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靖 > 正文

黄靖:奥巴马的领袖才华与领导能力

作者:黄靖   来源:作者供稿发布时间:2012/08/07
摘要:具有领袖才华,并不等于拥有完成各项承诺的领导能力。尤其是在网络年代,虚拟世界中信息的迅速传递,使得美好的理想和煽动性的口号可以在瞬间获得人们的共鸣和支持,但现实生活中各种利益和要求的多元冲突,使得领导一个社会更加困难。事实上,奥巴马雄心勃勃的口号式承诺,在其竞选中是利器,当选后却成为包袱。

  正如笔者在《债务危机中的美国困境》中所言,美国的债务危机,随着奥巴马总统接受共和党“两步走”的方案——首先将债务上限提高1.4万亿、然后于明后年8月再提高1-1.2万亿——而得以化解。奥巴马在这个妥协中的唯一所获,是将债务上限的最终决定延迟到2013年一月,从而解脱了共和党企图在明年的总统大选前套在他脖子上的“债务总统”枷锁。但在增加税收和消减开支问题上,奥巴马却向共和党做出了根本性的让步:民主党向富人和(跨国)大公司征税的提案被否决,共和党消减开支(集中于社会福利、教育以至军费等方面)的提案被接受。其结果,是支持共和党的利益集团大获其利,而作为民主党基本力量的中产阶级和弱势群体则受到伤害。孰得孰失,一目了然。难怪乎保守派们欢呼胜利,而《纽约时报》等自由派标杆性报刊则将这场妥协斥之为“奥巴马的投降”;民众对奥巴马的支持率也降到了42%的最低点,同时认为奥巴马是“失败总统”的民众则达41%,创历史新高。何以至此?

  毫无疑问,奥巴马有着出众的领袖才华。对局势的准确判断,对民众心态的精准把握,出类拔萃的演说能力,以及与时俱进的沟通技巧,使奥巴马在网络年代脱颖而出。在2007-2008大选期间,一句“是的,我们能 (yes,we can)”的口号,成为千百万人各类梦想的载体,使奥巴马的人气迅速飙升。以网络为主要沟通和信息渠道的白领阶层和年轻一代,成为将奥巴马送入白宫的主力。入主白宫后,奥巴马籍高达72%的支持率,雄心勃勃地宣称要“再造美国(remaking America)”:对内全力推动医改,放手刺激经济;对外承诺结束战争,向包括伊朗在内的伊斯兰世界“寻求握手(extend my hand)”。然而结果却令人失望。医改几乎耗尽民主党所有政治资本,但许诺的是“牛肉”,端出却是“鸡肋”,成为民主党在2010年国会大选中的溃败的主要原因。两轮“量化宽松”并没有改变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高居不下的局面,反而使债台高筑,难以为继。战争仍在继续,阿富汗“泥潭”由于巴基斯坦局势的恶化而扩大。与伊斯兰世界寻求握手的努力毫无结果。“阿拉伯之春”表面上是“民主”的胜利,实际上则是美国30余年精心扶持的阿拉伯“温和派”势力的垮台。从埃及到利比亚,激进的穆斯林团体成为“民主革命”的主力,动乱不已,前途难料。内外局面如此不堪,固然有各种客观原因。但奥巴马领导能力的缺失,是不可忽视的主要因素。

  具有领袖才华,并不等于拥有完成各项承诺的领导能力。尤其是在网络年代,虚拟世界中信息的迅速传递,使得美好的理想和煽动性的口号可以在瞬间获得人们的共鸣和支持,但现实生活中各种利益和要求的多元冲突,使得领导一个社会更加困难。事实上,奥巴马雄心勃勃的口号式承诺,在其竞选中是利器,当选后却成为包袱。

  执政之后,奥巴马领导能力的缺失显而易见。首先,领导者的当务之急是要构建和驾驭一个有力的施政团队,所谓王者将将。然而执政近三年来,尽管奥巴马麾下人才济济,但始终未能形成一个统一团队。一方面奥巴马事必躬亲,内政外交一把抓;另一方面经济、外交、国防、司法、能源、教育、福利、卫生等各路人马各行其是,甚至互相对冲。加之美国政治体制中三权分立的特殊架构对总统权力的制约,使得单打独斗的奥巴马在执政过程中心有余而力不足,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往往是雷电交加始,寥寥细雨终;鲜有淋漓畅快,满是委屈惆怅。

  其次,作为领导者,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而奥巴马在决策过程中,始终离不开其芝加哥小团体——其前后两任办公室主任伊曼纽和戴利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人物。其结果,是原本在华盛顿就人脉不足的奥巴马,在无穷尽的政治角力更加形影孤单;而奥巴马就任之初情绪高涨的数位干将——“经济沙皇”萨默斯、安全顾问琼斯将军、防长盖兹、情报总监布莱尔将军、国务副卿斯坦伯格、国安会亚洲主任贝德等——在奥巴马执政两年之内纷纷挂冠而去,尽管原因各有不同,但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们的失望以至沮丧情绪。如今的奥巴马“团队”,实际上已然形成了以奥巴马和希拉里为首的两个小圈子。随着帕内特接任盖兹成为新一任防长,后者的势力已然扩大到安全领域。

  更为重要的是,一个领导者必须胸怀大局,以天下为先。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宁可断腕,绝不求全。然而奥巴马就任之初,便以争取连任为核心利益。在一系列原则问题上——医改、金融、预算、税务、安全、中东和平、亚太政策以至最近的债务上限——不断妥协退让,不但使支持者失望甚至脱队,而且导致本阵营内部争分。大概奥巴马认定在日益对立的美国政治中,自由派阵营除了继续支持他而别无选择。殊不知军心涣散比对手的强大更加危险。

  领袖才华造就了奥巴马。但领导能力的缺失却使得这份才华日益成为奥巴马的包袱。但愿奥巴马不会被这个包袱压垮。

作者同名文章发表于《南风窗》2011/17期,此为完整版。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