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 > 正文

劳伦斯·萨默斯:中美未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作者:赵姗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发布时间:2017/03/20
摘要:在未来25年中,中美要么一荣俱荣,要么一损俱损,因为我们有重大的共同利益,要让现在这个积极的全球趋势能够持续下去。”劳伦斯·萨默斯说。

  本报记者赵姗
 
  在3月19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午餐会上,哈佛大学前校长、教授,美国前财政部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围绕“塑造未来社会的关键趋势”这一主题作了演讲。午餐会演讲由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博利主持。
 
  “我是一个审慎的乐观主义者,乐观是因为我看到一些长期的趋势还会继续发展下去;审慎甚至感到担忧是因为政治和经济的一些发展让我感到忧虑。”劳伦斯·萨默斯这样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认为,在当前的全球化发展趋势下中国受益良多,同时中国也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全球经济发展增加总量里中国占到了三分之一,“我们都应该期望这样的趋势能够继续保持下去。”
 
  劳伦斯·萨默斯指出,在经济层面、政治层面上,我们依然面临很多挑战。不平等在加剧,而且加剧的程度非常激烈,“在我的国家还有其他一些工业化国家尤其如此。过去几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尤其突出,难以实现快速增长。”
 
  无法为公司提供持续、健康的金融支撑也是大家都共同关注的,劳伦斯·萨默斯说,“这个问题也不仅限于工业化国家。”他的中国同事也都在考虑这些问题。而且在这样的趋势中,也不可避免地看到了民族主义的兴起,尤其是在西方。“我也看到人们对国际合作充满疑虑。每个人从长远来看都应该要避免重返保护主义的泥沼,而要加强共同的全球化进展,才能共同应对全球环境带来的挑战。”劳伦斯·萨默斯说。
 
  劳伦斯·萨默斯认为,中美两国在全球体系中扮演着领导的作用,同时也成功促成了一种所谓的有管理的国际主义,或者说负责任的民族主义。“在未来的十年里,我们会希望促成更多的国际融合。”
 
  劳伦斯·萨默斯提出三个政策建议:一是要有广义的、广泛的社保。来保护中产阶级,比如二战以后的“马歇尔计划”。二是要管理一体化进程带来的后果。避免高流动性的竞争影响普通民众的生活以及应对国际性的挑战,比如气候变化、传染病的威胁等。三是各方要基于互信、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在未来25年中,中美要么一荣俱荣,要么一损俱损,因为我们有重大的共同利益,要让现在这个积极的全球趋势能够持续下去。”劳伦斯·萨默斯说。
 
  近期观点
 
  历史先例,特别是从一战到二战之间那段时期的经验,并不能促使人们认为,在全球经济体系没有强大的担保人,也没有强大的全球性机构的情况下,“无管理”的全球化能够获得成功。
 
  这样的想法会更有希望:推进全球一体化可以“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地进行。重点可以从推进一体化,转向管理其后果。
 
  这意味着把注意力从国际贸易协定,转向国际和谐协议。在后一种协议中,劳工权利、环境保护等问题的重要性要超过与授权给国外生产商相关的问题。这也意味着,对于借助跨境资本流动来逃避纳税或绕过监管的巨量资金,我们要投入足够多的政治资本来应对,不能亚于我们目前投向贸易协定的政治资本。这将意味着,要把重点放在世界各地中产阶级父母所面对的挑战上,他们怀疑——但仍非常希望——他们的孩子可以过上比他们更好的生活。
 
  (本报记者赵姗根据相关资料整理)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