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靖 > 正文

理性对待南海纠纷

作者:黄靖   来源:作者赐稿发布时间:2012/08/07
摘要:如果放任民族情绪的恣意宣泄,激愤将导致狭隘偏执;自豪则蜕变为狂妄自大。其结果,必然是民粹主义的滥觞,对国家与民族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中国历史中最令人纠结的,莫过于晚清。朝纲腐朽,吏治败坏,列强入侵,民族危亡。仁人志士,也多分道扬镖。有人求变图强,师夷长技,上下求索;亦有人坚守祖训,灭洋排外,前仆后继。朝臣之中,面对列强入侵,也分成主战与主和两派,缠斗不已。主战者鲜掌朝政,却得天下民心;主和者苦心支撑,却遭世人唾骂。前者代表林则徐:禁烟抗洋,慷慨激昂。天下人心大快,结果却惨痛悲壮,难以为继。后者代表李鸿章:委曲求全,尽心竭力。朝廷饱受屈辱,国脉却得以苟全,走向共和。每每掩卷长叹:学林则徐易,做李鸿章难!

  今日之中国,与晚清已是天壤之别。尽管仍有众多积弊,但中华民族上升趋势,不可阻挡。大国迅速崛起,周边国家产生焦虑,也很正常。如果有领土争议或历史纠纷,则在焦虑之外更有不安全感,由此产生躁动甚至寻衅,以求一逞。最近的南海纠纷,便是显例。越南、菲律宾等国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其焦虑不安可想而知。加之两国国内政治派系缠斗及经济困难,在南海滋事可以将祸水外引,并在国内得分。而美国以“巧实力”强行介入,更是居心叵测。最近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反复表示不惜一战,并煞有介事地搞军演,实际上也只是半夜里在离海岸40公里的内海放了几炮而已。明显是为国内政治所为。

  南海风云骤起,国内情绪亢奋者也大有人在,喊打喊杀,鼓噪“南海必有一战”。其实大可不必。南海纠纷,错综复杂,非一日之寒。任何一方想要在短时间内单方面解决问题,都不现实。强行求之,只能是引火烧身。1988年3.14南海海战获胜、一举收复永暑、华阳等六个岛礁之后,邓小平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旗帜下,进一步明确了“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目的是以逸待劳,保持主动。而“多边合作谋求发展,双边协商解决争端”的立场,则发挥了中国的大国优势。这是一个理性明智的选择,应该长期坚持。

  事实上,不论是越南、菲律宾或其他涉及南海争端的国家,仅凭一己之力,绝无可能改变南海现状,逼迫中国让步更是天方夜谭。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南海问题才会变得严峻。其一,东盟各国达成共识,团结一致对抗中国;其二,美国心口如一,强力支持与中国发生争端的东南亚各国。这两种情况的发生率几乎是零。

  首先,南海争端是不对等的多边纠纷:一大对诸小。在这场非零和博弈的游戏中,南海诸国各自有着同中国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他们即便想要团结一致,也难以逾越“囚徒困境”的障碍。其次,美国介入南海争端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取在大棋盘上同中国博弈的筹码。毕竟,中美之间不可逆转的相互经济依赖,已经使中美关系超越了双边关系的范畴:中美之间的任何问题都具有全球性的影响;如果没有中美之间的协商与合作,世界上任何重大问题都难以解决。美国绝不会在南海一角与中国豪赌,更不会为他人做嫁衣。越南军演的炮声余音尚在,美国主导的美越联合声明便一再强调要“和平解决”南海争端。“巧实力”的滋味,大概越南更有体会。

  事实就是如此,大可不必惊诧莫名。

  但是,在南海问题上中国表现出的民族主义激情却值得关注。民族主义,根源于人们对本民族的传承与价值理念的认同。认同感越强,民族的凝聚力也越大。一个国家的发展与强盛,离不开民族主义的激励与支撑。必须认识到,中国的现代民族主义与西方有着不同的源起。西方民族主义的产生与发展,伴随着工业革命的胜利与现代国家的建立而来,成功的喜悦与自豪,使得西方的民族情绪中有着更多的自信与自负。而中国现代民族主义,却是在鸦片战争以后饱受西方列强欺凌的逆境中喷发出来的。悲情与悲愤同生,自卑与自强共存。这使得中国民族主义包裹着十分浓厚的政治情绪,其宣泄在两种情况下尤为强烈:受到挑战时的激愤;取得成就时的自豪。在理性的正确引导下,激愤能进一步激发民族的同仇敌忾,不屈不挠;自豪则能促进民族的自信与宽容,遇强不卑,逢弱不亢。如果放任民族情绪的恣意宣泄,激愤将导致狭隘偏执;自豪则蜕变为狂妄自大。其结果,必然是民粹主义的滥觞,对国家与民族的发展有百害而无一利。

  可以预料,随着中国的不断壮大,诸如南海争端之类的纠纷将纷沓而来。必须冷静思考,理性对待。“义和团”式的感情用事,其结果只能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毕竟,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大国,只要不自乱阵脚,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根本方针,强硬做事,和气待人,必胜。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