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澳大利亚 > 正文

是时候接受身处亚洲的命运了

作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 著 叶琦保 译   来源:联合早报网 2012年11月2日发布时间:2012/11/08
摘要:“按地理位置的逻辑,居住在澳大利亚大陆的应该是亚洲人。然而,因为历史的一次偶然事件,生活在澳洲的却绝大多数是西方人。”

  “按地理位置的逻辑,居住在澳大利亚大陆的应该是亚洲人。然而,因为历史的一次偶然事件,生活在澳洲的却绝大多数是西方人。”

  这是我在8月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准备的一份报告的开头。报告的结论是,既然澳洲的命运系于西方的时代即将结束,它必须开始为命运系于东方做准备。

  遗憾的是,没有任何澳洲主要报章或专家学者对此做出反应。这让我意识到,澳洲的知识分子仍然不愿意面对让人不快的新地缘政治现实。

  在这个背景下,《亚洲世纪白皮书》(Asian Century White Paper)的公布可说来得正是时候。它应该让澳洲人惊醒,意识到澳洲的命运现在同亚洲紧密相连。澳洲总理吉拉德说得一点都没错:“亚洲地区成为世界经济龙头的进程不仅势不可挡,而且加快了步伐。”

  报告一个确实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对亚洲崛起所提供的数据。比如,它指出:“过去20年,中国和印度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增加近三倍,经济的绝对规模也增加近六倍。到2025年,整个亚洲的产出将占世界产出的几乎一半。”

  报告也许可以指出,从公元1年至1820年,中国和印度一直是世界的两个最大经济体。因此,西方过去两百年在经济上称霸,是历史的一个重大偶发事件。

  提出这点是很重要的,因为西方势力在过去两百年,为澳洲提供了对亚洲地缘政治现实的重要缓冲。在亚洲世纪,当西方势力逐渐消退时,澳洲将被“搁浅”,成为亚洲唯一的西方国家(加上新西兰)。2200万澳洲人必须学习谨慎和敏感地同35亿亚洲人打交道。

  忽略亚细安令人意外

  对亚洲一无所知可能危及澳洲的长远未来。因此,报告凸显澳洲人对亚洲的误解是正确的。“比如,罗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201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许多澳洲人相信‘印度尼西亚基本上是由军方控制,尽管它有民主制度政府’。”

  说来遗憾,这种极度的无知可能是澳洲教育制度根深蒂固的缺陷造成的。这是报告透露的一项让人担忧的情况:“只有一小部分的12年级学生,在使用现有官方课程修读历史、文学、地理、经济、政治及艺术等科目时,学习到任何同亚洲有关的事物。”更糟糕的是,在每一批同年级学生中,只有5%修读任何亚洲语言。

  因此,我于9月在墨尔本澳洲小学校长协会(Australian Primary Principals Association)的常年大会发表演讲时表示,澳洲社会可以为其5岁孩童所做的最好事情,是教导他们一种亚洲语言,不管是华语、印地语、印度尼西亚语或日语。学习亚洲语言也会让他们认识到亚洲文化和政治上的敏感地带。

  澳洲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后,将立刻面对政治敏感度的考验。它的亚洲邻国将观察,它的投票立场是同理事会里的西方成员国,还是亚洲成员国较一致。西方和东方的实力此消彼长,澳洲必须做的痛苦地缘政治抉择,明显的不是任何官方白皮书所能解决的。报告书谨慎地提及“中国、美国和澳洲”,但却没有提到澳洲不时得做出的痛苦抉择。

  报告书令人意外地忽略了亚细安,也没有提到亚细安在最近数十年为澳洲提供了重要的地缘政治缓冲。对此缺乏了解是导致澳洲一些最不明智外交决策的原因,包括有时候试图绕过亚细安。

  无论如何,亚洲人应该欢迎澳洲政府公布这份白皮书的果敢决定。澳洲人深入思考他们的命运系于亚洲的的时候到了。澳洲人越早对这做出调整,调整的过程就越没有那么痛苦。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原载10月30日《澳洲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