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洋洲 > 正文

南太平洋的“大国博弈”

作者:郭春梅   来源:《世界知识》2012.20发布时间:2012/11/09
摘要:南太岛国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亚太世纪”拥有独特的影响力,却也存在共同的生存与发展难题。岛国多为经济落后国家,经济发展迟滞,基础设施薄弱,严重依赖外援。受地理条件的限制,气候变化直接影响到岛国的安全,图瓦卢、基里巴斯等小国最高点离海平面仅两三米,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将可能导致整个国家消失。

  今年8月底在库克群岛举办的“太平洋岛国论坛”如此引人关注,是因为在它成立41年后迎来了首位美国国务卿。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率领着自美国参加岛国论坛以来“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代表团”与会,让长期处于国际舞台边缘的岛国首次成为世界的焦点。

  长期偏安一隅

  南太平洋地区现有16个独立国家,分别为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萨摩亚、汤加、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基里巴斯、瓦努阿图、密克罗尼西亚、所罗门群岛、瑙鲁、图瓦卢、马绍尔群岛、帕劳、库克群岛和纽埃。除澳大利亚、新西兰外,其他岛国均为发展中国家,国土面积小,人口稀少,经济落后,加之地处偏远,长期以来远离人们的视野。除了传说中的天堂美景外,其他鲜有人知晓。以此次“太平洋岛国论坛”主办国库克群岛为例,许多人此前连这个国家的名字都未曾听过。

  “太平洋岛国论坛”为南太主要的政府间组织,早在1971年就已成立,迄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论坛几乎每年举行一次(1972年举行了两次),在成员国间轮流举办,是南太国家间围绕经济、政治、安全、教育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协商与合作的主要平台。1989年起论坛吸纳了中、美、英、法、日等国作为对话伙伴出席论坛首脑会议后的对话会,以增强对外交流与接触。但相对于其他红红火火、不断推陈出新的地区组织而言,“太平洋岛国论坛”始终处于不温不火的境地,每年的议题多集中于岛国内部的发展问题上,外溢性低;域外大国即使为对话伙伴,参会的官员级别也普遍不高。因此,今年美国罕见地派出国务卿领衔的豪华阵容与会,并就经济、安全等提出切实援助措施,难免让岛国有些“受宠若惊”。

  新时期影响力日增

  作为全球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敏感的神经,它对“名不见经传”的南太国家的高调介入自有其充分的理由。近年来伴随国际形势的变化,南太岛国的独特吸引力日渐彰显。

  全球层次上, 南太岛国虽多为小国、穷国,但在国际关系日益民主化的今天,小国在国际舞台上也拥有与大国同样平等的地位。如岛国多为联合国成员,在重大国际事务中拥有关键的投票权,为争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日本、澳大利亚等国近年来纷纷加大了对岛国的拉拢力度。

  地区层次上,21世纪又被人们普遍视为“亚太世纪”,全球经济和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加速了这一进程。伴随大国纷纷加大对亚太地区的投入,全方位的竞争也在不断升级,其中尤以美国的“再平衡”战略表现最为突出。为追求在亚太的“广泛存在”,在加紧布局西太平洋的同时,美国也开始着力“增强与岛国关系的深度与广度”,加速“重返”南太这一“太平洋最偏僻的地区”。与此同时,其他大国也纷纷加大了对该地区的投入与争夺,以填补“空白”。

  从岛国自身来看,零星散布在南太平洋上的岛国扼守着经太平洋到印度洋的重要海洋要道,在各大国纷纷“走向海洋”的进程中,岛国的战略位置日益凸显。实际上,早在二战时期,南太岛国的地理优势就已显现,一度为美国跨越太平洋的重要战略跳板。位于南太平洋北部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更是与美国联系紧密,美国在该地设有侦察通讯等设施,具有直接的军事价值。此外,南太地区除澳新外,皆为发展中国家,贫穷落后,但却拥有广阔的专属经济区,渔业、海底资源等潜力巨大。如日本捕捞的鲣鱼、金枪鱼有80%来自南太,巴新未来将成为日本重要天然气来源地。

  填补“战略真空”

  对于美国来说,南太为其传统势力范围,但二战后美国将该地区事务更多交由盟友澳大利亚、新西兰处理,以至形成“战略真空”。而与此同时,中国、日本、俄罗斯等国的影响力不断提升。为“收复失地”,美国开始加大对南太的投入,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参加“太平洋岛国论坛”只是美国“重返”南太一系列重要动作之一。早在2010年11月,希拉里·克林顿就曾访问岛国巴新,成为“12年来首访南太的美国国务卿”;2011年10月,美国在巴新重设了在南太的惟一援助机构,该机构曾于上世纪90年代因削减预算需要而关闭;而就在希拉里·克林顿访问库克群岛前夕,由亚太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率领的高级代表团刚刚访问了巴新、所罗门群岛、汤加、基里巴斯、帕劳、马绍尔群岛和密克罗尼西亚七国。

  相比于日本,美国高调“重返”已经“晚了一步”。为增进与南太的联系,争取岛国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支持,早在1997年,日本便与岛国启动了“日本-太平洋岛国论坛首脑会议”,该会议每三年举行一次,现已成为日本与岛国联系的主要官方平台,迄今已经举办六届,最近一次为今年5月。日本除承诺继续加大援助力度外,还首次邀请美国与会,并首次将“海洋安全”问题列入会议议题,以期拉拢岛国在海洋安全问题上执行“日本标准”。

  对于中国来说,南太对于中国的“国家统一战略”至关重要,台湾的23个“邦交国”中有六个在南太,它们分别是:基里巴斯、瑙鲁、所罗门群岛、马绍尔群岛、图瓦卢和帕劳,但中国与南太的关系并不仅限于此。南太拥有丰富的矿产、林业、渔业和旅游资源,未来双边贸易与投资潜力巨大;岛国的华人不断增加,迫切需要良好的外交环境以帮助华人融入当地社会,防止“排华”事件的发生。1990年起中国每年派代表出席“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双边高层互访频繁,近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刚刚结束了对斐济的访问。作为“南南合作”的范畴之一,中国持续给予岛国无附加条件的援助,并在交往的过程中不断改进援助的方式。经过几十年来“润物细无声”、持续深入的接触,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关系稳步推进,影响力不断提升。

  而对于南太地区大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而言,岛国本就是他们的“近邻”加“兄弟”。两国均视南太地区稳定、岛国经济发展为其国家利益,在岛国问题上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与协调,对岛国拥有全方位、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如两国一道帮助岛国训练军队,负责太平洋经济区的海上巡逻,出兵所罗门群岛、东帝汶镇压骚乱,制裁斐济军政府等;两国均将岛国视为外援重点,澳大利亚为岛国最大援助国,新西兰每年也有过半的对外援助投向岛国。但近年来,伴随中、日等域外大国地区影响力提升、斐济等国“向北看”等,两国开始感受到了主导南太事务的“力不从心”。于是,两国一边继续对内使用经济和军事“两手”巩固南太地区“老大哥”地位,一边敦促域外大国加强与之协调与合作,以维护其在南太地区的权威,实现南太地区的“良治”。

  如何变“鱼”为“渔”

  南太岛国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亚太世纪”拥有独特的影响力,却也存在共同的生存与发展难题。岛国多为经济落后国家,经济发展迟滞,基础设施薄弱,严重依赖外援。受地理条件的限制,气候变化直接影响到岛国的安全,图瓦卢、基里巴斯等小国最高点离海平面仅两三米,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将可能导致整个国家消失。

  伴随大国关注增多、介入增强,在可预见的未来,大国将在岛国所关心的上述问题上给予更多的帮助,如经济援助、海洋资源保护、应对气候变化等,这对岛国而言将是难得的发展机遇。

  与此同时,岛国面临突如其来的关注也将使其不可避免地感受到压力与不适。如:能否将大国提供的“鱼”转换为“渔”,依托外来援助发展自身能力?能否在与大国交往中,保持自身的独立与自主?能否平衡好与各大国间的关系,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能否身陷大国博弈,依旧保持地区的团结力?

  这些问题处理得好与坏,不仅仅取决于岛国,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取决于大国。一个稳定繁荣的南太迫切需要大国对岛国的充分尊重与支持,大国与大国之间的理解与合作。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