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选自《世界的主宰:新兴市场国家怎样重塑全球化》

作者:   来源: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1/08/11
摘要:新兴国家的异军突起,促使21世纪的国际关系进入一个在力量结构、问题议程和价值观念等层面与以往迥然相异的全新阶段。

  新兴国家的异军突起,促使21世纪的国际关系进入一个在力量结构、问题议程和价值观念等层面与以往迥然相异的全新阶段。

  2011年6月20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登了题为《贫穷国家将掌管地球》的文章,节选自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顾问尤里·达杜什(Uri Dadush)与该基金会的访问学者威廉姆·肖(William Shaw)的合着《世界的主宰:新兴市场国家怎样重塑全球化》。

  30年前,鲜有发展中国家登上国际媒体的经济头条。而如今,发展中国家已成为世界经济的推动器。世界七大经济体中有四个是发展中国家,即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巴西。再过一代人的时间,日本和德国将大大落后,美国则将成为七大经济体中唯一的一个发达国家。荒谬的是,这些新兴大国仍将相对贫困。到2035年,中国的GDP会超越美国,但其人均收入只是美国的一半。而印度届时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比日本的经济规模大三倍,但其人均收入仅为日本的四分之一。

  相对贫穷的国家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必将对国际关系产生深远影响。它们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控制国际论坛,并且期待享受各种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而西方国家过去一直认为这是它们的特权。但是,新兴国家仍比发达国家更易受到政治、经济和金融不稳定的冲击,它们缺乏相应的调控机制、社会安全网和应对危机的能力。鉴于此,下次全球危机产生自发展中国家的可能性与发生在发达国家的几率相同。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认识差异与分歧超过其他任何事物,而引起气候变化的过去与未来因素的分离导致双方在气候谈判中互相指责。发达国家的历史责任及其财富,使其在逻辑上责无旁贷地应为减缓气候变化作出更多牺牲,但如果没有新兴排放大国的参与,控制气候变化将是痴人说梦。达成某种协议,以限制发达国家目前的温室气体排放和发展中国家将来的排放,是避免全球灾难的唯一出路。

  现行的国际制度很大程度上仍是二战后大国关系的反映,但也对各国适应当前的地缘政治气候提出了巨大挑战。成立“二十国集团”、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表明国际社会机制改革在朝正确方向迈进,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新兴国家的军事实力和政治影响日益增强,这意味着他们的话语权在提高,或许他们内部还存在冲突的风险,但美国及其盟国必须面对现实、顺应潮流。

  (孙西辉/编译)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