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许少民 > 正文

与吴康民先生商榷“了不起的卡斯特罗”

作者:许少民   来源:中国改革网发布时间:2012/11/02
摘要:对于卡斯特罗的功绩,吴先生最后总结到:第一:不搞个人崇拜,不搞终身制;第二:建立一个廉洁、公平、公正,不搞特权的政府;第三:在社会福利上,创立了一个全民共享福利的榜样。作者着实觉得吴先生的观点有待商榷。

  昨日看了香港明报吴康民先生的文章"了不起的卡斯特罗"(香港明报,2008年3月4日版)之后感触颇深,学生着实觉得吴先生的观点有待商榷。

  在吴先生看来,卡斯特罗了不起的原因在于卡斯特罗的功绩。而对于卡斯特罗的功绩,吴先生最后总结到:第一:不搞个人崇拜,不搞终身制;第二:建立一个廉洁、公平、公正,不搞特权的政府;第三:在社会福利上,创立了一个全民共享福利的榜样。当然,如果继续扩展,"抵御超级大国美国的军事入侵与经济封锁"、"拉丁美洲向左转的古巴经验"以及"卡斯特罗半个世纪的掌权"也算是卡斯特罗的重要功绩。在此,我们姑且认为这就是卡斯特罗的"功绩",可是,由这些"功绩"就可以推导出卡斯特罗"了不起"吗?这其中的逻辑是否存在缺陷呢?很显然,明智之人对于这样的推论肯定是不满意的,尽管很多时候观察者更加倾向于"深刻的偏见",力求完美与全面的见解往往让问题失去了意义,但是,这种明显具有纰漏的逻辑也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个逻辑是可行的,那么我是否也可以通过罗列卡斯特罗的"罪状"来证明卡斯特罗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呢?不要说那种农人推着老黄牛酷日下犁田,男人开着1951年的庞大福特汽车,妇人拿着50年前的熨斗烫衣服,印刷厂印模依旧在用1900年的机器等类似的古巴轶事--或许在很多怀旧人士看来,这是古巴人民热衷怀旧的表现;或许在很多环保主义者看来,古巴人民的这些举措其实是在保护环境;只要真正了解古巴的人都明白,古巴存在着严重的贫穷与饥饿--粮食配给,每人每月3公斤白米,一天一个比孩子拳头还小的面包--饥饿,正如龙应台所言,使得成千上万的人在1994年的夏天投向大海,带着自制的木盆,想横渡佛罗里达海峡奔向美国,当然不计其数的人死于海葬。凭心而论,卡斯特罗在政治与经济上的指导思想导致成千上百万的古巴人民沦落在贫穷饥饿以及政治恐惧的边缘,而这些根本不能轻易的用所谓"平等"、"公平"、"没有特权的政府"来弥补,这确实是卡斯特罗的"罪恶",如果从这些罪恶出发进行推导论证,卡斯特罗还是不是一个"了不起的总统"呢?

  实际上,就吴先生所列举的卡斯特罗式"功绩",细细分析之后,不免打上一个问号。

  首先,卡斯特罗真的不搞个人崇拜与终身制吗?或许在吴先生看来,卡斯特罗没有向前共产主义国家的斯大林一样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伟大的领袖宝座,卡斯特罗急流勇退,在执政大约半个世纪之后光荣下台。可是,如果将卡斯特罗这个举措当成是他"了不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则未免牛头不对马嘴,斯大林也会因此愤愤不平,因为这明显是五十步笑百步。姑且不论卡斯特罗的身体健康状态是不是他萌生退意的重要考量因素,也不论后卡斯特罗时代卡斯特罗在古巴政坛保持何种程度的影响力,如果将卡斯特罗五十年没有反对力量的威权统治列上清单,与所谓"打破职位终身制"的了不起功绩相比,孰轻孰重?哪个对古巴人民的影响深远?在我看来,关键的问题不是拷问卡斯特罗的"终身制"--因为执政半个世纪本身已经与终身制本身并没有多少区别,而是拷问卡斯特罗到底给古巴带来了什么,让古巴失去了什么?至于卡斯特罗不搞个人崇拜问题,在吴先生看来,不靠雕像形象来树立权威的卡斯特罗,可以在数十万人的集会中演讲几个小时而一直受到并不言倦的群众掌声雷动和震天动地的欢呼恰恰是不搞个人崇拜而引起群众发自内心表达出的对领袖的亲和力。姑且不论吴先生有没有看到这个胜景,单从其逻辑推理来说就已经不能让人信服,因为谁也不知道群众的热烈鼓掌是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抑或是"出于无奈"(在古巴,集权统治已经让古巴人民陷入只会妥协而不会反抗的境地),谁也不知道卡斯特罗是不是真的"有亲和力",革命家似乎都倾向于在大街小巷发表演讲,似乎都在做"亲民"举动,可是他们的背后却是一堆又一堆被冠以"反革命"等莫须有罪名的嗷嗷尸骨。实际上,正如亲身游历过古巴的龙应台所言:在古巴,"大街小巷看不见鸡蛋青菜,只看见无数个革命博物馆,无数个革命先烈的石膏像,无数本革命书籍、无数革命像与画册、革命纪念章、纪念碑、纪念公园、纪念建筑、纪念标语海报",古巴似乎只有革命,而革命是谁的标志?不是卡斯特罗那是谁的?古巴革命的成功是谁的功劳?明白人都知道,这恰恰是歌颂"个人崇拜"的变种宣传,卡斯特罗为什么能够在饥饿的古巴中执掌半个世纪,无非是通过个人崇拜的宣传方式告诉古巴人民他们依旧欠着卡斯特罗的"革命债"。

  其次,正如吴先生所分析,"古巴人虽然很穷,很饥饿,但是古巴人民活得平等公正和愉快--海滩上充满着度假嬉笑的人群,酒吧里同样坐满休闲谈笑自若的男女--日出而作,而落而欢,这个加勒比海的民族似乎总有跳不完的舞以及唱不完的歌。不可否认,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贫穷同时政府腐化、社会严重不公的国度,非洲一些国家就是典型,而古巴至少能够做到社会公正与公平这个次优选择似乎已经证明了卡斯特罗的能耐。可是,姑且不论古巴人民的幸福生活是不是由于这个民族本性的外在表现--或许卡斯特罗最大的失误在于他不明白共产主义那一套是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北极熊搞出来的,一切都硬邦邦,而忘记了古巴人是一个活泼充满激情的民族,也不论这种"幸福"是不是古巴人民于政治压抑与生活窘迫的双层压力之下无奈的宣泄方式,只要明白,当这个社会出现了如此恶劣程度的贫穷与凋敝时,当人民无法自行组织起来要求卡斯特罗改变经济政策时,当人民不敢质疑与公开阐述其对卡斯特罗治国能力的怀疑时,当大规模的人民最终迫于无奈抱着自制的木盆渡海前往美国时,这个社会空有公平与平等有什么用?这正如在一个即将沉没的大船里坐而论道一样不是个人睿智的体现恰恰是无奈或无知的表现。将一个社会的公平与平等建立在人民贫穷以及权力高度集权的基础上是不是值得我们批判--与之前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一样,贫穷往往是这些国家追求激进的公平与平等理念以及与此相适应的高度集权机制造就的。如果从一个大历史的角度来看,等到古巴经济出现破产那天,古巴仅存的最后一点资源都消耗殆尽时,古巴人民陷入死亡的边缘时,不知道吴先生会如何评价卡斯特罗的遗产?

  再者,吴先生认为古巴创立了一个全民共享福利的榜样,这的确可以算得上是"功绩",可是这样的全民共享福利体系到底有多健全,质量有多高呢?在这个物质极端匮乏的加勒比海国家里,所谓的免费医疗到底有多少可信度?如果当医生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不知道免费医疗体系有多少质量可言?同样,在这个免费提供教育的社会里,如果它的国民只是知道古巴的殖民与反殖民史,知道卡斯特罗伟大的革命功绩,却不知道对岸美国的民主与繁荣,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民主社会主义",不知道他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已经被偷梁换柱并被粉饰得一无是处,那请问这种免费义务教育吴先生如何看待?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听的也未必是真的,恰恰是最深层的最真实的容易被我们忽视。

  最后,对于卡斯特罗社会主义革命的输出,吴先生将其定位为"吾道不孤",卡斯特罗不仅有委内瑞拉查韦斯这位亲密战友,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巴西卢拉等盟友,拉丁美洲向左转的风潮含有卡斯特罗的痕迹,但这些功绩属于卡斯特罗,不属于古巴的,更不属于古巴人民。对于古巴人民而言这恰恰不是福音而是灾难,古巴人民长久以来生活的那个南美洲,国家不是贪污腐败就是血腥独裁,不是漠视人民福利就是搜刮民脂民膏,不是借着民主的旗号实现高压统治就是明目张胆的实行流氓统治。在此种显眼的庸俗对比下,古巴人民似乎满足于卡斯特罗的威权统治,虽然贫穷,但至少有公平与平等作为补偿,正是长久以来浸淫在这种思想的泥淖里,卡斯特罗的威权统治才会越牢固。古巴人民不是生活在东欧,没有繁荣与公正的西欧作为他们参照系,如今,悲剧重演,当越来越多的南美洲国家向左转时,当卡斯特罗的社会主义革命输出宣传得越来越响亮,功绩越来越明显时,古巴人民只好默默的再次生活在高压之下,这不仅是古巴人民的灾难更是南美洲的悲剧。

  客观的说,实验家总喜欢拿小白鼠做试验,因为它不会反抗也不会反击,只有忍气吞声接受试验的命;开明的说,人不是小白鼠,但人类中的某些基因使得人类有时特别像小白鼠,不会反抗也不会反击,因此也沦为某些意识形态与理念的试验品!

附:吴康民﹕了不起的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在位时宣布退任,这是他不愿意一如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般死在任上,也是他不想留下一个「终身制」的声名,令世人认为这些「共产国家」的领袖,总是留恋权位到人生的最后一刻。

  斯大林、毛泽东和金日成,都是倡导个人崇拜,一个比一个青出于蓝,但留下的声名并不太好。卡斯特罗并不倡导个人崇拜,在古巴街头巷尾,并没有看到他的像片和表功建筑物。他在古巴掌权比上述三位领导人还要长,他不留下个人崇拜的痕 ?和及时退位,使这类在「共产国家」出现的特殊现象终于绝后。应该说是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实际上掌握了最高权力,但他从不担任党和政府机构的第一把手,也不到处留名。但他在中国的实际影响力和功绩,远超他的前任和继承者。

  笔者曾考察古巴

  卡斯特罗领导的是古巴这样的一个小国,面积不过是 11万馀平方公里,人口不过是 1100多万。但半个世纪以来,就是抵御了近在身旁的超级大国──美国的军事入侵,经济封锁,它屹立在美国的拉丁美洲后院。国家很穷,但穷得有志气。如果它是一个贫富悬殊、特权处处的贪腐政府,那么,不用美国用尽吃奶的力量来扼杀它,它也会不打自倒。相反,正是他们政府的廉洁,重视教育和医疗福利,使人民得到 ?饱?A所以即使穷困,但人民活得平等公正而愉快,并使美国无机可乘。

  正是对这个小国的特殊政治生态的好奇心,笔者在 1998年曾东渡重洋,前往这个国家作实地考察。虽然时间短暂,但既看到该国城市建设的破旧落后,也看到他们人民快乐而愉快的生活。海滩上充满?度假嬉笑的人群,酒吧?同样坐满休閒谈笑自若的男女。

  古巴人的精神象征

  古巴实行大中小学的义务教育,它的医疗水平不差,经常向拉丁美洲各国输出医生。古巴树立了榜样,使拉丁美洲不少国家近年陆续向左转,亲近古巴,不卖美国人的帐。卡斯特罗晚年,可以高兴地说一声:「吾道不孤」。

  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武装入侵和经济封锁都不能奏效,转而千方设法策划暗杀卡斯特罗。美国中情局和一些流亡到美国的反卡斯特罗古巴人,一直在找寻暗杀他的「奇招妙法」,但都没有获得成功。反而为英国的一家电视台提供了一齣轰动一时的纪录片:《 638种暗杀卡斯特罗的方法》。

  对于现代古巴,无论卡斯特罗退位与否,他将永远成为古巴人的一个精神象征。在古巴街头,可以看到一百多年前的民族英雄何塞?马蒂的雕像,可以看到与卡斯特罗并肩作战的切?格瓦拉的像片。但不靠雕像形象来树立权威的卡斯特罗,则可以在数十万人的集会中演讲几个小时,而一直受到并不言倦的群众掌声雷动和震天动地的欢呼。笔者虽然没有机会亲眼看到这个情景,但相信这种不搞个人崇拜反而引起群众发自内心表达出的对领袖的亲和力。

  吾道不孤,卡斯特罗目前至少有委内瑞拉的查韦斯这位亲密战友,玻利维亚莫拉莱斯、巴西卢拉、乌拉圭巴斯克斯这些盟友,还有?若干政治友好。拉丁美洲民众的觉醒,不再容许美国把中南美洲作为美国后院那么进行经济搜括,也不再在政治上当上美国的仆从。这是拉丁美洲人民的觉醒,也是美国单边霸权和利己主义的自食恶果。而古巴的独立自主和敢于抗击强权的榜样,也对他们有一定的精神感召。

  得道多助,吾道不孤

  卡斯特罗的领导,要顶住国际国内沉重的社会压力,如果不能小心地维护社会利益分配的基本公正和稳定,维护「要穷大家一起穷」,减少公众在社会现实上的心理不平衡。他的政权不可能持久。

  古巴的社会福利保障复盖率达百分之一百,上学和医疗全部免费, 90%的古巴人拥有统一分配的住房。

  古巴的高层领导的廉洁之风,起了十分重要的表率作用。举个例子说,古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拉赫,生活朴素,外出乘坐的是破旧的车子,没有司机,自己开车或由儿子开车。他还没有自己的官邸,要住在老母亲的旧宅?。

  古巴不可战胜

  总结来说,卡斯特罗的功绩是:

  第一,不搞个人崇拜,不搞终身制。

  第二,建立一个廉洁、公平、公正,不搞特权的政府。

  第三,在社会福利上,创立了一个全民共享福利的榜样。

  卡斯特罗病重暂时交权之后,美国已经为「后卡斯特罗时代」作好準备。其具体的做法是已成立一个「援助自由古巴委员会」,并声称「要转型不要继位」,要力阻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继位,要在卡斯特罗卸任后两周为古巴提供民主的「技术支持」。

  劳尔现在已经正式接任,他在前年年底庆祝卡斯特罗 80岁生日的阅兵仪式上,已正式向美国伸出了橄榄枝,他说:「我们藉此机会,重申我们愿意在谈判桌上解决美国与古巴的争端」,「我们愿意耐心等待常识主导华盛顿权力核心的时刻来临」,我们相信古巴是不可战胜的。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