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 > 正文

未来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挑战与前景

作者:倪世雄   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发布时间:2017/04/11
摘要: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宣誓就职,启动了美国新一届政府。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的调整和中美关系的走向再次成为热点话题和关注焦点。前一阶段特朗普及其团队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触底言论,还有在一些事关中美关系重大问题上的强势态度,引起了不少对两国关系走向的担忧和关切。中美建交38年来的合作大方向是否还能坚持,这几年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否还能继续,就看中美双方能不能努力实现平稳过渡、稳定发展,能不能早日实现首脑会晤、加强沟通,能不能坚持对话、增信释疑,能不能管控分歧、推进合作。

  【关键词】特朗普政府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修昔底德陷阱”  现状  前景

  【中图分类号】 D822.3                    【文献标识码】A

  【DOI】10.16619/j.cnki.rmltxsqy.2017.06.006

  回顾:有所进展,但并不协调

  2017年1月1日是中美正式建交38周年。“中美建交38年来,两国关系经历风雨,但总体不断向前发展。”①双方高层保持密切接触,外交保持战略对话,合作保持良好势头,民间保持频繁往来。经历建交后近40年的风风雨雨,中美关系更趋成熟,两国关系的战略定位和框架日趋清晰,始终保持积极的发展势头,取得历史性的进展。

  中美关系经过1979年至1988年的初步发展、1989年至1999年的大起大落和2000年至2009年的稳定发展后,2010年起出现了新的起伏跌宕,证明中美关系是一个越发展越困难、越成熟越复杂的关系。2010年前后,两个始料不及的情况出现了:一方面,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和美国全球战略重心的东移,中美关系结构矛盾突出,面临“修昔底德陷阱”的危险。另一方面,中美在核心国家利益问题上的冲突加剧,除了台湾、西藏问题之外,在钓鱼岛、南海和网络问题上双方对立明显激化。中国有不少人认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是针对中国、遏制中国和围堵中国,而美国的主流意见认为中国赶超德日、迅速崛起是挑战美国、威胁美国和取代美国。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之间形成了新一轮的战略猜疑。为了抑制住这一战略猜疑势头、维持中美关系稳定发展,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2011年1月访问美国,与奥巴马总统达成共识,于2011年1月19日发表《中美联合声明》,确认中美共同努力建设“面向21世纪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②2012年美国大选,中国换届,对中美两国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年。2012年初,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趁热打铁,从2月14日(西方情人节)起对美国进行了一次特殊的重要访问。习近平正式向美国领导人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目标。习近平指出,中美建设新型合作伙伴关系是一项具有重要和深远意义的开创性工作,既没有先例可循,也没有经验可鉴,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或者“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习近平说:“中国有句流行歌的歌词是这样唱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我相信,中美双方完全有智慧、有能力、有办法维护和发展好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为不同政治制度、历史文化背景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建设积极合作关系树立前无古人、但后启来者的典范。”③这次访问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新阶段。

  2013年6月7日至8日,中美两国元首在美国加州的安纳伯格庄园会晤,这是中美关系史上的一次重大事件,具有开拓意义。习近平当时已任国家主席,他就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提出三条原则: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奥巴马总统表示,通过习近平主席这次访问,美中双方能够为今后两国新的合作模式打下基础。习近平主席还就落实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提出四点建议:一要提升对话互信新水平,二要开创务实合作新局面,三要建立大国互动新模式,四要探索管控分歧新办法。④

  2014年11月11日,北京APEC会议结束后,奥巴马总统对中国进行短暂的国事访问,习近平主席邀请他当晚在中南海瀛台叙谈,第二天举行正式会晤。这次习奥北京会晤是双方“共同解决问题”的一次重要契机,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开拓了新思路。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深入的交谈,双方在27个领域达成共识获得进展,如发表了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双方同意加快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加强两军交流与合作和放宽彼此的商务、旅游签证等。⑤

  2015年9月22至25日,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庆典之前,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公开表示,中美应不冲突、求合作、谋稳定,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习近平主席重申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主张两国应努力做到“互敬、互信、合作”。⑥这次访问为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注入了动力。

  五年来,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大致经过了四个阶段:2012年2月14日的“情人节”启步,2013年6月7日庄园会晤定调,2014年11月11日中南海瀛台夜话开拓,2015年9月24日白宫秋叙推动。在双方努力下,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方面有一些积极进展,“取得不少早期收获”。⑦然而,由于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一项前人从未做过的事情,加上中美两国在政治制度、社会模式、发展阶段、意识形态、价值标准、历史背景、文化传统、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的巨大差异,在其过程中出现问题、产生矛盾不足为怪。2013年6月习奥庄园会晤后,笔者在美待了一段时间,处处感受到美国对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表示出的乐观情绪,但是随着其过程的深化,触发了不少问题和矛盾。之后笔者又去了几次美国,发现原先的对中美关系比较乐观的气氛渐渐消退,在美国方面出现“三不”现象:一是在对待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态度上,表现出不主动;二是在关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认知上,表现出不接受,认为“相互尊重”只是中方要求美方尊重其核心国家利益,美方无法接受;三是在落实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行动上表现出不相信,不相信双方在台湾、西藏、钓鱼岛、南中国海和网络安全等问题上能做到合作共赢。笔者做了一个统计,从2012年2月习近平主席正式提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到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他先后在32个场合反复强调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而奥巴马正面回应的仅8次,从时间段来看,大多是在前面两年,以后就基本上不提了。

  2015年9月25日,在习近平主席结束对美访问之际,双方拟公布一份成果清单,但分歧出现了,无奈,中方只得单方面公布一份清单,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双边务实合作”“亚太地区事务”“国际和地区问题”和“全球性挑战”五个方面列举了49项成果,题为《继续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主席访美中方成果清单》。中美双方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问题上不协调的情况可见一斑。

  现状:困难不少,但仍需坚持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世界历史上自古希腊、罗马时代以来2400多年来第一回,无先例可循,无前车可鉴,可谓前无古人,后启来者。在构建过程中遇到困难,出现曲折,应在预料之中。双方在一些重大问题发生摩擦和冲突,更不可避免。很明显的是,奥巴马政府后期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从原先的“不说少做”到“不说不做”,形成一头热一头冷,一头积极一头消极,一头主动一头被动的局面。从笔者多次去美国调研的情况来看,美国政界、决策层、精英层和智库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认知上没有得到统一,取得共识。这两年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现状虽有收获,但并不理想,主要纠结在三个问题上:

  第一,“安全困境”。中美在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布署“萨德”导弹问题,以及美国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上,基本上处于一种非良性的安全困境。

  第二,“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现代含义仍是主权问题。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冲突,实质是主权的冲突,即中美两国在主权问题和“航行自由原则”上处于对立,互不相让。美国指责我国南海岛礁“军事化”问题,不承认中国在南海地区的主权拥有,中国也不认可美国的“航行自由”“飞越自由”等。美方强调美国在南海有重大利益,中方则坚持南海问题涉及到中国的核心利益。

  第三,“修昔底德陷阱”。2010年以来,随着中国迅速崛起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美国认为其世界领导地位遭到挑战,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加剧,导致新一轮的相互战略猜疑。中美面临“修昔底德陷阱”的危险是真实的,不是虚构的;是严重的,不是轻度的。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访美时说,“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旦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⑧现实是,中美之间确实存在战略误解和误判,但麻烦的是双方难以确定哪些是战略误判,如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亚投行是不是挑战美国、挤压美国?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不是针对中国、遏制中国?如果中美之间存在的一些战略误判发展下去,两国有朝一日就有可能跌入“修昔底德陷阱”。

  以上三个问题造成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现实障碍。习近平主席指出:“有问题并不可怕,关键是我们要共同解决问题。”⑨他从大局出发,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方向,在2014年和2016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会上两次发表关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讲话,习近平主席强调说,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双方在总结历史经验基础上,从两国国情和世界形势出发,共同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符合两国人民和各国人民根本利益,也体现了双方决心打破大国冲突对抗的传统规律、开创大国关系发展新模式的政治担当。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一种使命和责任。让我们用积土成山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携手推进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努力开创中美关系更加美好的明天。”⑩

  2016年美国大选,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对中国态度强硬。在2016年11月当选后他和他的执政团队又连续在台湾问题、两国贸易关系和南海问题上发表一些错误的挑衅言论。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还会保持连续性吗?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还会继续下去吗?关心中美关系的人们自然会提出这些问题。习近平主席不改初衷,他的回答是明确的,又是巧妙的,体现了他对中美关系发展的坚定信念和历史担当。2016年11月9日,习近平主席致电祝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习近平主席在贺电中强调:“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期待的。我高度重视中美关系,期待着同你一道努力,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拓展两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合作,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在新的起点上取得更大进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各国人民。”?习近平主席没提“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只提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三个原则,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比直接提“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还要明智和睿智。这里,习近平主席向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传递的不仅是一种积极的信号,而且是一种坚定的信念。

  2016年12月初,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博士来北京参加中美关系研讨会。12月2日,习近平主席接见他时指出,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发展的实践证明,中美之间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要以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两国间的一些不同看法和分歧。当前,美国进入新旧政府更替阶段。我们愿意同美方共同努力,确保中美关系平稳过渡,并在新的起点上继续稳定发展,谱写新的篇章。习近平主席强调:“中美双方要正确理解彼此战略意图,摒弃零和思维,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继续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这时,习近平主席直接向基辛格博士提出要“继续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实际上是间接向特朗普表达中方坚持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意愿和决心。

  前景:复杂多变,但希望犹存

  目前,关于中美关系的前景,一种意见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又到了危险的临界点,凶多吉少;一种观点认为,中美关系处于重要的转折点,喜忧参半;另一种看法是,中美关系面临发展的新起点,谨慎乐观。

  无论出现哪一种情况,特朗普政府的强势态度,必然会给中美关系发展前景带来大的影响和新的变化,特朗普及其团队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出格言论以及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咄咄逼人,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不少人对于中美关系发展前景的忧虑和关注。

  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上升,预期中美关系会经历一段坎坷期,?甚至动荡期。这期间在一些问题上的对抗性时而显突,始料不及的情况和变化随时都会发生。一是台湾问题,特朗普起初挑战一中原则,他不仅和蔡英文通电话,还表示不知为什么要受一个中国原则的约束,一个中国原则可谈判。二是贸易问题,美方声称要和中国公平贸易,如果中方不愿意让步,就会有激烈摩擦;声称可能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迫使人民币升值,并对中国部分商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三是朝鲜问题,除了在萨德导弹部署问题上对立依旧之外,特朗普无端指责中国,说中国从中美贸易中获得了大量经济收益,但是却不帮助美国制裁朝鲜。四是南海问题,美方态度强硬地指责中国占领南海是非法的,美国要保护其在南海的利益。?以上虽不是新问题,但是冲突性明显强化了。

  其实,挑战与机遇、冲突与合作、困难与希望并存是中美关系的一种常态,特朗普政府强势上台后,中美关系增添了一份危机感。然而,危险中往往会隐含着机遇。

  从全局和长远来看,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顺应时代潮流、符合两国根本利益、反映人民意愿之举,建设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仅对中美两国有利,而且对世界各国也有利。“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这是世界和平和稳定的需要。”?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习近平主席先发贺电,后打电话,在通话中,习近平主席表示,中美建交37年来,两国关系不断向前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促进了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繁荣。事实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特朗普感谢习主席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他说:“我赞同习主席对中美关系的看法。中国是伟大和重要的国家,中国发展的良好前景令世人瞩目。美中两国可以实现互利共赢。我愿同你一道,加强美中两国合作。我相信美中关系一定能取得更好发展。”习近平和特朗普同意保持密切联系,建立良好工作关系,并早日会面,就两国关系发展和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及时交换看法。?有一小插曲颇有意思:特朗普就职总统之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高兴地展示习近平主席寄给他的贺年卡,他说:“主席寄给我一张很漂亮的贺年卡。”在今年中国元宵节之前,特朗普总统致信习近平主席,向中国人民致以新年问候。接着两人通电话,再次表达发展中美关系的共同愿望,特朗普总统说,他尊重一个中国政策,在台湾问题上作了积极表态。3月19日,习近平主席接见来华访问的美国新任国务卿蒂勒森,指出合作是中美唯一正确选择。蒂勒森表示特朗普总统高度重视同习近平主席的通话联系,期待着尽早举行两国元首会晤。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蒂勒森说:“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 。?

  作为特朗普总统的中国问题特别顾问,白邦瑞在北京也传递了重要信息:特朗普无意与谁为敌,更不想与中国为敌,愿意与中国形成更好的关系;特朗普提出的“美国再次伟大”支点在中国,道路通北京。?看来在大局上,特朗普还是明白顺时而动、顺势而为的道理。

  从几届美国总统及两党轮换的规律现象来看,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也存在希望。小布什上台时搞ABC(Anything But Clinton),意思是“除了克林顿做的任何事情我都愿做”。奥巴马执政后则搞ABB(Anything But Bush),特朗普刚就任马上几把火,否定奥巴马的遗产,搞ABO(Anything But Obama)。由此看来,如果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奥巴马提出的话,毫无疑问会被特朗普否定,所幸的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习近平主席首提的,一直执着地坚持下来。这次,白邦瑞提及,很多中国人觉得奥巴马对中国好,这个判断不一定正确,比如对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奥巴马没接受、不支持,特朗普的表态可能会比奥巴马更好,是个进步。?这表明,中美关系会“斗而不破、斗而不弃”,即有矛盾有冲突,但不会破裂,不会打仗;会有碰撞有斗争,但有可能不放弃新型大国关系的合作方向。特朗普总统也是有双重性的,他的高层班子虽强势,但不是铁板一块,也有中国的老朋友赵小兰(交通部长)、苏世民(白宫战略和政策顾问委员会主席)和布兰德斯塔(对华大使)等。事在人为,在眼下的2017年,就看中美双方能不能努力实现平稳过渡、稳定发展,能不能早日实现首脑会晤、加强沟通,能不能坚持对话、增信释疑,能不能管控分歧、推进合作。

  如今,中美关系再次站到一个历史十字路口。只要中美双方努力,特朗普政府履新就不会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终结,而是一个开始,中美关系有希望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取得进展。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委托项目《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现状与前景研究》研究成果,项目编号:ZWH3057001C)

  注释

  1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会见拜登副总统时的讲话,新华社瑞士达沃斯2017年1月17日电。

  2新华社华盛顿2011年1月19日电。

  3新华社华盛顿2012年2月14日电。

  4新华社美国加州的安纳伯格庄园2013年6月7日和6月8日电。

  5新华社北京2014年11月11日和11月12日电。

  6见习近平主席的讲话,《习近平“中美关系”战略定位:互敬、互信、合作》,人民网,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0711/c1001-25271373.html。

  7新华社北京2014年11月11日电。

  8新华社美国西雅图2015年9月23日电。

  9《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习近平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致辞》,《人民日报》,2014年7月10日。

  10习近平在第六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致辞,新华社北京2014年7月9日电。

  11新华社北京2016年11月9日电。

  12新华社北京2016年12月2日电。

  13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思·博卡斯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的谈话,《鲁豫有约》,2017年1月24日。

  14参见美国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部主任白邦瑞(Mike Pillsbury)在北京盘古智库和凤凰网联合举办的中美关系研讨会上讲话,2017年1月14日。

  15《邓小平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50页。

  16新华社北京2016年11月14日电。

  17新华社北京2017年3月19日电。

  1819参见美国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部主任白邦瑞(Mike Pillsbury)在北京盘古智库和凤凰网联合举办的中美关系研讨会上讲话,2017年1月14日。

  责 编∕马冰莹

  Future Sino-US New Powers Relations: Challenges and Prospects

  Ni Shixiong

  Abstract: The newly-elected US president Trump has sworn in and formed a new administration. The adjustment of the US new government's policy toward China and the trend of Sino-US relations have once again become a hot topic and focus. At the previous stage, Trump and his team's adverse talk about China and the Sino-US relations, as well as their strong attitudes on major issues related to Sino-US relations, have aroused much concern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Will their 38 years of cooperation still adhere to the general direction? Will they still continue to build a great powers relationship like they did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Both of that depend on whether the two sides could achieve a smooth transition and stable development; whether their leaders could meet and talk with each other as soon as possible; and whether they adhere to dialogue, increase trust and remover doubts, control the differences, and promote cooperation.

  Keywords: Trump government, Sino-US new great-power relations, status quo, “Thucydides trap”, prospects

  倪世雄,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导。研究方向为国际关系理论、美国对外战略和政策、中美关系。主要著作有《当代美国国际关系理论流派文选》《冲突与合作》《当代西方战略理论》等。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