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许少民 > 正文

爱国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作者:许少民   来源:中国改革网发布时间:2012/11/02
摘要:罗多弼曾经说过:"中国的经验告诉我,真理和谎言的区别不能是任意的",同样,我也必须说,中国的经验告诉我,爱国和不爱国的区别不能是任意的。

  最近有三件大事吸引着中国人民的目光,也成为了爱国主义与爱国热情教育的样本,这三件大事分别是:

  第一:2007年10月24日晚上,中国自发研制的"嫦娥一号"顺利发射成功,国人热血沸腾。回想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结束的第二天,神州五号就顺利遨游太空,满载着几千年的飞天梦,杨立伟瞬间成为民族英雄,马不停蹄的到神州各地开见面会与接洽会,忙得不亦乐乎。如今,在十*七*大闭幕之后第三天嫦娥飞天成功,远古的传说在崭新的时代成为现实,这似乎映证了当下中国崛起与复兴的事实,在此种简单化与政治化的思维惯性下,国人心中强烈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不管出生、籍贯、财富的差异,国人对嫦娥飞天都表现出亢奋的热情。爱国,对于所有的中国人而言,是最没有"排他性"的,它不会成为富人的专属,也不会成为某些群体的专利,它更不会因为别人的"消费"而被剥夺。我想,远在星球那边的嫦娥,至少可以瞑目了。

  第二:2007年10月26日前一周,香港前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要求国际社会趁中国明年举办奥运之际,要求中国改善人权,他更公开呼吁美国总统布什,在未来10个月那"促使中国在基本人权方面取得明显改善",他更强调,自己不同意透过杯葛奥2008年奥运会作为手段。李的言论,引起民建联曾钰成等亲政府阵营和左派人士连番批评,指他"引入外部势力干预中国内政",甚至被斥责为"汉奸"。姑且不论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但李明显不谙中国政治环境,因为在全民拼奥运,全民准备奥运的节骨眼上,李却来唱一个反调,这注定是一个悲剧。无论他的话语多么精湛有理,在国人将五千年一遇的奥运会作为展现中国腾飞与宣泄爱国热情的平台时,携爱国主义的大棒,李柱铭自然会被划入不爱国的敌对阵营中。在某些人的眼里,人权很重要,自由也很重要,但是为了奥运的缘故,两者皆可抛。没有人民的奥运,没有核心的爱国热情,这注定又是一场全民参与的华丽的"秀"。

  第三:2007年10月25日,海内外媒体热门的财经新闻无非"中国经济正处于跨越德国的坦途中"莫属。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来,今年前三季度,中国GDP达到1.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1.5%,一时间,年内GDP超过德国的传言甚嚣尘上,烟尘滚滚而不止,各大媒体也纷纷报道或者转告这个消息,惶遽迟了就不爱国了。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媒体,急人民爱国热情之所需,一个爱国的泡沫越吹越大。然而这个时候,国家统计局总工程师郑京平在社科院"金融论坛"上预计,因为要综合考虑两国价格变动、币值变动以及去年两国GDP总量差距等因素,中国今年GDP总量估计很难超越德国。郑的话语突然成为了狂飙时代语境中的异类,在民族复兴与自豪感的滥觞之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异类而已!

  以上三个大事都涉及到国人的爱国热情,实际上,无论是奥运会、嫦娥顺利发射成功还是中国GDP的奇迹都值得每一个国人感到自豪,也是每个国人爱国热情的一个集中表现。然而,在这些大事的背后,我总是隐隐约约看到某些无形的手在其中操纵,这似乎是一场梦也似乎是一场戏。在这场戏的舞台上,在黑暗的灯光中,那些带着不同面具的临时演员在舞台上来回走动,然后消失在幕后,之后又重新登场,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从而造成大军挺进的幻象。在这场戏中,无知与轻信之辈会轻易为这种表象所蒙骗,他们也容易疯狂;而了解内情和超然事外的观察家则不会上当受骗,可惜的是,无知与轻信之辈远远的占据了主流,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剧。

  在超然事外的观察者看来,"无形之手"操作的一个主要的目的是,通过不断的展现中国的正面形象与历史功绩,同时毫不留情的将负面的内容一并剪切,在国人心中灌输爱国主义教育,并在潜移默化中,偷偷地用另外的载体将爱国主义的核心载体--"中国"--进行置换,给不了解中国内情的观察者带来一丝一丝的麻痹与忧虑。在这个操作的过程中,作为幕后主导的"操刀者"与台下的万千国人存在着一丝不可切断的联系。对于操刀者而言,在意识形态的颟顸与乏力宣传中,他们需要寻找一种新的吸引点,他们需要一种吸引点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提供一种内在的合法性与权威性。而在探索的过程中,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就成为了一个新的选择。一方面,由于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具有普世性,正是这种普世性(普世性并不意味它就是正确的)给他们带来外部认可的合法性,在全球民族主义或者爱国主义大行其道的今天,作为全球共同体的一员,我们自然也有权利宣言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另外一方面,由于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具有强大的凝聚力与道德正确性的约束,同时又具有可操作性而备受青睐。而对于某些国人而言,这种爱国主义的情感宣泄更多的带有一种"心理补偿"作用。毫无疑问,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更快的融入世界,促进中国的进步与发展,但是改革开放也给我们这个国家带来百年未有之问题,贫富差距严重分化、贪污腐败呈现系统化与高层化、自然环境不断折旧、社会公正不断的被蚕食,面对这种环境,作为权力行使的对象,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由于未能在国家的界限之内寻找到权力欲望与权利渴求的满足,这些群体便将满足的欲望发泄到国际舞台上,爱国主义为这种发泄提供了良好的平台--爱国不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爱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便宜的便当--于是,在爱国的催化剂下,他们更容易将自己的不满深藏,在爱国主义中寻找另外一种心理慰藉。虽然他们是贫穷的,虽然他们遭受不公,虽然他们没有政治自由,但是,毕竟自己也是中国人,当中国能够举办奥运会,能够超越德国,能够将嫦娥送上天,最主要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成就进行认同与赞赏时,作为这个政治体的一份子,我们也分享了荣誉与赞美。毕竟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举办奥运会,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将GDP放到德国前头,也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将卫星探测器送到地球之外,这种难得的成就更加凸现了国人的自豪感,也正是这种自豪感暂时补偿了他们内心中不满的阴暗面。因此,正是两者的契合--两者各取所需--使得今日的爱国主义似乎愈演愈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者存在着不可避免的断裂。

  这种断裂的存在源于两者对于爱国主义载体的不同选择,由于在长期的宣传与教育中,爱国主义之载体已经面目全非,这其实是某些别有用心者的伎俩使然,狸猫换太子,空有爱国主义之名,而无爱国主义之实。或许在绝大部分的国人看来,爱国主义的载体可以是抽象意义上的中国,也可以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但未必可以转换为中国的执政群体,因为他们本身布满瑕疵,人民越来越难认同,这是中国的现实国情之一。因此,在我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者对于爱国主义之载体的不同认识与需求将不可避免造成爱国主义泡沫的瓦解。

  罗多弼曾经说过:"中国的经验告诉我,真理和谎言的区别不能是任意的",同样,我也必须说,中国的经验告诉我,爱国和不爱国的区别不能是任意的。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下,没有人民的奥运,没有人民财富的GDP神话以及没有核心载体的爱国热情都足以让我们感到忧虑!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