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外交家》:如何迎接“G0世界

作者:布鲁莫   来源:《外交家》发布时间:2012/07/12
摘要:所有国家都无法填补巨大的全球权力空白。在G0世界里,没有哪个单独的国家或是国家联盟愿意并且有能力提供持续的全球领导力。美国和欧洲不行,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或者一些新兴的大国集团不行,G8或是G20也不行。每个国家都在忙于应对国内的各种挑战和危机,因此这些机构难以提出一致的议事日程。尽管美国目前依旧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它不得不以更少的资源办更多的事情。巩固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已经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无论谁在11月份的总统选举中获胜,这种状况都会继续。

  

  你在最新著作《各自为战:G0世界里的赢家和输家》中,从多个方面谈到没有国家可以填补巨大的全球权力空白,那么在你看来,G0世界意味着什么?在亚太地区,这对中国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在G0世界里,没有哪个单独的国家或是国家联盟愿意并且有能力提供持续的全球领导力。美国和欧洲不行,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或者一些新兴的大国集团不行,G8或是G20也不行。每个国家都在忙于应对国内的各种挑战和危机,因此这些机构难以提出一致的议事日程。

  尽管美国目前依旧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它不得不以更少的资源办更多的事情。巩固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已经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无论谁在11月份的总统选举中获胜,这种状况都会继续。原因是两方面的:第一,美国想利用崛起的中国给邻国带来的恐惧,强化和现有盟国(如日本和韩国)的安保联系,并和新的国家(如印度和印尼)建立伙伴关系;第二,美国希望从亚太地区更加广泛和深入的经贸往来中获益,因为亚太地区在未来几年内将成为全球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美国加入并扩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个旨在促进太平洋沿岸成员国经济发展的自由贸易协定,就是这一趋势的显著体现。这项协定的谈判内容不包括中国。

  美国当前的亚洲战略并不以遏制中国为目的,仅仅是围堵其不断增长的政治经济实力。然而,如果美中关系显著恶化,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在G0世界里,美国可以用比过去较少的资源和军事力量而把战略中心转移到太平洋地区吗?美国能成功实施它的新战略吗?

  我们无法保证这一战略是否奏效:一方面,美国的军事力量并没有减少。美国的军费开销仍然是其余17个军费大国的总和,而且这种"硬实力"优势短时间内不会有所改变。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亚洲国家会发现,如果全球超级大国和地区强权间的关系急剧恶化,那么想一边和美国保持紧密的安保联系,一边和中国扩大贸易往来将会越来越困难。它们将不得不选边站队。

  如果美国能够加深和本地区的经济联系,那么这种重心的转移将会更加有效地进行。虽然TPP是个好主意,但是如果没有像日本、加拿大这样的地区性大国的加入,它就不会给美国带来很多好处。即便TPP最终能够带来贸易的飞速发展,那也需要很长的时间。美国也可以和志趣相投的亚洲国家在预防网络威胁、货币政策、反恐和发展科技等方面进行合作。

  你认为导致G0世界形成的主要因素有哪些?美国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到的打击?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发动的两场战争?还是新兴大国例如中国的崛起?

  有两个主要因素。首先,美国和欧洲面临的诸多难题和焦虑迫使这些国家的政策制订者控制它们的外交野心。一个在政府开支和福利改革间分裂的美国,加上一个深陷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欧洲,造就了一个这样的时代: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民选政府居然没有能力投入必要的时间、资源和资金来推广它们的价值观、熄灭遥远土地上的战火;第二,"异者的崛起",国际政治舞台上出现了新的面孔。和冷战时期美国盟友(如西德和日本)不同,它们不认同美国的政治价值观,不认可美国的领导地位或美国支配下的国际格局。虽然中国、俄罗斯、印度、海湾阿拉伯国家缺乏设定国际日程的能力,但是它们有足够的金钱和能力阻挠美国的计划。

  在中国近期的几个热点政治事件中,社交媒体在全球传播信息和表达中国市民观点的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席卷多国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也受到了诸如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的推动。你在社交媒体上也十分活跃。那么在G0世界里,社交媒体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在讨论21世纪的社交媒体之前,我们要知道"阿拉伯之春"的一个重要驱动力正是有效但"过时了"的半岛电视台,抗议浪潮是从那里开始的。在年轻人占主导的Facebook和Twitter加入以前,半岛电视台报道了Mohammad Bouazizi的悲惨故事。这个突尼斯菜贩的绝望行为点燃了公众的怒火,他的情况通过卫星传播到了整个地区,之后才有新科技的运用。

  在亚洲,我们要知道中国人和美国人使用的网络并不一样。中国人有自己独特的、惊人的、恐怖的中国式网络世界--这个世界不包括Facebook。可以有人人网,但是不可以有Facebook。

  如今,人们从社交媒体上获取许多生活中的信息,并且他们倾向于搜索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报道。你的所见所读取决于你的身份、财富和所处地域等等,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地球村。对于同一个故事,不同的人会用不同的观点进行解读,这也使得本来就已存在的偏见程度不断加深。

  当然,社交网络赋予人们力量。人们可以不受国界的限制自由沟通,但是社交媒体只有对于对那些想得到民主的人来说,才是一种民主的体验,其他人则不是。他们想要的,或是娱乐,或是安全,或是复仇,或是刺激,或是购物。反政府主义者利用它或招募新成员,或架构组织,或表达观点。一些政府用它来监视那些被视作威胁的人,或者收集他们需要的信息来攻击对手。而另一些使用者则公然表示反对民主,把民主视为滋生恐惧和混乱的外来病毒。

  换句话说,所有传统和现代的交流工具都只是工具而已。如何使用这些工具才是真正起作用的因素。

  在你看来,是G0世界的国际格局推动伊朗寻求核武器吗?你认为在掌握核武器或者谋取仅用于满足国内能源消费的核技术方面,伊朗会拥有哪些有利条件?

  伊朗早在国王统治时期就已经开始了核计划。萨达姆的倒台是刺激伊朗加速发展核武器的关键因素。2003年的时候,大家认为朝鲜拥有核武器,伊拉克没有,伊朗可以察觉到美国对这两个政权政策的不同。伊拉克战争非但没有阻止伊朗发展核技术,反而刺激其加速冲向掌握核技术的终点线,让自己拥有一个对抗美国入侵的永久威慑力量。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伊朗发展核计划的成本都是高昂的。在团结国内民众支持一个不受欢迎的政府方面,核武器的作用要比毛拉们期望的有限。但是G0世界的影响使得伊朗能够更容易到达终点线。尽管制裁已经让伊朗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制裁越来越难以阻止伊朗拥核。因为在制裁非西方国家方面,西方国家拥有的价码越来越少,并且军事行动的威胁是不可靠的--在未来的几年内也不可能有。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伊朗进行核武器实验,或者离终点线近得人人都知道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核武器。这不是一件好事情,也不是我们想要的,但却是我们可能要学着承受的,就像在巴基斯坦和朝鲜的情形一样。

  澳大利亚最近正在进行一场讨论,主题是关于一个强有力的美澳同盟能否保障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许多人提到了中国的崛起,并指出澳大利亚现在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美国议员约翰·麦凯恩在最近出版的《外交家》上指出,亚太地区国家对美国领导地位的期待正在增加,而不是减少。在G0世界里,其它国家会质疑自己和美国的联盟结构吗?

  许多国家会,但是在亚洲会比在世界其它地区要少,这有两个原因:第一,美国会在那儿。美国承认是中国的崛起导致其加强和亚洲盟国的关系;第二,中国这个选项对它们中的大多数来说没有吸引力。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商业共同利益将会不断增加,但是这两个国家何时将分享基本的政治观呢?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安全伙伴关系是建立在广泛信任的基础上,而真正的信任则是基于共同的价值观。这一点,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拥有,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却没有。对澳大利亚来说是如此,对于民主程度不同的国家,如日本、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来说也是如此。对于中国的传统对手,例如越南来说也是一样。甚至缅甸也在靠拢西方,寻求政治和经济合作伙伴的更佳平衡。在邻国对中国崛起的反应中,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信号。

  (本文原刊《外交家》;布鲁莫系智库"欧亚团体"(Eurasia Group)主席,《各自为战:G0世界里的赢家和输家》一书作者。本访谈记者是助理编辑Harry Kazianis。)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