入北约组织。

  这三个时期正好与美元霸权的建立并强化统治世界的三个关键阶段在时间上相吻合,其实也有内在的逻辑联系。消灭还是催生民族国家本身不是帝国主义所关注的,资本增值才是它真正关注的。因此,传统帝国主义时代,消灭民族国家、占领殖民地有利于资本的扩张和增殖,它就会致力于消灭民族国家,扩大势力范围;以金融霸权为核心的经济机制建立之后,为使资本增值有一个更安全稳定的环境,民族国家不但不是坏事,相反成为有利于资本安全运营的保障,所以美国就支持并促成民族国家的发展,并在这些国家进行干预,以促成服务于资本运营、有利于美国控制的政权更迭。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国家分裂、东帝汶从印尼独立、法美英武力推翻利比亚政权等,都能明显体现这一目的。

  2.民族国家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体系运行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这有利于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和平剥削。美国不再像旧帝国那样建立宗主国与殖民地的关系,而志在构建一种新型的世界体系,用经济机制统治世界,由一个凌驾于复杂国家体系之上的军事霸权维持经济机制,这个国家体系包括需要遏制的敌人和需要加以控制的朋友,还有随时能够服务于资本增值的发展中国家群体。在这个体系中,对于国际资本的增殖,民族国家发挥着与资本主义帝国相同的作用,即为资本的运营和增殖提供法律和政治秩序、安全的环境以及日常管理,从而成为维护资本在全球运行的超经济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种性质的全球化运行多年,不仅使得原来“三个世界”的划分更加清晰,还出现了“第四世界国家”。美国一家独霸,主导着当今世界体系,占有资本最多,变成了“全球跨国公司”的总部和财务办公室,当然获益最多,属第一世界;英国、日本、欧盟主要国家是美国经济、政治、军事上的同盟,属于中心国家集团,承担着制造业的主体,各自也能在世界生产分工中分到应得的一杯羹,属第二世界;原来被称作第三世界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是被经济全球化边缘化的国家,被体面地称为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成为中心国家的原材料和消费品供应地;在当今经济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中还分化出了“第四世界国家”,主要是由于无法承受长期超强剥削,矛盾已经激化,政府处于瘫痪、社会处于失控状态的国家,如索马里。

  五、金融资本驱动的经济全球化,已造成世界范围严重的两极分化,出现由绝大多数人反抗极少数人压迫的局面

  既然帝国主义剥削、掠夺的本质没有改变,不管形式如何改头换面,如何粉饰包装,其统治世界所造成的恶果不会改变,其中之一是造成世界范围的两极分化。

  1.长期对外围国家的超强剥削必然造成世界范围的两极分化。根据2008年的统计数据,世界总人口651776万,世界500强雇员总数4983万,占世界总人口的0.76%,却掌握着世界大约3/4的财富。高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总收入11116美元以上国家)人口约10亿,占世界总人口不足15%,而国内生产总值达365830亿美元,占世界GDP的75.8%;低收入国家(按世界银行标准人均国民总收入905美元以下)人口约24亿,占世界总人口的37%,国内生产总值却只有16118亿美元,占世界GDP的3.3%。占世界人口15%的高收入国家人均GDP是占世界人口1/3的低收入国家人均GDP的57倍。这只是一个总体统计概念,世界最富有人群与最贫穷人群的差距,完全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2.许多因素同时作用造成了少数人对多数人的超强剥削,但是本质上,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矛盾才是超强剥削的真正原因。美国霸权既有不可持续性,也是不可复制的,因此其他国家不可能再按美国的道路“和平崛起”。

  六、资本主义制度从生产过剩到消费过度的危机循环过程,促使世界无产阶级深刻认识其本质而再次觉醒

  资本主义运行的另一个恶果是造成社会生产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1.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在社会各领域都有表现和反映,周期性引发各种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由于当前世界体系的基因仍然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依然是生产的高度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这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无法克服的结构性矛盾,它造成局部的、暂时的高速发展和繁荣与整体的、长远的危机和衰落这种不和谐的社会后果。这一基本矛盾造成了当今社会其他领域的各种矛盾,比如自由市场与垄断经营的矛盾、降低成本与扩大消费的矛盾、和平的经济控制与军事霸权的矛盾、经济全球化与强化民族国家管理的矛盾、政治独立与经济自主的矛盾、繁荣发展与经济停滞的矛盾、现代化与依附的矛盾、开放与保护的矛盾、经济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矛盾、现代化与反现代化的矛盾、联盟与遏止的矛盾、人权与野蛮的矛盾、自我调节与经济危机的矛盾、自由主义与国家干预的矛盾、无限战争与正义战争的矛盾、大批失业与扩大市场的矛盾、世界一体化与国际垄断的矛盾、军事霸权与大规模杀伤武器扩散的矛盾、反恐与制造恐怖(军事霸权本身是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之间的矛盾,等等。

  2.这次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很难靠美国自身力量用和平手段解决。首先,资本主义已经进入金融垄断阶段,其长时期超强剥削已经将广大发展中国家彻底“边缘化”、“去工业化”,资源几近耗尽,环境严重破坏,其他国家难以继续支撑当今世界体系。其次,美国经济已经空洞化,除了军工产业、高科技产业、“金融产业”世界领先以外,几乎都是服务业,制造业大都已经在国际分工中转移到其他国家了。而救金融危机这种“虚拟经济”的危机只能靠实体经济。再次,美国盟友大多已经不会再信任美国并愿意与其绑在一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次危机,全世界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都看清了美国超强剥削他国人民的本质。

  3.两极分化和危机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决定的两个必然过程,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将发生于两个过程的交汇处。从当今世界体系的结构和性质出发,才可能正确分析美国的战略企图和实现目标的途径,其他国家才能找到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基于上述对当今世界体系的分析,可以把握美国的总体战略:美国首先考虑的是维持国家、社会、政权正常运行,因此,美元不能被废止、世界体系不能崩溃;主导世界体系的若干框架和基础不能动摇。为此目的,美国政府将综合运用经济手段、文化霸权、外交途径、阴谋陷阱,如果这些手段能够达到目的,美国也不会动用战争手段对付其他国家;如果这些手段无效,美国最后只能动用战争手段走出困境。

  时代发展了,但改变的只是时代的外部表现特征,时代的本质特征没有改变,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本质没有改变。从世界体系看,中心国家剥削、掠夺外围国家,广大发展中国家虽然有独立政权,但经济上并不能自主,这种政权的独立性只能是形式上的,人民很难真正当家做主。只有取得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权之后,才能进行和平建设。

  (作者: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