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东亚 > 正文

美日韩为何难以形成三边同盟

作者:周建仁 林一伦   来源:学习时报发布时间:2017/01/23
摘要:美日韩之所以没有形成多边同盟,首先是因为在创建同盟关系时亚太地区缺乏现成的多边同盟机制。如果没有现成的多边同盟机制,组成多边同盟比双边同盟的成本更高,如谈判的时间将会大大增加。而如果在创建同盟关系时,已经存在多边同盟机制,因为路径依赖机制,组成多边同盟的成本将会低于各自组成双边同盟的成本,美日韩很可能通过加入已有的多边机制确立同盟关系。

  美国推动美日韩三边同盟受挫

  自2010年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极力推动亚太同盟多边化。在强化自身和重要盟友安全合作的同时,美国也积极推动自己在东亚最重要两个盟友日本和韩国之间的合作,以推进美日韩多边军事合作。2014年,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塞缪尔·洛克利尔明确表示,日韩不睦影响到美日韩之间的军事合作,要求两国改善关系以加强多边军事合作。美日同盟一直被认为是美国亚太同盟体系的基轴,而美韩同盟的地位则仅次于美日同盟,美国部署在亚太的海空军主要驻扎在日本,而陆军则主要驻扎在韩国。鉴于美日和美韩同盟在美国亚太同盟体系中的重要性,如果美日韩真如美国所愿组成三边同盟,那么其他国家加入该三边同盟就顺理成章,如果那样美国就很可能组成亚洲北约。可是,直到今日美日韩仍没有形成三边同盟。

  路径依赖、威胁认知与美日韩三边同盟受挫

  美日韩之所以没有形成多边同盟,首先是因为在创建同盟关系时亚太地区缺乏现成的多边同盟机制。如果没有现成的多边同盟机制,组成多边同盟比双边同盟的成本更高,如谈判的时间将会大大增加。而如果在创建同盟关系时,已经存在多边同盟机制,因为路径依赖机制,组成多边同盟的成本将会低于各自组成双边同盟的成本,美日韩很可能通过加入已有的多边机制确立同盟关系。

  其次,威胁认知上的障碍因素也会阻碍美日韩三边同盟构建。一是,三方在威胁认知上排序上的不一致。按照斯蒂芬·沃尔特的威胁均衡理论,国家会和对自己威胁小的国家联合起来,一起制衡对自己威胁大的国家。如果美国、日本、韩国都认为中国是他们最大的威胁来源,那么美日韩三边同盟就有了可能。但是现实是,美国在东亚的威胁大小排序是中国、朝鲜、日本、韩国。日本的威胁大小排序是中国、朝鲜、韩国、美国,美日可能都认为中国对其的威胁大于它们之间相互施加的威胁。但对于韩国来说,对其威胁最大的国家是朝鲜,威胁最小的国家是美国,而中国和日本哪个威胁更大则是不确定的。威胁大小由一国的综合实力和军事实力、地理毗邻性和侵略意图决定。从实力上看,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军事实力确实已经超过日本,但是从地理毗邻性看,韩国和中国之间隔着朝鲜,和日本则比邻而居,而从侵略意图上看,历史上中国并没有侵略殖民韩国的历史,而且至少从中韩建交后就不可能存在中国主动攻击韩国或者支持第三方主动进攻韩国的意图,而日本则因为曾经侵略殖民过韩国,使得韩国对其始终保持警惕。因为日韩之间并没有中国对其施加的威胁大于它们相互之间施加的威胁的共识,因此美国想要促使日韩联合起来制衡中国缺乏足够的共同战略基础。

  再次,即使美日韩拥有共同的威胁认知排序,还要看这个共同威胁是否足够巨大。威慑一个外在威胁需要一定的实力门槛,外在威胁越大,威慑实力门槛越高。当外在共同威胁小的时候,国家倾向于结成双边同盟。而当外在共同威胁大的时候,结成双边同盟可能无法达到威慑实力门槛,只有结成多边同盟才可能达到威慑实力门槛,结成多边同盟的收益大于双边同盟。即使结成多边同盟的成本更高,国家也倾向于组成多边同盟。当前美日韩无法形成多边同盟原因主要还是美日韩三国都认为中国对其威胁小于它们之间相互施加的威胁。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