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俄罗斯 > 正文

赫鲁晓夫撤换联合国秘书长的“三驾马车”方案评析

作者:李华   来源: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发布时间:2016/09/14
摘要:1960年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在第十五届联大上猛烈抨击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滥用安理会授权,建议用三个秘书长即“三驾马车”(Troika)将其取而代之。由于各种原因,赫鲁晓夫最终放弃了自己一厢情愿的改革动议,但由“三驾马车”方案引起的争论,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原则以及强化秘书长和秘书处的职责与地位,都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1960年9月23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在第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公开提出了改选联合国机构,撤销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DagHammarskjold)职务的建议。该建议要求:“秘书长的位置应由一个三人机构取代,一人来自西方工业化国家,一人来自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另一人来自其他国家。”[1]626苏联的这项建议被西方学者称为“Troika”(“三驾马车”)解决方案。关于赫鲁晓夫提出这一方案的背景、内涵及其最终放弃的原因等问题,虽然中外学者在相关学术专著中已经有所涉及,但基本上都停留在对“三驾马车”方案介绍层面,缺少实证性阐述与学理性分析。本文拟就赫鲁晓夫撤换联合国秘书长的“三驾马车”方案作一较为全面、系统、深入的梳理与分析,以期推进中国的联合国史研究。

  一、赫鲁晓夫不满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之原委

  众所周知,联合国秘书长“不仅仅是联合国秘书处的行政首长,更是整个联合国组织的行政首长。”[1]6171960年秋天,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与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之间闹得不可开交,究其原因与秘书长处理独立不久的刚果(即今天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内乱有关。

  1960年6月30日,刚果宣布脱离原宗主国比利时独立。独立运动领袖约瑟夫·卡萨武布(JosephKasa-Vubu)出任总统,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Lumumba)出任共和国总理兼国防部长。他们主张国家独立和统一,奉行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不结盟政策。因此,获得了苏联与一些不结盟国家支持。[2]1960年7月10日,比利时政府以保护侨民为名,未经过刚果政府同意,派军重新武装入侵刚果,并且策动加丹加省省长冲伯闹独立,新生的共和国面临危机。为此,7月12日,卡萨武布总统、卢蒙巴总理联名致电联合国秘书长,控诉比利时企图继续控制刚果的侵略行径,寄希望于联合国给予紧急军事援助。[3]7月14日,安理会以8票对0票通过第143(1960)决议,要求比利时尽快撤军,并且授权秘书长采取必要步骤,在同刚果政府磋商之下,将向刚果政府提供一切必要的军事和技术援助,直到刚果国家保安部队能够完全承担其职责为止。[4]215根据这一决议,秘书长决定向刚果派出一支维持和平部队,以帮助恢复秩序。美国人拉尔夫·本奇被任命为秘书长驻刚果特别代表,瑞典的卡尔·冯·霍恩中将被任命为指挥官。但由美国掌控的11000多名联合国维护部队官兵抵达后,首先是占领战略要地,解除刚果军民的武装,而不是迫使比利时立即撤军。[5]联合国部队的做法激起了刚果人民的强烈不满。8月9日,卢蒙巴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刚果永远不做联合国的殖民地,永远不接受联合国的托管。”[6]随后,刚果领导人向赫鲁晓夫发去电报,要求他“时刻关注形势的发展”,如果联合国部队不能阻止比利时的侵略,“我们可能不得不请求苏联干涉”。[7]苏联政府随即发表声明称:“不能听任侵略者继续侵略,将采取措施击退侵略者。”[8]美国政府对于卢蒙巴请求苏联出兵及苏联政府的声明感到十分震惊。它严厉地警告说:“绝不允许未经联合国同意的军队进入刚果。”[9]8月12日,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洛奇叫嚷:“必须把共产主义排斥在刚果之外”。8月15日,卢蒙巴正式“向苏联请求军事援助。”[10]8月20日,苏共中央主席团作出决定,给卢蒙巴政府军提供紧急军事援助,以加强其防卫能力。[11]随后,一艘苏联运输船载着卡车、200多名技术人员及飞行员抵达刚果。[12]9月11日,五架苏联Ж—12飞机运载着大量武器装备从莫斯科飞往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然后再继续转飞刚果。[11]567哈马舍尔德秘书长“怀疑这些苏联飞行员可能准备参加军事活动以支持卢蒙巴的军事人员。”因此,“秘书长向苏联人提出抗议”[12]426,国际形势骤然紧张。当月,比利时军队被迫从刚果全部撤离之后,比利时政府的代理人——加丹加省省长冲伯招聘大批外国雇佣军组成地方武装,并与政府军对抗,从而使得局势进一步复杂化。这时,刚果中央政府内部又出现了分裂,总统与总理严重对立,并且相互宣布解除对手职务,引起了中央政府内部的宪法危机。[13]于是,在美国的策划下刚果陆军参谋长约瑟夫·蒙博托(Mobutu)发动军事政变,宣布由他接管政府并且执掌总统和总理权力。[14]他执政后“立即关闭了苏联大使馆并命令苏联所有外交人员离开刚果。”[12]426

  9月9日,安理会开会讨论刚果形势,苏联代表在当天给秘书长的一封信中强烈谴责联合国刚果部队司令部“已成为民族主义者的仆从”,并且指责哈马舍尔德派驻刚果特别代表美国人拉尔夫·本奇的“所作所为是赤裸裸的殖民主义者行为”,哈马舍尔德本人则滥用了安理会的授权,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15]9月15日,联合国军以“保护”卢蒙巴总理人身安全为名软禁了他。不难发现,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刚果采取的行动,存在明显瑕疵:“联合国部队先是介入刚果地方分子同中央政府的纠纷,在中央政府发生分裂后又介入中央两派的斗争以及后来出现的新的中央与闹分裂的地方的冲突。”[16]联合国秘书长对刚果事件的处理方式,使得他陷入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信任危机。

  9月17日,刚果约瑟夫·蒙博托政变的消息传到纽约联合国总部。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佐林对秘书长的攻击更加激烈,并且提出了“要求联合国军司令部停止干涉刚果国内政治”的提案,但是这一提案被安理会否决。与此同时,突尼斯、锡兰(斯里兰卡)等国提出的重申对联合国部队的信任案也被苏联否决了。鉴于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能就解决刚果问题达成一致意见,美国代表提议召开一次紧急特别联大讨论刚果问题。结果,美国的建议获得通过。9月17日-20日,讨论刚果问题的联合国大会第四次紧急特别会议在纽约召开。会议于20日以70票对0票,苏联集团等11票弃权,通过了由加纳、锡兰等亚非17国提出的第A∕RES∕1474(ES-IV)号决议案,表示(一)重申联合国协助刚果中央政府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刚果的统一、领土完整与政治独立,促进刚果人民福利,保障国际和平;(二)会议完全赞同安理会就此问题已经通过的各项决议,并请秘书长根据有关决议,继续采取有力措施,协助刚果中央政府恢复秩序,保障统一、领土完整与政治独立;(三)促请各国不要直接或者间接向刚果提供军事援助,包括武器、军事人员、军事物资等。[10]295-296在苏联出兵刚果遇阻,其提案又在安理会遭杯葛被否决的情况下,报复心极强的赫鲁晓夫决定找机会向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兴师问罪。随后召开的第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为他提供了难得的机会。据陪同赫鲁晓夫参加第十五届联大的苏联外交官阿·舍甫琴柯(后担任过联合国副秘书长)回忆:在乘船去纽约的整个航程中,赫鲁晓夫都在考虑联合国维和部队和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插手刚果之事,他对随行人员咆哮道:“我啐联合国,……它不是我们的组织。那个乡巴佬废物蛋(俄语中‘乡巴佬’与‘哈马’谐音)插手了和他毫无关系的重要事务。他夺取了不属于他的权力。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们必须千方百计除掉他。我们得让他受不了”。[17]

  二、赫鲁晓夫撤换联合国秘书长的“三驾马车”方案

  1960年9月19日-10月13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组团出席联合国大会,并且参加了一系列重要活动。9月23日,赫鲁晓夫在联大发表了两个小时的长篇演说,其讲话的中心内容,除了建议全面彻底裁军、彻底废除殖民制度等外,就是强烈“主张改组联合国机构,撤销哈马舍尔德的秘书长职务,由东、西方和中立国的代表组成三人执行机构,即所谓的‘三驾马车’,来取代秘书长职位。”[18]这是赫鲁晓夫第一次在联合国讲坛上公开提出撤销哈马舍尔德秘书长职务问题。1960年10月3日,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发言时又公开指责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总是维护美国的利益”,再次要求撤销其秘书长职务[15]73。10月13日,在他的最后一次演说里甚至称秘书长是“资本家的一个代表”[19]。言下之意,哈马舍尔德继续担任联合国秘书长已经完全不合时宜。为此,两个人之间“爆发了一场很大的争吵。”[20]那么,赫鲁晓夫为什么要反复提议撤销哈马舍尔德职务呢?究其根本原因,如上已述,就是赫鲁晓夫对于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刚果的表现十分不满。[21]苏联认为,哈马舍尔德对“正在同比利时殖民主义政府进行战斗”的刚果进步力量支持不够。[22]不仅苏联集团成员国认为秘书长不称职,而且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也对他不满。为此,非洲国家领导人到达纽约参加第十五届联合国大会时,召开了一个关于刚果问题的专门会议,哈马舍尔德受到了猛烈的攻击。“他被指责出卖了卢蒙巴并参加反卢蒙巴的阴谋。”他们谴责秘书长“是帝国主义的工具。”[23]有鉴于联合国内部已经形成了对秘书长的“信任危机”[24],赫鲁晓夫产生了“除掉”秘书长的荒唐想法:“为了使联合国对等地反映世界上三个国家集团(即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和已获得独立、但尚未确定自己社会选择的‘中间国家')的利益,设三人领导班子以代替秘书长一人领导联合国。其中一人代表资本主义国家,一人代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个人代表解放了的国家。”[20]2109赫鲁晓夫自诩:他开出的这个改革联合国机构的“处方”,是基于“国际舞台上新的力量对比关系”,体现三类国家“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和“代表权平等”原则的“最公正地解决联合国秘书处的办法”。[24]247当然,这一建议也绝非空穴来风。因为联合国早就有类似的机构比如安理会,它由15人组成,其中5个常任理事国是不可替补和不可改选的。重大问题都由5个国家裁决,如果有一个国家投反对票,事情就算没有被通过。秘书处处理日常问题,也可以采用这一程序。秘书长还负责指挥联合国维护和平部队。由秘书长决定颁布什么指令,任命什么人担任指挥职务以及执行什么样的政策,等等。因此,赫鲁晓夫认为:“应当设立三人班子,由他们根据每个集团的利益来主持一切事务。当然处理问题的速度会减慢。但有时这样反而更好,更符合各国具体利益。”[20]2110这样一来,不经过三人班子当中社会主义国家代表同意,“就无法通过违背社会主义国家利益的决议。不结盟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也同样如此。”[20]2110赫鲁晓夫的建议说白了,就是“勒令”秘书长哈马舍尔德下台。如果哈马舍尔德不肯下台,苏联政府誓言“将不再和他有公务往来。”赫鲁晓夫“想要那辆能更顺从苏联的意图来管理联合国的‘三驾马车'。”[23]190此项建议“无异将苏联的否决权由安理会扩展到秘书处”。[21]89当代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弗里·巴勒克拉夫(GeoffreyBarraclough)认为:“赫鲁晓夫建议把秘书长职务改成委员会,以此阉割联合国的行政权力。这个建议与其说同非洲问题有关,不如说与冷战有关。”[19]550我国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前副司长、外交官陈佩洁也认为:“很显然,(赫鲁晓夫的)这项建议是东西方‘冷战’的历史产物。”[1]626英国著名国际事务研究专家瓦特(D·C·Watt)一针见血地指出:“赫鲁晓夫坚持联合国秘书长职务应由代表西方集团、苏联集团和‘不结盟国家’的三方官员来分担,说明他企图控制联合国使它完全为苏联的目的服务,也说明他试图彻底消除秘书处内部秘书长及其亲信集团想要推出另一个领导的企图。”[25]377的确,赫鲁晓夫幻想借此“打破(联合国)表决中亲西方的机械多数。”[26]他毫不否认其“三驾马车”动议的自私性,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的对手(西方国家)在推出他们自己的担任(秘书长)这一职务的人选时,都抱有特定的政治目的。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推举自己的代表、以自己的人选和他们对抗呢?”[20]2110。在联合国内西方国家影响力远大于苏联东欧集团的背景下,赫鲁晓夫怀抱“冷战”对抗心态提出“三驾马车”改革方案,其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三、赫鲁晓夫放弃“三驾马车”方案的几个基本原因

  尽管赫鲁晓夫本人千方百计证明自己的“三驾马车”方案“是正确的”,并且“热烈地支持它。”[20]2110但遗憾的是,该建议在第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却屡遭抵制,“没有得到支持”。[20]2110例如,9月22日,即赫鲁晓夫于联大发言的前一天,针对此前苏联政府对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及其领导的刚果维和行动的攻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DavidEisenhower)在联大发表演说一开始,“就立即声明美国政府对秘书长的完全支持”。[12]430总统对于联合国在刚果的维和行动大加赞赏,称联合国在“其卓越的秘书长主持下”,“可尊敬地和有效地完成了联合国委托给他的任务”。秘书长展示了“高超的组织能力”。[12]430艾森豪威尔为合理而有节制地评价哈马舍尔德秘书长所定的“基调”,相当程度上抵消了次日赫鲁晓夫对秘书长发动的“一次无节制的辱骂性的攻击。”[12]43223日,与会的美国国务卿克里斯琴·赫脱(ChristianHerter)听取了赫鲁晓夫“三驾马车”建议以后,把赫氏的主张看作是“向联合国公开宣战。”[27];又如,与会的英国首相麦克米伦(MauriceHaroldMacmillan)对于赫鲁晓夫的“三驾马车”方案也颇不以为然。9月29日上午,麦克米伦向联大致词时说:“无论联合国有多么困难或许是缺点,它总是我们可以共同利用的最好的(唯一的)组织。它的影响在不断增长。”[28]相比之下,苏联的提议“看来要产生相反的效果。因为这个建议把否决权连同它的一切麻烦扩大到秘书处的范围之内。它将使我们一致希望只不过是我们之间暂时性的分歧冻结在秘书处这一常设机构里面。因此,我认为对大多数代表来说,它将是不能接受的。”[28]333再如,赫鲁晓夫对于秘书长“辱骂性的攻击”,在刚刚获得解放了的国家代表们的心目中也留下了恶劣印象。10月3日,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在“回答赫鲁晓夫要他辞职的要求时所受到的欢呼,就足以消除对他的名望的任何怀疑了。”[19]714在10月12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恼羞成怒的赫鲁晓夫竟然蛮不讲理地采用打断别人发言和责问大会主席弗雷德里克·H·博兰等手段,试图造成对自己有利的印象,但他这一粗鲁举动的结果“正好相反”。[19]714

  众所周知,赫鲁晓夫在本届联大上大力宣传反对殖民主义、全面裁军、要求联合国接纳新中国等方面的建议均获得了广泛同情与支持,但是他推销的、旨在废黜哈马舍尔德秘书长职务的“三驾马车”方案,“却令人惊异地没有取得什么进展。”[29]那么,究竟什么原因导致赫鲁晓夫“无法推进自己的主张”[20]2110呢?笔者分析其基本原因有以下五点:第一,“三驾马车”方案“由于涉及联合国秘书处机构的重大改组以及秘书长的职权和联合国的运作效率等重大问题”,所以该项建议“实际上是行不通的。”[1]626它可能产生如下两个严重后果:其一,在某种情况下,“三驾马车”成员将有权采用否决或者推迟策略阻止联合国的某些行动;其二,他们还有可能失去对联合国的忠诚而代表某个国家或政治集团。[29]惟其如此,所以“三驾马车”方案刚一提出,就“有许多人向赫鲁晓夫证明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样会使(联合国里)所有事务都被冻结,任何问题恐怕都不会有进展。”[20]2110第二,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本人压根儿不愿意下台。当时,他对参加联合国大会的埃及总统纳赛尔说:“如果我现在象俄国人希望的那样辞职,联合国将没有秘书长,联合国就会瘫痪。······如果你和不结盟国家的领导人要我辞职,那么我就辞职。在苏伊士事件(指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中为反对一个大国,我递交了辞呈。然而,那是为了原则,不是一种策略。但这次没有任何大国能把我撵出去。”[23]190其不屈服于苏联政府压力之意溢于言表。第三,不结盟国家支持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反对“三驾马车”方案。[29]37尽管非洲以及不结盟国家的领导人如埃及总统纳赛尔、加纳共和国总统恩克鲁玛、几内亚共和国总统塞古·杜尔、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苏加诺等对于联合国秘书长在处理刚果危机中的表现颇有微词,但是他们还是决定继续支持秘书长,“因为他们觉得一辆‘三驾马车’会把联合国的效力分裂为三份,联合国就将瘫痪。”[23]191不结盟国家对哈马舍尔德的支持非同小可。他“需要它们的帮助”,“因为他不想把自己置身于这样一种境地,即他只能依靠美国否决苏联谴责他的决议来延长他的(政治)命运。就他的地位来说,不这样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是,“由于不结盟国家的支持,他就能够安然冲过这场赫鲁晓夫风暴而不致显得难以为情地叨了美国的光。”[23]192第四,英美等“帝国主义列强纷纷反对”该方案。[20]2110例如,美国政府就铁了心支持哈马舍尔德留任。艾森豪威尔政府的立场如上已述。1961年1月20日,约翰·肯尼迪(JohnKennedy)接替艾森豪威尔总统上台执政。新总统想要维持联合国现状,并且一如既往反对苏联在联合国秘书长任命问题上的攻击。美国反对苏联的动机出于两个根源:其一,肯尼迪政府决心要把联合国作为一种工具,来夺回他们在不结盟国家中的主动权,由于苏联利用了“反对殖民主义”这个名义,所以一定程度上掌握了运动主动权;其二,美国深信不疑,凡是苏联渴望获得的东西,比如要把“三驾马车体制”推行到联合国秘书处,那一定是违反美国利益的。[25]375基于此,美国决心“全心全意支持哈马舍尔德”。[25]377第五,赫鲁晓夫的“三驾马车”方案在苏联国内支持者寥寥。[26]408他率领的出席第十五届联大的苏联代表团成员中,也有人反对其“三驾马车”方案。当年,在苏联外交部任职的乔治·科尔年科多少年以后接受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政治学教授威廉·陶伯曼(Taubman,W.)采访时如是说:“三驾马车”方案“是他赫鲁晓夫自己的想法,西方国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的。从实质上来看,这是一种没有希望、不切实际的想法,这就是当时我们很多人对此的看法。他继续提出这些问题是另外一回事,从常识来看,他的这些想法也是奇怪的、不可理解的。”[30]488

  面对上述体制障碍与来自苏联内外的人为阻力,赫鲁晓夫“不得不改弦易辙。”[20]2111这样,就为联合国秘书长渡过有史以来第一次“信任危机”迎来了希望。

  四、赫鲁晓夫放弃“三驾马车”方案以后并非一无所获

  当然,赫鲁晓夫被迫“改弦易辙”并不意味着马上改善苏联与联合国秘书处的关系。事实也是如此。1961年年初,苏联至少在四个得失攸关的问题上仍在攻击联合国:其一,苏联一如既往地攻击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个人;其二,苏联提出“应该让更多的苏联公民担任联合国的副秘书长和其他职位”[25]378;其三,苏联继续要求秘书长职务,应该由在一个“政治基础上”选出的三个人共同担任;其四,苏联政府使用了对付联合国的“杀手锏”——拒绝支付联合国维和部队在中东、刚果的维和费用。这被看作是苏联人手握的、对抗联合国的“一种极其有效的武器”[25]378。

  2月14日,鉴于卢蒙巴在联合国的旗帜下被杀害,苏联政府发表一项声明并向安理会提交一份决议草案,强烈谴责杀害卢蒙巴的野蛮行径,指责联合国刚果维和部队没有能够保护卢蒙巴人身安全,要求立即制裁比利时,逮捕冲伯和蒙博托,并且指控联合国秘书长“是这一事件的同谋。”[15]75-76苏联报刊对秘书长发动了全面攻击,用苏联《真理报》的话说,哈马舍尔德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虚伪政客,践踏了联合国宪章”,受雇于“殖民主义分子联盟”。尽管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在联合国大会上重复这些指控,可是在其他地方“他没有得到什么响应。”[25]379同一天,苏联还呼吁召开一次由世界各国政府首脑出席的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专门讨论秘书长职务问题,要求解除哈马舍尔德秘书长职务,并且宣布“从即日起不承认他为联合国秘书长。”[31]苏联的这种反应,显然是1960年秋季赫鲁晓夫在联大采用的路线的延续或者余波。

  4月5日,哈马舍尔德秘书长在联合国发表讲话,面对一段时期以来苏联领导人喋喋不休的攻击进行了反驳。秘书长表示,如果辞职可以被视为最有利联合国组织的话,他就马上辞职。但是,他警告说,苏联政府撤销对他承认的行为,实际上是想把它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从根据《联合国宪章》第97条规定的秘书长应经“安理会之推荐”委派,扩大到“秘书长在整个任职期内行使职务”方面。[15]77而且,苏联的举动也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第100条之规定:“秘书长及办事人员于执行职务时,不得请求或接受本组织以外任何政府或其他当局之训示,并应避免足以妨碍其国际官员地位之行动。秘书长及办事人员专对本组织负责。”[4]750换言之,作为联合国公务员,秘书长“不受压力支配”。[15]775月31日,哈马舍尔德秘书长在接受英国牛津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时,就联合国秘书长的地位问题发表意见说:“秘书长一职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的政治制度,即权力交给最高执行首长,他并不从属于立法机关,相反,他根据宪法独立为执行法律负责且在许多方面向宪法直接赋予他的权力负责。”[1]6286月2日,苏联政府发表声明,对哈马舍尔德的上述讲话“进行抨击”,指出秘书长的“所谓独立的政策反映了帝国主义国家的利益”,“在刚果事件发生时期,这一点最为明显”。[15]77为了加强联合国的工作,8月3日,饱受苏联诟病的哈马舍尔德,根据一个由3位前联大主席组成的咨询委员会的建议报告,提议委任5个属于政治性质的副秘书长。这5个人的任期为3年到5年,将担任特殊任务。他们之中,一个将是苏联人,一个将是美国人,其余职务指定由“任何大国集团之外的”国家的公民来担任。[25]382这一提议,可以被看作是秘书长对赫鲁晓夫要求联合国机构改革的某种回应。但令人遗憾的是,哈马舍尔德生前没有来得及将此提议付诸实施。众所周知,1961年9月17日,他在斡旋刚果国内冲突时,其乘坐的飞机坠毁于北罗得西亚(今赞比亚)恩多拉附近丛林之中,不幸以身殉职。[32]随后,莫斯科电台宣称:“现在正是联合国内部进行组织改革的时候了”。[25]383接下来,安理会围绕新秘书长人选的斗争是长期、激烈和令人厌烦的。经过6个多星期的推荐和讨论,才选出了一位填补哈马舍尔德职位的人——缅甸大使衔常驻联合国代表吴丹(UThant)担任“代理”秘书长。由于苏联与缅甸两国关系良好,所以苏联投了支持票。这个行动表明,苏联初步决定放弃以“三驾马车”方式改造联合国秘书处的打算。尽管苏联试图以“三驾马车”方案改选秘书长的努力未能如愿以偿,但是它并非一无所获。其主要收获有二:其一,接替已故秘书长哈马舍尔德的吴丹,担任的是联合国“代理”秘书长,而不是正式的秘书长,这就为日后改革秘书长职位留下了一定的回旋余地;其二,如上已述,联合国秘书处在一些次要职务的安排上也对苏联作了一些妥协与让步。吴丹走马上任以后,秘书处给秘书长配备了包括苏联人在内的、能够代表联合国中各种不同意见的9人班子,9个人分别代表不同的地区,对自己所代表的地区负责,充当秘书长“顾问”,并且在秘书处担任职务。[29]37这一让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聊以自慰的制度安排,却对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正常履行其职能产生了某种消极影响:“其工作常常受制于安排给他的来自各个集团的9名顾问,从而使他难于采取有效行动,难有重大建树。”笔者认为,此乃联合国秘书处小改革引发的新问题。

  最后,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赫鲁晓夫之所以最终放弃改革联合国秘书长职位的想法,除了前面分析的几个基本原因以外,主要是因为1962年“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在(古巴导弹)危机最为尖锐的时刻,为苏美之间达成协议做出了有益的贡献。”[33]吴丹斡旋古巴导弹危机的过程,也是赫鲁晓夫重拾对联合国秘书处信心的过程。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与观察之后,赫鲁晓夫发现:与“总是维护美国利益”[15]73的前任秘书长哈马舍尔德不同,“代理”秘书长吴丹“是一个讲原则的人。他不受美国摆布,执行兼顾所有国家利益的政策。”[20]2111他甚至敢于“不止一次同美国发生冲突。”[20]2112因为赫鲁晓夫“特别赞赏”吴丹的勇气和能力,对其各方面的表现“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20](p2111),所以他最终决定放弃“三驾马车”计划。[24]248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赫鲁晓夫提出与放弃“三驾马车”方案都事出有因,绝非偶然。实事求是地说,该方案“既没有给苏联国家增添威信,也没有给赫鲁晓夫个人增添威信。”[26]408不过,由“三驾马车”方案引起的争论,却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原则以及强化秘书长和秘书处职责与地位问题的重新思考。作为联合国历史上的一项著名的改革动议,“三驾马车”方案虽然没有能付诸实施,但它对联合国秘书长无疑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秘书长要避免重陷信任危机,唯有汲取历史教训、忠于职守、公正处事、奋发有为才是。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