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一体化世界中的国家间贫富差距

——达伦·阿西莫格鲁访谈录
作者:[美] 达伦·阿西莫格鲁 [美] 鲁斯·罗伯茨 王维平 何 欣 译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2.7发布时间:2012/09/03
摘要: 为什么有些国家失败而有些国家成功? 为什么有些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增长,有些国家却在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陷入停滞?

        ●[美] 达伦·阿西莫格鲁 ○[美] 鲁斯·罗伯茨

  2012 年 3 月 14 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达伦·阿西莫格鲁 ( Daron Acemo-glu) 接受 “经济访谈” 节目主持人鲁斯·罗伯茨的采访,阐述了他与詹姆斯·罗宾逊( James A. Robinson) 合著的 《国家因何失败》 ( Why Nations Fail) 一书中的观点: 为什么有些国家失败而有些国家成功? 为什么有些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增长,有些国家却在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陷入停滞? 阿西莫格鲁引用大量实例对此进行了阐述。阿西莫格鲁还谈到了制度如何变迁及其在经济成败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沿着这一脉络,他解释了之前对国家经济成功的解释不够充分的原因。访谈最后探讨了富国向穷国提供援助所产生的争议。

  ○ 你们的书对历史经济问题给予了宏大而全面的阐释。你们想解释的是什么? 想用这本书来理解和启示的又是什么?

  ● 我认为吸引许多人迈进社会科学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与当年亚当·斯密 《国富论》里所讲的一样,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贫穷,有的国家富有。距亚当·斯密完成这部奠定经济学基础的著作约 250 年后,这个困惑反而加深了。虽然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但国家间的贫富差距更大,并且大家对造成差距的根本因素和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没能提出令人满意的、全面的回答,而这正是我们试图在本书中解决的问题。

  ○ 已有许多人试图对这个问题做出解释,当然很可能没有某个单一的理论能解释一切,但人的本性好像就是很容易被某个单一观点所吸引。谈谈你们书中反驳的那些解释增长和贫困问题的较著名的理论吧。

  ● 我曾说这方面的理论和提出这些理论的学者数量一样多,后来我意识到有些人还不止提出了一种理论。所以,这些理论非常多。但当你审视学者、专家或媒体工作者时,会发现有些著作很有影响力。其中之一可能是学术界最不认可但仍有一席之地的地缘假设,即有些国家富有是因为它们有宜人的气候或优越的自然资源等,而我觉得事实并非如此。戴蒙德所著的 《枪炮、病菌和钢铁》里面的观点很有意思,他认为地理因素决定了早期文明从哪里繁荣,这几乎是一种宿命,它决定了当今社会哪些国家更发达。而我们详细阐述了为什么我们不同意这种观点,以及为什么它不能真正解释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模式。

  我觉得记者和学者中更流行的是文化假设论。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著名的例证,或者从新教伦理与建设的进程中也能找到例证。文化论现在可能没那么盛行,但当你问中国为什么做的不错时,对方会说: “呃,是中国文化。”为什么墨西哥就做不到这么好或者为什么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么穷? 回答是: “这都是因为国家文化或个人所共有的一些文化特征; 或者可能是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区别。”而我们再次试图解释这些理论具有局限性的原因,中国拥有的一直是同样的中国文化,但在 40 年前毛泽东时代可怕的激励下其表现极糟,而激励机制一变,他们立马就做好了,而香港自始自终都很出色。这就很有启发性。

  不过我估计,最流行的可能是我们在书中所说的 “无知假设”,学者们对这种假设感兴趣是因为我们的职责需要考虑好政策并判断哪些是不好的政策。我们中很多人都向政府建言,因此大家觉得政府得到的建议非常重要。所以会说但愿希腊政府听取了正确的意见,但愿爱尔兰采取了正确的政策,但愿美国拥有正确的政策。

  显然,我们作为经济学家能更好地分析政策的好坏,但在书中我们想表达的是,评判对经济发展极为重要的政策及其选择时,应当明白它们之所以出错,不是因为失误而是因为设计。不是人们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比如穆加贝选择的政策让国家陷入100,000% 的通胀和混乱的土地争夺状态———这都不是让国家走向繁荣的政策。当权者要么不惜代价死守权力,要么以社会其他人为代价中饱了一部分人的私囊,这也包括他们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他们出错不是由于失误、无知,而是由于设计。

  ○ 我们等一会儿再来听您解释你们是如何对大家的争论进行分类的。大家知道能带来繁荣的因素包括: 法律法规、私有财产、非中央决定的价格激励体系。然而当这些 “解决之道”得以实施时,国家还是没有富起来,东欧、俄罗斯就是典型。有两个可能: 一是它们没有实施这些政策; 二是实施中缺了什么。您怎么看?

  ● 实际上,我们在书中的解释有助于理解第一个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我们的解释是,你说的那些因素都非常重要———富裕由激励所创造,激励由制度所产生。因此,财产私有很重要,市场很重要,贸易自由很重要。但我们的解释会另辟蹊径,因为这些东西不能真空存在,它们需要政治制度支持,需要有效率。因此,如果一个国家,比如俄罗斯,出乱子后,只是把私有化方案强加于社会,因为觉得这能更接近市场经济,那么它现在采用的就是一个糟糕的政治权力分配体系,给予民众的只是资产争夺能力。它得到的不是物尽其用、按需买卖的市场配置体系,反而是孕育无数寡头的制度,因为与政权联系密切的人能以低廉的价格获得有用的国家财富。它只关心开放市场却不关心别的,真正应该关心的是市场所处的政治体系和社会环境。

  ○ 绝对没错。这让我想起我与戴安娜·拉维奇 ( Daine Ravitch) 的播客对话,我们当时谈到了教育改革,她强烈批评教育中引进商业模式或商业激励的做法。我逐渐意识到它们和发展的问题类似,在经济发展中,如果激励和好的对策没有其他已随制度自然产生的要素相配合,激励的作用就很有限,甚至适得其反。我记得安然或加州曾企图建立一个能源市场,它除了有价格之外,根本不像市场。或者说它像个市场,但不具有市场的其他任何要素。

  ● 是的。我认为问题有两方面,而且都很重要。一是它不会运转———原因和俄罗斯的一样,你引进了市场,比如价格之类,但结果只是表象。背后的权力照样分配不均,裙带关系严重。分配不是建立在价格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谁知道哪些国家资产可以低价出售的信息以及排除其他竞争者的能力之上。

  第二,也许你能让它短期运转。你可能引进了一个建立在权力分配极为不均的制度之上的市场经济,但另一方面,某个时候你又会说: “我们为什么不趁机利用市场的激励措施为自己牟利呢? 为什么不设置准入障碍以阻止别人和我们竞争呢? 为什么不占有民众通过市场积累的一部分财富呢?”一旦意识到这些都有可能实现,市场经济所拥有的整个激励体系和产权理所当然会崩溃,这是因为政治制度的干预。

  ○ 为了让听众对这些分析更有感觉,请谈一下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诺加利斯,及其与墨西哥的对比,当然这仅仅是一个数据点,但它表明了其他的理论解释为什么不能如此令人满意,而你们的解释更有说服力。

  ● 我觉得这是个很简单的例子,你还能找到其他的例子。当你比较处于这个世界两个极端的这两种社会时,会有许多不同之处,如果有人说 “不对,这不是激励问题,不是制度问题,而是文化或地理原因”,这就很难进行毋庸置疑的反驳,但你要是把种族、文化、地理都很相似的社会一分为二,分别采用不同的法律和激励模式来划分时,就会得出类似于自然实验的结论。你会看到本来相似的地区在不同制度下的表现大相径庭。韩国与北朝鲜,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诺加利斯与墨西哥索诺拉州的诺加利斯,都是能想到的例子。你越过边境突然就进入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地方,收入水平低,人们不上学,健康状况差,建筑破烂,而北边却完全不同。因为诺加利斯隶属美国的部分实行的是美国制度,能从这些制度激励和美国其他地方的商业中受益,而诺加利斯南部则缺少这些。

  ○ 而与此相反的解释———再次回到愚蠢的解释———是: 墨西哥的政策不好,朝鲜的政策不好。我非常喜欢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