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扎基·莱伊迪:奥林匹克政治

作者:扎基·莱伊迪   来源:联合早报发布时间:2012/08/17
摘要:事实上,奥运实力背后存在四大因素:人口规模、体育传统、体育政策和发展水平。单独看,这四个因素均不能解释一国在奥运会上的成绩。但是,合在一起,它们的解释力就会相对增加。

  经济实力和奥运会奖牌数目之间有关系吗?随着政治多极化的建立,某种形式的体育多极化也会随之出现吗?

  1992年,冷战刚结束时,美国和前苏联国家组成的“独联体”队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夺走了四分之一的奖牌。全球两极化还没有消失。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世界已发生了重大变化,中美双头垄断取代了苏美双头垄断,两国共赢得了20%的奖牌。

  伦敦奥运会确定了这一趋势。中美双头垄断在奖牌榜上的比重更大了(总数的22%),但没有显著增长。欧洲依然强势,亚洲和加勒比地区进步显著。

  事实上,奥运实力背后存在四大因素:人口规模、体育传统、体育政策和发展水平。单独看,这四个因素均不能解释一国在奥运会上的成绩。但是,合在一起,它们的解释力就会相对增加。

  首先,人口因素之所以成为实力来源,是因为大国可以利用更大的人口潜力,在范围更多的项目取得耀眼的成绩。因此,有巨大人口潜力的国家天生拥有巨大的奥运会潜在实力。澳大利亚是唯一人口不到5000万却能在夏季奥运会上获得超过3%奖牌的国家。

  但是,人口众多并不是万能的成功秘诀。最明显的例子是印度,它算得上是全世界最不注重体育的国家:超过12亿人口只获得了6面奖牌,数目和只有430万人的克罗地亚一样!

  显然,印度社会与体育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但其人口规模和奥运会表现之间的差距也表明,政治多极化和体育多极化具有不同的原因。

  印度不是唯一,但却大概是最引人注目的反例。和韩国等国家比较,巴西、阿根廷、土耳其和墨西哥等均相形见拙。总的来说,南美和中东平心而论仍是奥运竞技场上的边缘国家。例如,加勒比国家的表现就远超巴西。

  传统也是可以创造的

  国家传统是决定奥运成功表现的第二大因素。首先,各国人民的身体和自然条件不同。埃塞俄比亚人孩提时代就需要靠跑步前往比如位于离家很远的高地上的学校。加勒比人不需要参加太多田径外其他运动项目,因为田径比赛不需要多少物质资源就能培养出冠军。这是东非、加勒比,以及在较少程度上马格里布(Maghred)地区,在奥运会跑步项目有许多代表选手的一个原因。

  但传统也是可以创造的。法国在柔道、皮划艇和游泳项目没有文化或身体上的先天优势,但在这些项目上的优异表现已经持续了50多年。国家体育政策可以催生好成绩。

  这类政策体现在一国所选择发展的一项或多项体育运动。它们可以赋予体育协会很大的自主权(如美国和英国);动用巨额公共资源发展体育来达到政治目的(如俄罗斯和其他独裁国家);或将公共资金支持的体育机构与党派政治隔离以确保连续性(如意大利和法国)。

  另一方面,缺乏真正的体育政策(或政策的瓦解)可能成为决定性的障碍。事实上,还有什么能够解释像瑞士这样禀赋优渥的国家,或像尼日利亚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在奥运会上表现会如此糟糕呢?如果不是贯彻始终的体育政策,韩国为什么能够有如此卓越的表现呢?

  最后,我们已经看到,一国的发展水平在奥运会的表现并不是关键性因素,特别是在跑步项目中。跑步选手可以离开本国到最好的赛道上独自训练。

  但是,发展水平显然也发挥重要作用。跑步等运动相对来说成本较低,但其他运动——包括体操、游泳,以及比它们更甚的团队运动和马术——要求巨大的资源投入。加勒比和非洲在这些项目的高水平赛事中难觅踪影并不是巧合。

  事实上,在伦敦奥运会荣誉榜上位居前十名的国家中,除俄罗斯和中国外都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除了乌克兰之外,没有其他欠发达国家进入荣誉榜前15名。

  因此,尽管经济实力并非奥运实力的先决条件,但体育多极化仍与之有相互关系。非洲只获得了伦敦奥运会3%的奖牌。但是,如果它能够维持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奖牌的数目将来肯定会增加。

  作者Zaki Laidi是巴黎政治大学国际关系教授。

  英文原题:Olympolitik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