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 > 正文

中美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作者:冯黛梅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7/04/10
摘要: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表示,美中两国只有加强合作,才能避免守成国(ruling power)与崛起国(rising power)冲突的困境。

  美国当地时间4月6—7日,中美两国元首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会后白宫发布消息称,“两国领导人进行了积极的、富有成效的会谈。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同意一起努力扩大合作领域,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特别强调中方“坦诚”、“开放”、“非常积极”,为未来发展定下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基调。

  本报记者在此期间专访了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他表示,美中两国只有加强合作,才能避免守成国(ruling power)与崛起国(rising power)冲突的困境。

  中国有能力应对调整

  艾利森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首任院长,著有《决策的本质:还原古巴导弹危机的真相》《核恐怖:最终能避免的灾难》等,他提出了人们熟知的“修昔底德陷阱”论述。在艾利森看来,这次会晤是双方“考量”(measure)彼此的一个会谈,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团队还未成型,虽然“特朗普可能并不需要团队,他觉得他知道一切”。艾利森表示,尽管是初次会晤,有些问题还是亟待双方寻找解决方案,如贸易不平衡问题等。习近平提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特朗普提出要让美国“重新伟大”。艾利森认为,中国和美国都表示要让自己的国家再次强大,这是好事,但是如果两国成为彼此实现目标的障碍,这就是问题了,也就是“修昔底德陷阱”困境。作为“修昔底德陷阱”论述的提出者,艾利森认为,历史证明大多数情况下新型崛起国与守成国之间必有一战。他与他的团队考察了过去500年历史上的16个案例,其中12个均落入了这个“陷阱”。

  艾利森表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要提高中国的影响力、控制力,如海洋主导权;但对美国而言,并不想放弃已经拥有很长时间的主导权。在经济上,特朗普将美国经济不景气归罪于中国,认为中国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可以注意到,在他竞选期间,第一个指责对象就是中国。就在会晤进行前几天,特朗普在社交网站发文称,“下周与中国的会谈将非常艰难”。艾利森认为,特朗普这样做是想传递一个信号:“如果得不到他所希望的,他便会发起贸易战。”

  “我认为‘贸易战’是不可能的,对此我很乐观”,艾利森表示,将美国的经济问题归罪于中国有些夸大其词。“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我们存在的问题大多是‘自造的’(homemade)。诚然,中国从现有的世界贸易体系中获益良多,但中国的做法与其他处于相同地位国家的做法并无太大差异,只是机会更多而已。”

  特朗普会在一些领域做出一定的政策调整,艾利森说,“而我相信,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足够有能力应对这些调整”。

寻找共同解决危机的方案

  关于朝核问题,艾利森认为,在短时间内达成一个最终方案很艰难,但或者至少双方能同意开始合作。此前,特朗普表示,目前解决朝核问题的路径并不是很有效。他还强调,美国不能允许朝鲜继续进行核试验。如果朝鲜继续核试验,那么美国将采取行动制止。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正在寻求每一个机会向中国政府传达他会利用各种可能的方式,阻止朝鲜进一步行动。艾利森表示,如果双方不能合作解决这个问题,走向战争的可能性就会提升。他认为,美中应该寻找共同解决危机的方案,避免走到那一步。

  在艾利森看来,美中双方领导人都很有创造力、执行力,只要他们准备好,就能达成更多的共识。

  从历史中吸取经验

  艾利森表示,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宿命之战:美国与中国能否逃避“修昔底德陷阱”?》中,他回答了是否可以管控守成国与崛起国之间的结构性紧张、避免走向战争等问题。

  艾利森表示,大国可以逃避这个陷阱。美国与中国应该从历史中吸取经验,发挥巧妙的领导才能。对于美国和中国是否可以逃避所谓“宿命”的守成国与崛起国之间的陷阱,他肯定地表示,“美中可以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只要双方意识到危险,发挥想象力,合作并寻找共同解决与应对不断出现的危机、问题及挑战的方案”。

  (本报波士顿4月8日电)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