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非洲 > 正文

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对维和警察防暴队工作的影响及对策研究

作者:辛越,白海涛   来源:《武警学院学报》2015年第11期发布时间:2016/02/15
摘要:2014 年 7 月,利比里亚等国相继爆发埃博拉传染病,造成大量人员及财产损失。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是当时我国派驻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的一支成建制武装力量。从埃博拉疫情的爆发及特点入手,深入研究埃博拉疫情对中国防暴队工作的影响,并制定切实可行的对策,旨在为接下来进入疫区的防暴队提供借鉴。

  2013年,应联合国及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以下简称联利团)的请求,根据国家外交整体布局的需要,公安部向联利团派出了维和警察防暴队(以下简称防暴队)。自2013年10月进驻任务区以来,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优良的纪律作风、丰富的警务经验,中国防暴队赢得了联利团各级及驻地政府的广泛好评,各项工作进展顺畅有序。然而,2014年7月,西非出现了举世瞩目的致命性传染病毒埃博拉,疫情的爆发和严峻的蔓延形势给防暴队各项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困难。

  一、埃博拉病毒起源及概述

  1976年,埃博拉疫情首次在苏丹和刚果民主共和国靠近热带雨林的偏远村庄爆发,由于后者爆发的村庄靠近埃博拉河,埃博拉病毒因此得名[1]。

  埃博拉病毒又叫埃博拉出血热,是世界上已知的对人类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其主要是通过直接(通过破损的表皮或黏膜)与被感染人群的血液、分泌物及其他体液接触,或是间接接触含有类似体液的埃博拉病毒环境传播。同时,也可通过接触生病或死亡的被感染的猩猩、猴子、羚羊和果蝠等野生动物传播。一般而言,埃博拉患者的临床症状表现如下:第1~3天,患者体温急剧升高,大量出汗,全身乏力,恶心及大量呕吐;第3~6天,患者淋巴结肿大,脱水;第5~7天,患者暴发性出血;第8~16天,患者器官功能衰竭,水肿,昏迷和休克。[2]

  但要确认患者是否感染,必须在实验室通过实时定量PCR(RT-PCR)的方法检测病毒RNA或通过抗埃博拉病毒抗体IGM的方法完成,因此,对于检测的实验室条件要求较为苛刻,疫区大部分医院根本不具备检测条件[3]。

  2014年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最早出现在几内亚的谷科多地区,随后由利比里亚边民通过与几内亚接壤的洛法州传入利比里亚。同年5月22日,埃博拉在利比里亚的传播曾短暂停止,一段时间内全国无新增病例。但5月29日利比里亚多州第二次出现埃博拉新增确诊病例,随后,随着新增病例数量呈几何式螺旋上升,埃博拉病毒的防控工作才逐渐引起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8月6日瑟利夫总统宣布全国进入为期90天的紧急状态,疫情在短期内得到了一定控制,但随着普查工作的进一步深入和接触人员向确诊人员的逐步转化,各项指标又有了进一步的攀升和波动。而后,埃博拉防控工作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但由于当地卫生条件的限制和防疫意识及设施的落后,疫情形势仍然起伏不定,随时都有再次大范围爆发的可能。

  二、埃博拉在利比里亚肆虐的原因

  (一)民众习俗制约了防控工作有效开展

  1.民众饮食结构和不良习惯延滞了防疫工作的推进。猴子、穿山甲等野味是利比里亚民众的主要蛋白质来源[4],埃博拉爆发后,尽管官方明令禁止食用野味,但民众依旧我行我素,野味交易也从地上转到地下,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埃博拉疫情的传播和蔓延。

  2.民众的丧葬习俗加剧了疫情发展。按照当地习俗,在亲朋好友去世时,亲友要拥抱尸体告别,而接触尸体恰恰是埃博拉传播的主要方式之一。在疫情传播之初,利比里亚边民到几内亚参加亲属葬礼,他们坚持传统,拥抱尸体,病毒最初即由此传入。

  3.民众的家庭护犊心理导致疫情的统计和防控存在漏洞。在利比里亚的部分家庭中,一旦家人出现疑似埃博拉的症状,家庭成员首先不是按照防疫规定向卫生部门报告,而是立刻封锁消息,将家人藏匿家中,导致家庭成员之间存在交叉感染的隐患,同时也给周围邻居和同一社区的民众带来了麻烦。这给疫情统计带来困难,进而给疫情防控带来隐患。

  4.民众的科学素养不高是埃博拉病毒蔓延的重要原因。在当地人中,很多人坚持通过吃辣、巫术、祈祷等毫无科学依据的传统迷信方法抵抗病毒,民众对埃博拉病毒一知半解,对科学半信半疑,直接导致了政府防疫举措难以落实到位。

  5.民众对政府天然的不信任导致国家政令不畅。受美国文化影响,利比里亚民众的独立意识很强,政治参与意识高涨,对政府的警惕性较高,对政府所有举措均持怀疑态度。在此次埃博拉防控工作初期,部分民众坚信埃博拉疫情是瑟利夫政府为了转移国内矛盾、捞取选举资本、侵吞转移国家财产而自编自导的骗局[5],这种态度直接导致了民众对政府的各项举措反抗情绪高涨,政府政令不通,政府所颁布的政策法规难以落实执行。

  (二)政府管理方式的相对落后加大了防控工作的难度

  1.利比里亚的一些官员施政能力较弱,部分政策的出台和执行存在隐患。部分当地官员将个人利益放在首位,对国家的防疫大局和人民诉求置若罔闻,有的为了自身及家人的安全,携家人躲到国外;一些高级官员利用疫情大肆攫取国家及国际援助财物,贪腐、渎职和滥用公款等不法行为时有发生。

  2.紧急状态令出台时机的选择和具体实施中出现的问题进一步加剧了政府和民众的矛盾。紧急状态令的出台给政府提供了暂时的喘息时间,也给民众带来了短暂的希望,但随着紧急状态各项指令落实中出现的问题,紧急状态令反而成为制约政府施政的一道壁垒。部门民众以曾经出台的教育紧急状态令为参照,对本次埃博拉紧急状态持抵触和怀疑态度。

  (三)落后的基础卫生设施无法保障防疫工作基本需求

  1.公共交通设施的缺失加剧了交叉感染几率。利比里亚匮乏的交通运输工具和无载客上限的出租车运转体系加剧了民众间的接触机会,加剧了彼此间的交叉感染。

  2.利比里亚的医疗设备和医疗水平落后。疫情爆发初期,很多埃博拉患者由于缺乏必要的隔离设施导致交叉感染。同时,由于医疗卫生部门不熟悉埃博拉病毒,很多本是疟疾的人员被误诊为埃博拉,致使统计数字出现水分并浪费了本已十分匮乏的医疗资源。此外,由于缺乏配套防疫设施以及福利政策不到位,很多医护工作者出于自身的安全考虑选择暂时逃离疫区或辞职,由于医疗力量的欠缺很多人死于疟疾等普通疾病。

  3.利比里亚医疗卫生工作者素质参差不齐,缺乏系统的培训,制约了防疫工作的有效开展。医疗从业人员业务素质不高,很多医护工作者缺乏必要的专业知识和防护装备。此外,一些医疗人员为了保护自身安全,对于发热病人一律不予接诊,这也导致了民众的非必要死亡。

  三、埃博拉对防暴队工作的影响及应对措施

  埃博拉疫情在利比里亚的大规模爆发给防暴队工作造成较大影响,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第一,在勤务工作层面,一方面防暴队负责的几个定点哨位多是与当地保安或当地雇员共同驻守,稍不留意就容易发生直接的肢体接触或间接的物品接触,而埃博拉病毒一般是通过接触传染,这就容易导致人员之间的交叉感染;另一方面,防暴队和军事观察员及单警之间有很多勤务上、会议上的合作,一旦单警和军事观察员有人感染,防暴队队员就面临被传染的风险。部分军事观察员和单警的防疫意识较差,保障措施不到位,缺乏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保护自身安全。同时,单警和军事观察员的任务授权和工作性质又无法避免与当地人接触。对于单警而言,其必须深入社区及一线警局向当地民众了解情况,向当地警察传授警务技能并与其同署办公,提高其执法能力,监督其行为操守;对于军事观察员而言,作为联利团的“眼睛”,他们必须深入一线社区,了解社区群众的实际需要和社情动态,获取一手信息,编辑形势分析报告,辅助联利团领导层决策及形势研判。单警和军事观察员特殊的工作性质,相对薄弱的防疫意识给防暴队防疫工作带来安全隐患。

  第二,在社区警务层面,由于利比里亚任务区正经历从维和到建和的过渡阶段,帮助地方政府和执法力量的社区能力建设是防暴队的重要职责之一。因此,对防暴队而言,社区警务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社区警务是防暴队密切同当地政府及民众的联系、提高当地执法力量和综合能力、加强社区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的核心作用、夯实自身形象的重要途径和方法。然而,自埃博拉爆发后,联利团明令要求各级停止一切社区警务活动,减少与驻地民众接触。该举措减少了埃博拉病毒的传播机率,确保了联利团人员的安全,同时也减少了防暴队同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的联系和互动,导致信息搜集及共享渠道不畅,影响了防暴队自身在当地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第三,在内部管理层面,埃博拉病毒传播主要通过人员之间的肢体接触实现,对于防暴队而言,队员大多数时间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每天训练、劳动、开会、就餐都相对集中,接触机会较多,一旦有人感染,大规模传播机率远高于单警、军事观察员及民事人员,这就给队伍的内部管理和管控工作带来了较大的挑战。

  第四,在卫生防疫层面,尽管此次西非埃博拉病毒的爆发并非首次,但是由于爆发前无明显征兆,防暴队在出发前并未做好相关的防疫物资和专业人员储备,未配齐防疫所需的个人防护物品,缺乏相应的防疫知识和培训,同时队员在心理上也未做好充分准备,这给整体防疫工作带来了较大的压力。面对埃博拉疫情带来的上述影响,防暴队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积极采取措施,确保人员的绝对安全。

  第一,勤务工作层面:一是做好防暴队定点哨位和当地人之间的物理隔离,提高与当地人接触较多哨位哨兵的防疫标准和防护装备佩戴要求,明确单独上下哨路线和防疫保障设施,尽可能减少与当地人及雇员的接触。二是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同时,着力提高军事观察员和单警的防疫意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联合巡逻、空中边境巡逻及空步联巡时与其分享手套、口罩等一次性防疫装备,确保联巡队伍的整体安全。三是所有赴外执勤车辆每车必须配备公用消毒箱,内含肥皂、免洗手消毒凝胶、清水和干净的衣服(置于密封袋中备用)。在勤务结束返回营地前,所有队员必须清洗手、脸等裸露在外的身体部位,外出车辆一律在营区外开窗通风一小时,经84消毒液、过氧乙酸严格对车辆轮胎、车身、车内彻底消毒后方可以进入。四是所有归队人员在进入营区前应当使用免洗手凝胶对手部消毒、使用84消毒液对鞋底部消毒,而后进行体温测量,体温正常人员可进入营区,体温超过37.9℃的人员一律到防暴队一级医院进行复查,必要时隔离观察,外来人员非正当理由一律拒绝进入营区。此外,还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在征得各方同意的前提下,出台联合巡逻勤务规范建议,通过各方均能接受的方式提高队伍整体行动能力,约束各方的工作及生活行为,降低勤务的防疫风险。

  第二,社区警务层面:严格遵守联利团关于社区警务的各项规定,结合日常巡逻勤务通过投送传单、张贴埃博拉宣传画、发放埃博拉宣讲卡等多种方式辅助当地政府及州埃博拉应对工作组开展埃博拉的宣传教育工作。同时,利用联利团格林维尔分部这一渠道,建立与当地政府的通联和信息共享机制,在尽可能减少面对面交流的基础上,及时掌握当地疫情信息和舆情动态,为勤务风险评估、巡逻路线制定等活动提供有利的支撑。外联工作则应将重点放在电话、电子邮件等非接触的交流方式上,尽可能减少与当地民众的正面接触,提高队伍的工作效率。

  第三,内部管理层面:一是加强制度约束,结合联利团及国内领导机关的防疫要求,出台符合防暴队自身特色的预防措施和防疫规定,用规定和制度明确疫情期间各个岗位应当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严明底线,树立界限;二是加大队内关于疫情的培训和宣传力度,让每名队员都能了解疫情的传播途径、表现症状和隔离方式,熟悉常用个人防护装备的使用方法,自觉自愿地遵守防疫、消杀相关规定;三是坚持外来不明食品不食用、未消杀场所不过多停留、疑似病患不做近距离接触等防疫观念,提高队员的防疫健康意识;四是定期发放、督促官兵服用预防性药物,针对训练、执勤、体育锻炼等提出合理化建议,合理安排作息时间,提高官兵身体素质和自我防护能力;五是防暴队一级医院停止一切对外医疗活动。

  第四,卫生防疫层面:一是组织医务人员学习埃博拉出血热的诊断、预防等程序和基本要求,熟练掌握消毒、隔离、防护的基本技能,以便及时发现疫情,迅速采取救治、隔离、防护措施,并确保医护人员自身防护和安全;二是加强与解放军驻利医疗分队、国家赴利抗埃医疗专家组以及中国驻利埃博拉救治中心等相关专业机构的交流和学习,进一步完善自身防疫体系;三是结合联利团的埃博拉五级安全响应等级①做好当前等级的应对方案和高一等级的预案,一旦驻地疫情发生变化或升级,立即启动响应预案,建立高效合理的响应机制;四是做好疫情工作期间防疫及保障物资的开源节流工作,在利用好国内补给物资的基础上,疏通与联利团医疗部门的联系沟通渠道,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向其提出合理请求;五是严格执行“四步消杀”,医疗防疫人员全面对营区进行消杀工作:每天早晚分别使用发烟驱蚊机(内置多菲克乳油)对营区周边及外围环境进行大面积的烟雾消杀,每天使用喷雾器(内置敌敌畏、顺氯残杀威等药物)对营房外墙、走廊各进行一次喷洒消杀[6];六是加强与联利团总部、分部、锡诺州政府、格林维尔警局及周边友邻单位等部门的沟通联系,加强对埃博拉相关信息的搜集和整理,做好防病信息、疫情监测的定期数据收集分析和报送工作,根据情况随时调整应对措施,配合和协助指挥部门做好预防工作。此外,防暴队还要结合专业的心理疏导工作开展经常性的思想政治工作,利用政治工作方法及心理疏导措施解开队员由于恐惧或无知造成的心理压力,打开队员对于埃博拉的恐惧和心结,全方位确保队员的身心健康。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