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汪铮 > 正文

“无知少女”与民主党的长期执政前景

作者:汪铮   来源:东方早报发布时间:2012/11/29
摘要:这次大选留下的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在美国社会和人口构成发生巨变的情况下民主党在美国的基础人群会不会有持续扩大的趋势?如果是这样,对美国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是福还是祸?

  美国大选曲终人散,喧嚣之后一切归于平静。现任总统奥巴马连任,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赢家通吃,在媒体里现在已经几乎看不到罗姆尼的身影。奥巴马赢了,罗姆尼输了,确定胜负的是什么?是因为扰局的飓风桑迪吗?是因为罗姆尼的失言?还是有别的什么?实际上,对于这场发生在美国历史节点上的重要选举,人们不应该只关注它的输赢,它的结果所揭示出来的对美国未来有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大趋势和大变化才是我们需要认真关注和讨论的。

  数据会说话。美国大选有着世界其他任何国家大选难以比拟的详细数据统计。这些数据的陆续公布实际上清楚地表明一个事实:真正把奥巴马留在白宫的是所谓的“无知少女”。民主党在无产者(穷人)、知识分子、少数族裔和女性四个板块的人群中获得的明显多数支持是奥巴马获胜的关键。然而,更为重要的问题在于:民主党在上述四个板块人群中的支持会是长期和持续的吗?如果是这样,是否意味着民主党开始具有在美国长期执政成为“天然执政党”的前景?共和党又如何才能破解这样的“天然”劣势呢?

  先说美国的“穷人”,罗姆尼在这次大选中最受攻击的言论就是关于这个板块的人群。他说在美国有超过47%的人不交纳任何所得税,他们依靠政府养活,他们似乎无论如何都会把票投给奥巴马。事实上,他这句话的前半部分是一个简单事实:自从美国经济衰退以后,由于没有收入或是收入很低达不到征税点的不纳税的人群大大增加,从2000年的34%跳到了现在的几乎一半人。罗姆尼的后半段结论则反映了他自己和整个共和党对于穷人更倾向于民主党的无奈和沮丧。奥巴马的医疗保障计划也主要是针对这一个板块的目标人群,因此也更坚定了这部分人对民主党的支持。

  再说“知识分子”,根据2012大选中按教育程度统计的投票结果,在本科学历的支持度上罗姆尼还以51%些微领先于奥巴马的47%,但是,在研究生以上学历中,奥巴马以55%的支持度大超罗姆尼的42%。究其原因,知识分子一般思想比较自由化,共和党比较保守的文化哲学观经常会成为这部分人群对共和党难以认同的原因。

  在“少数族裔”中,民主党的优势就更为明显。根据投票后的出口民调,尽管罗姆尼赢得了59%的白人选民的投票,但少数族裔则以压倒性的多数团结在奥巴马周围,他赢得了93%的黑人选票和71%的西班牙语裔选票。除去黑人对奥巴马的天生认同不讲,很多少数族裔对民主党的移民政策更为支持,来自非基督教国家的新移民也会比较难以认同共和党的文化哲学观。

  说到“女性”这个板块,如果这次大选只有男性投票的话,罗姆尼将会轻松获胜。在弗吉尼亚、俄亥俄、宾夕法尼亚这三大摇摆州,如果只是男性投票罗姆尼都会是最终的胜利者。然而,在这次大选中,奥巴马在女性中的支持度以56%比44%领先罗姆尼12个百分点。女性会更青睐奥巴马或许有着多重原因,包括他的个人魅力,但是共和党极端保守派的一些观念和言论,例如关于因强奸受孕也是上帝的旨意这样的“高论”无疑是很多女性,特别是年轻女性做出选择的一个重要缘由。

  从以上关于“无知少女”四大板块的分析我们可以很清楚地得出奥巴马和民主党此次总统大选获胜的原因。但是,这次大选留下的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在美国社会和人口构成发生巨变的情况下民主党在美国的基础人群会不会有持续扩大的趋势?如果是这样,对美国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是福还是祸?

  这次大选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发生在美国社会和人口巨变的大背景下,双方的主要争论其实也是关于如何应对这种变化。只是,在激烈的选情之下,双方的口水战和抹黑战最终淹没了这个主题。在竞选中两党的相互攻击实际上也是集中在这个主题之下。比如,共和党就把民主党的政策描绘成养懒汉的福利社会主义,而民主党也把共和党形容为只照顾富人利益的大资本家的代言人。

  在以前的美国选举中,由于两个党的基础人群互相抵消,相对平衡,因此两党经常轮流坐庄。但是,这次大选已经清楚表明民主党的社会和人口基础已经明显超越了共和党,因此罗姆尼才会有那个47%先天不利的“真言”。为了重新执政,共和党无疑需要改革,但是党内极右势力的上升又让改革谈何容易。这次罗姆尼难以真正突破也是因为他在党内初选时不得不向极右派靠拢,而那时的言论却使他到了真的大选时难以回归中间路线。

  对于民主党而言,再次执政后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把“无知少女”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还是努力从国家的整体利益考虑做一个全民政党呢?选后,美国民众对此也有不少争论和担忧,比如说,民主党会不会为了进一步扩大其基础支持人群而推动进一步放松移民政策和进一步扩大社会福利保障范围?如果是这样,美国会不会“墨西哥化”,滚雪球般增长的墨裔人口是否会成为以后美国大选中的决定势力?还有,美国会不会真的“英国化”,变成一个很多人不工作吃福利吃救济的包袱沉重、缺乏活力的福利国家?一个流传很广的笑话是:你知道罗姆尼这次为什么输了吗?因为他总是说要把工作还给美国人民,而美国人民现在不想工作。

  (作者现为美国威尔逊国际学人中心公共政策学者。)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