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 > 正文

“跨越太平洋的握手”牵动全球目光

引领中美关系保持正确航向
作者:毛莉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7/04/10
摘要:“无论中美之间有多少分歧,都无可辩驳存在积极发展中美关系的呼声。两国领导人应穷尽一切努力实现中美关系的和平与繁荣,这不仅是为了现在,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又一次“跨越太平洋的握手”牵动了全球目光。当地时间4月6—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举行会晤。在超过7个小时的深入交流中,两国元首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地区问题交换意见,达成了多项重要共识。此次会晤被认为“积极而富有成果”,为中美关系发展奠定了建设性基调。
 
  减少不确定性
 
  被称为“破冰之旅”的1972年尼克松访华,开启了中美关系从敌对、对抗走向和解、合作的航程。45载斗转星移,今天的中美力量对比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在种种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下,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无论中美之间有多少分歧,都无可辩驳存在积极发展中美关系的呼声。两国领导人应穷尽一切努力实现中美关系的和平与繁荣,这不仅是为了现在,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在会晤前夕的一篇文章中,道出了人们对中美关系未来的期待。
 
  “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双方应该就重要问题保持沟通和协调,可以共同办成一些大事。”在会晤中,两国元首对国际社会的期待予以了正面回应,给世界吃了一颗“定心丸”。
 
  “结束过渡期,规划新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陶文钊这样形容此次会晤的重要意义。陶文钊表示,目前特朗普执政还不足百日,其对华政策尚在形成过程中,两国元首会晤在此时举行,对新时期双边关系进行“顶层设计”,确定中美关系的战略框架,大大降低了因美国政府换届给两国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
 
  “此次会晤标志中方与美国新政府实现了顺利对接。”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表示,中美领导人通过会晤增进了相互了解,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两国元首会晤的精神和共识,为双方在工作层面处理具体问题指明了积极方向,为双边关系的发展敲定了建设性的路线图。
 
  在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看来,虽然当前中美在一些议题上存在深刻分歧,但并非属于无法协调的尖锐对立,双方可以在对话中、在合作基础上、在双边关系发展过程中逐步化解问题。此次会晤的一个重大意义就在于“确认了以合作化解分歧的总基调,表达了中美相向而行的愿望”,这将引领中美关系沿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正确航向继续前进。
 
  确立保障机制
 
  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此次会晤宣布建立的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备受瞩目。会晤期间,双方已经启动了外交安全、全面经济两个对话机制,重点讨论了机制运作方式和工作重点。正如李海东所言,“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建立,是中美关系在美国政府换届后平稳过渡的具体表征。”
 
  吴心伯表示,此前人们对中美既往的对话交流机制在特朗普时期如何运转心存疑虑,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在整体延续原有对话渠道的基础上进行了调整,“为新时期两国关系发展确立了机制保障”。
 
  陶文钊分析,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是仅次于元首会晤的机制,包含了两国关系的方方面面,涵盖范围比以往更加广泛。外交安全对话机制是一个重要创新,势必将大大加强两国关系中安全交流的分量。长期以来,中美关系中的安全关系相对于政治关系、经济关系来说都是一个“弱项”。外交安全对话机制的建立则有利于补“短板”,建立一个更加均衡、更加坚实的中美关系。“对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的中美关系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开辟合作新前景
 
  在中美关系发展的风雨历程中,经贸合作历来被视为稳定双边关系的“压舱石”。特朗普执政以来,经贸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序列再次上升。如何理顺中美经贸关系亦是此次会晤的焦点议题。李海东分析说,短短几小时的首脑会晤显然不可能解决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具体问题,但确定了合作的主基调。
 
  在特朗普一再提及的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上,以邻为壑的贸易战绝不是应有选项。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对中美贸易战的三种可能性后果进行了模拟。无论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非对称性贸易战,还是不超过一年的短暂贸易战,都会对美国经济带来重大负面冲击。报告显示,在全面贸易战爆发的情景下,美国将在2019年陷入经济衰退危机。
 
  中美贸易额从两国建交之初的20多亿美元跃升至今天的逾5000亿美元,驱动中美经贸关系如此迅速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互利共赢。陶文钊表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美国是中美贸易的“输家”,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帮助每个美国家庭平均每年节约近1000美元的开支。目前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更已超过美国对华投资,为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
 
  吴心伯认为,在全面客观分析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基础上,双方应本着平等互利原则处理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国不能单方面要求中方解决对美出口问题,要求中方开放市场;美国也应做相应调整,放宽民用技术产品对华出口限制,为中国企业到美投资提供更好环境。”
 
  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发展更加平衡、紧密,不仅要解决问题,更要把合作蛋糕做大,争取更多早期收获。中国与全球化智库4月5日在京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有望成为中美合作新亮点。在特朗普的复兴美国蓝图中,一个关键措施就是通过基础设施投资提振美国经济。特朗普在“百日新政”宣言中提出了未来十年内基础设施投资规模达到1万亿美元的目标。而2016年前10个月,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就达到了约1.4万亿美元,即中国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完成了特朗普十年的基建投资计划。这充分展现了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拥有的资本、技术和经验的相对优势。报告认为,如果中美基建合作能扩大美国就业,振兴地方经济,笼罩于中美贸易的硝烟可能就会随之消散。
 
  吴心伯认为,今后一段时期内中美除了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之外,在重启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推动美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中美经贸合作“大有文章可做”。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