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美 > 正文

中美关系基本面不会改变

作者:王晓真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布时间:2016/12/13
摘要: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使团副团长阮大为(David H. Rank)提出,如今很难预测特朗普上台后的方针政策,但他认为中美关系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双边在诸多领域的联系与合作也将继续。

  12月10日,以“全球变局 中国策略”为主题的第十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就全球化进程发展、中国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等议题展开探讨,并为如何应对当下的全球化挑战建言献策。

  全球化进入新时期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可以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黄金阶段:世界经济持续增长,人们生活水平显著提升,极度贫困程度大幅下降,教育、卫生、医疗条件明显改善,人均寿命普遍提高。在这一阶段,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逐渐深入,世界贸易成倍增长、资本流动加快,世界金融体系一体化日益加深,各国之间的联系也愈发紧密。然而,2008年似乎是一个转折点。如今距2008年金融危机已过去8年,当前的世界格局总体上还未走出危机的影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经济增长缓慢。在这一背景下,世界贸易开始下滑,世界金融市场不断动荡,世界政治格局、政治生态也在发生变化。经济下行、就业困难、人们生活水平下降、贫富差距加大、全球恐怖主义蔓延、民粹主义抬头……这些现象对于全球化提出了从未有过的质疑和挑战。

  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何亚非表示,全球化进程成绩斐然,但其带来的冲击也影响了一些国家的政治生态,对国家间的合作与交流提出了新挑战。在如今的变局之下,该如何对全球化再定义,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都十分重要。要定义全球化,就要首先解答什么没有改变、什么会改变的问题。他认为,在战略层面上有些要素是没有改变的。第一,历史不会终结。全球化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生产要素的全球流动、世界市场的逐步扩大、全球治理体系的建立与逐步完善,这些均符合世界各国利益。全球生产链和贸易投资等制度性的安排和规范不会因为全球化出现波折而消失,这意味着全球化的大趋势不会变。第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正在改变国际力量的对比,全球治理已经从过去的西方治理转向东西方共同治理。尽管这一过程中会出现矛盾、摩擦、反复,但这个历史潮流不会逆转。第三,孕育全球化的保障机制,也就是二战之后的国际秩序和各种制度化安排不会崩塌,而是会在调整与改革的基础上变得更加公平、公正、合理。发展中国家会获得进一步的发言权和决策权。全球化所需要的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会继续得到维持和巩固。在可预见的将来,纵然局部战争和冲突难以避免,但以大国战略均衡为基础和保障,世界大战依然不会打响,这是不变的战略趋势。

  而对于“什么因素改变了”这一问题,何亚非表示,现在最大的变化在于美国。如今全球化开始偏离“美国化”的既定轨道,参与者和受益者逐渐增多,发展中国家正迎头赶上,而美国内部的贫富差距、各阶层的矛盾在不断激化。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想要改变全球化的游戏规则,改变全球化利益分配的格局。

  何亚非提出,很多人把当下的全球化变局定义为“去全球化”、“逆全球化”,或者说“全球化的倒退”,这种观点过于简单和片面。我们有必要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辩证法来看待这一问题,因为世界的发展,包括全球化的发展,永远不是线性的,总会有起伏、有反复、有不同的阶段,但总体是向前推进的。他认为,根据当下全球化的变局,可以把现阶段定义为一个全球化的新时期,是整个全球化的框架和定义产生变化、有待人们认识和适应的时期。

  中美关系机遇与挑战并存

  在新的世界形势和全球化变局之下,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如何应对新的变化、处理好双边关系,如何通过合作改善全球的治理体系等问题也备受关注。

  针对特朗普当选以及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使团副团长阮大为(David H. Rank)提出,如今很难预测特朗普上台后的方针政策,但他认为中美关系的基本面不会改变,双边在诸多领域的联系与合作也将继续。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柯伟林(William C. Kirby)也表示,特朗普外交经验不足,并且做过不少自相矛盾的表态,不应单从字面上解释其竞选时的言论。此外,美国有多种相互制衡的体制为支撑。从卡特总统开始,几乎历届美国政府都认识到中美之间有着紧密的利益纽带,很多全球性议题需要中美共同承担。在他看来,这种共同担当不会停止。

  柯伟林希望特朗普兑现带领美国加入亚投行的承诺。他认为,美国反对亚投行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特朗普提出要为美国创造就业,那么鼓励外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进入美国必不可少。想要振兴美国的基础设施,也应当与中国这一世界最大的基础设施建造团队及输出方展开合作。

  何亚非对“中美关系的基本面不会改变”这一观点表示认同,但他也提出,中美双边关系的发展仍有几个方面值得注意。一是双边经贸领域,未来贸易摩擦或将增加。二是全球治理领域,中美是否能共同承担责任、面临考验值得关注。三是双方意识形态领域,中美在这一领域的矛盾可能减少,或退到次要地位。四是军事领域,中美可能不会走到对抗的地步,但矛盾也未必会得到缓和。他建议,在美国新总统上台后,中美双方有必要仔细研究双边关系走向。这将有助于加深中美双方对彼此的了解,以便在今后几年中更好地把握和处理双边关系。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