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朝鲜半岛 > 正文

论朝鲜半岛问题与中俄关系的互动

作者:郭锐   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2014 年第 1 期发布时间:2015/01/07
摘要:中俄两国是促进和实现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发展的重要积极力量。冷战结束后,中国与朝鲜、韩国进行了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合作,俄罗斯则因综合国力的一度衰退及对外政策的起伏不定而丧失了曾经的巨大影响力,朝核问题和经贸合作是其目前的关注及介入重点。总体来看,中俄两国在朝鲜半岛保持着合作与协调的良好态势。其中,中俄在朝核问题上的互动比较频繁,两国持有相似或相同的立场; 在经贸议题上,中俄发生激烈竞争与密切合作的机会相对较少。不过,长期的友好合作关系并不能完全掩盖中俄两国在朝鲜半岛所面临的潜流和暗流。一旦当前的合作背景发生了巨大改变,涌动的暗流便可能在一定时期、一定领域内给中俄关系造成负面的、消极的影响。为了不断保持并持续增进中俄在朝鲜半岛的长期友好合作关系,两国需要进一步加强经济合作、塑造相互认同的价值观,协力合作解决朝核问题,从而共同促进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发展与繁荣。

  近年来,中俄两国高层领导人在各层次政治对话中始终保持密切往来,两国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尽管如此,中俄之间仍有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中俄两国围绕敏感复杂的朝鲜半岛问题展开的诸多互动,也从多个侧面反映了这一总体态势。进一步巩固并加强中俄两国在朝鲜半岛的长期友好合作关系具有战略意义,不仅对推进和深化中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大有裨益,还能够促进朝鲜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和平、发展与繁荣。一中俄在朝鲜半岛的关注点与“关系交点”①

  朝鲜半岛被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JohnMackinder)称为“内新月形地带”。尼格拉斯·斯皮克曼(NicholasJohnSpykman)则将该地区称为“边缘地带”②,他认为“东半球的权力冲突向来同心脏地带和边缘地区的关系有关”③,由此朝鲜半岛成为权势斗争的策源地之一④。这一特殊的地缘结构,使中俄两国不约而同地关注朝鲜半岛,进而形成了引人注目的双边协调与合作关系。

  中俄对朝鲜半岛的重视程度经历了不同的发展过程,由此形成了不同的关系局面。冷战期间,在中、美、苏的力量博弈下,朝鲜半岛形成了所谓的“战略平衡”,从而保持了较长时期的平稳局面。冷战结束后,朝鲜半岛的地缘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致使朝核危机等突发事件频现。这其中俄罗斯的朝鲜半岛政策及其战略身份的巨变是一大因素。严重衰退的综合国力使俄罗斯难以做到“东西兼顾”,其注意力不得不锁定在欧洲地区,朝鲜半岛的地缘战略地位急剧下降。虽然普京一再表示:“既介入欧洲事务也介入亚洲事务,不仅是俄罗斯独有的地缘政治特征,而且是它的无可争议的优势。”①

  不过,他也指出俄罗斯在朝鲜半岛的战略利益只是“确保平等参与南北朝鲜和解进程,排除不让俄罗斯参与地区安全系统的可能性。”②对俄罗斯而言,朝鲜半岛不再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地缘战略要地了。

  伴随对朝鲜半岛地缘价值认知的调整,俄罗斯的朝鲜半岛政策发生了明显变化。俄罗斯与朝韩关系链条由繁化简,其影响范围不断收缩,但朝核问题依然是俄罗斯最关注的政策议题之一。1991~1993年,俄罗斯采取了“亲南疏北”政策,“督促朝鲜使其所做的一切符合朝鲜本国人民的利益———把所有核装置置于国际监督之下”③。

  这使俄朝关系陷入低谷,最终俄罗斯被挤出了朝鲜问题四国机制。普京上台后提出要确保俄罗斯平等参与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梅德韦杰夫主政时期表示,俄罗斯要积极参与政治解决朝核危机进程,与朝韩发展建设性关系,力促朝鲜半岛北南对话④。经贸议题是俄罗斯在朝鲜半岛的另一个关注点。冷战结束后,俄韩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经济合作。2004年,俄韩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为了促进双方在贸易、投资等领域相关合作的进一步发展,两国将进行深入的对话。韩国对俄罗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表示支持。”⑤

  与此同时,经历了短暂的政策失误后,俄罗斯重新调整了对朝经济政策。2000年,俄朝签署了新的政府间协议,旨在恢复并扩大各种形式的经贸关系。2003年,俄朝签署了《关于海关事务合作的协议》,旨在减少海关限制和加快两国公民与货物的交流⑥。

  与俄罗斯不同,中国始终没有轻视朝鲜半岛的地缘战略价值,这推动其走上了“南北协调均衡”的政策道路:一方面,中朝保持着传统友好关系;另一方面,中韩经历了从“友好关系—合作伙伴—全面合作伙伴”五年一个台阶的重大变化。中方积极为朝核问题展开各种斡旋,多次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2005年10月,胡锦涛主席访朝期间提出,两国要“继承传统、面向未来,推动中朝关系全面深入发展”⑦。近年来,中韩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均取得了跨越式发展,两国建立了更完善的双边和多边会谈机制,高层互访频繁。2008年8月,胡锦涛主席访韩期间发表了《中韩联合公报》,确定了政治、经贸、人文交流、地区和国际事务四大重点合作领域以及34项具体合作计划⑧。1992年,中韩两国人员交流仅13万人次,而2011年达到了650万人次。可见,中国与朝韩分别展开了多领域、全方位的双边合作,其在朝鲜半岛拥有无可替代的巨大影响力。

  可见,对朝鲜半岛地缘战略价值认知的不同,为中俄两国的地区地位描绘了不同的图景: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力有所增强,而俄罗斯面临着影响力消退并暂时无力恢复的局面。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更加的务实和全面,由此催生了广泛的国家利益,拉长了中国与朝鲜半岛国家的关系链条。而俄罗斯对朝鲜半岛的关注度不断萎缩,局限在朝核问题与经贸合作两个议题。俄方参与的朝鲜半岛议题,中方也会参与其中;而中方参与的很多议题,俄方仅有较小的影响力。俄方关注的议题被包含在中方的议题当中。因此,这两个领域是促进和最终形成中俄在朝鲜半岛所谓“关系交点”的关键,即中俄在朝鲜半岛的持续协调与合作要从朝核问题与经贸合作这两个“关系交点”着手。

  二中俄在朝鲜半岛的现有合作及潜藏暗流

  在朝核问题上,中俄的战略目标趋同,两国容易达成合作局面。普京上台后,俄罗斯的朝鲜半岛政策更加务实,其渴望维持朝鲜半岛力量平衡①,多次表示支持六方会谈机制。在六方会谈停滞阶段,俄罗斯仍强调“政治途径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是可能的,而且也应当在中国、朝鲜、韩国、俄罗斯、美国与日本参与的六方会谈框架内找到解决办法。我们主张尽快恢复六方会谈。”②

  2011年8月末,金正日访俄期间曾向梅德韦杰夫总统表示朝鲜将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准备冻结核设施和停止核试验。这反映了中俄两国在解决朝核危机中的合作态度及作用。在朝鲜半岛,中俄之间另一个极有可能的“关系交点”在经贸领域。目前,中韩在经贸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2011年,中韩贸易总额达2139.2亿美元,同比增长13.5%,占韩国全年贸易总额的19.77%,中国继续保持韩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出口对象国及进口来源国地位③。中国对韩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音像设备及部件、纺织原料及制品、贱金属及制品、矿产品、植物产品和化工产品等六大类商品。2012年5月,中韩自贸协定谈判正式启动。另外,中国也是朝鲜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2009年,中朝贸易总额达到26.81亿美元,占朝鲜全年进出口总额的48.86%,朝鲜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逐年增加。2012年9月26日,中朝在北京共同举办了朝鲜罗先经贸区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投资说明会,这意味着备受外界关注的中朝经济区进入到实质性的招商引资阶段④。与之相比,由于俄罗斯经济贸易的相对衰落,其在朝鲜半岛的经济深入程度远不及中国。1992年至2009年,对俄贸易在朝鲜对外贸易中所占份额呈现震荡下降的趋势,从最初的3.115亿美元滑落到了2009年的4940万美元。(参见表2)从贸易结构来看,俄罗斯主要向朝鲜提供焦煤、石油、人工橡胶等原材料或半成品。俄韩贸易往来同样不温不火。虽然中韩贸易额从21亿美元增长到了183.1亿美元,但对俄贸易在韩国对外贸易总额中仅占2.3%,与中国相差甚远。一方面,朝鲜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对俄罗斯吸引力的有限以及自身计划经济的封闭性,使得中俄一时间难以在该国寻觅到经济合作的“关系交点”;另一方面,中俄在韩国的经贸利益、经贸结构等方面的差异,使得两国很难发生经贸冲突与摩擦。可见,中俄在朝鲜半岛的经贸联系并不密切,双方没有在经贸这一可能存在“关系交点”的领域形成深入的合作关系。

  应当说,合作是中俄关系在朝鲜半岛的主旋律。中俄在朝核问题上的关系互动一直比较频繁并保持着密切的合作态势。尽管目前中俄在有关朝鲜半岛的经贸议题上交集较少,但是产生摩擦与冲突的可能性也相对较少。中俄在朝鲜半岛能够保持合作态势的原因有四个方面:第一,中俄面临着相似的国际环境,两国均是处于上升阶段的大国,在国内都面临着体制、经济、社会等方面的改革问题,在东北亚地区又都面临着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不断强化和扩大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单独一国均难以保证其在朝鲜半岛与美国及其主导的地区同盟体系进行长期有效的平等对话;第二,中俄分享了冷战意识形态斗争的政治遗产,两国均与朝鲜保持了亲密关系,这使得它们对朝鲜的态度与美国等国家截然不同,其致力于共同维护朝鲜的独立和稳定,更多地从朝鲜自身的发展环境来考量朝鲜半岛政策,不希望美韩日与朝鲜在核问题上爆发更大的冲突;第三,俄罗斯渴望恢复在冷战结束初期失去的大国地位,希望在朝鲜核问题上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中国紧密合作,共同推动六方会谈进程;第四,俄罗斯始终没有从冷战结束初期的衰落中完全恢复实力,一时之间还无暇对朝鲜进行过多的经济援助。虽然俄韩开展了卓有成效的经济合作,但贸易结构的严重不平衡,导致俄罗斯在朝鲜半岛的经济利益一直较少,这也减少了它与中国在朝鲜半岛产生经贸纠纷与摩擦的可能性。不过,长期的合作关系并不意味着中俄在朝鲜半岛就没有潜藏的暗流。一旦当前合作的背景发生了变化,暗流便会涌动。首先,国际地位的变化冲击着中俄在朝鲜半岛的合作力度。在远东地区,俄罗斯警惕中国在该地区的移民情况。中俄人口数量差距过大,即使中国没有扩张的念头,俄罗斯也不放心①。在朝鲜半岛,俄罗斯也始终担心单极大国的出现,其政策底线是防止出现一个国家操纵整个地区致俄远东地区安全受控于人的局面。其次,中俄均与朝鲜保持着传统友谊,这为朝鲜寻求更好的国际环境提供了良好条件,也在无形中为朝鲜提供了左右逢源、纵横捭阖的空间。为获取更多利益,当中国提供较少援助时,朝鲜便寄望于俄罗斯;当俄罗斯与朝鲜关系冷淡时,朝鲜又亲近中国。这种摇摆态度会直接影响到中俄在朝鲜半岛的实际影响力,进而有间接恶化中俄关系的风险。再次,俄罗斯一直希望恢复其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力,这种张力有可能给中俄合作带来一定阻力。自2010年以来,俄罗斯在朝鲜半岛的积极表现就反映了它的这一雄心壮志。2010年5月31日,梅德韦杰夫总统派遣军方专家调查“天安舰事件”,俄国媒体称有专家对国际联合调查团做出的结论提出了质疑。“延坪岛炮击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曾严词批评朝鲜,并呼吁朝鲜要遵守联合国的两个决议,不要对韩国进行军事挑衅②。与此同时,俄罗斯从未放松国内的经济改革与复兴步伐。一旦俄罗斯的经济实力恢复、贸易结构进一步理顺,其在朝鲜半岛势必将与中国形成一种竞争局面。另外,在六方会谈的框架内,中俄合作并没有阻止朝鲜进行核试验,这无疑会影响到双方的合作信心,从而为两国合作带来潜在的威胁。

  三中俄加强在朝鲜半岛合作与协调的建议

  和谐相处、协调合作是当前中俄关系在朝鲜半岛的主流表现,但是不能回避矛盾和问题。从民意来看,俄罗斯人对中国的友好态度远低于英、法、德、日、印等国家。历史上,中俄均曾长期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虽然目前两国丧失了传统优势地位,但它们都在积极寻找“复兴”之路。这便容易催生一种极其矛盾的心理:既不希望对方过于强大,也不希望对方过于弱小。在朝鲜半岛,由于超级大国美国的长期存在,中俄均不愿意看到对方过于衰弱,从而使自己陷入“孤军奋战”的局面,这为中俄友好关系奠定了重要基础。另一方面,中俄均给对方的发展带来了极强的不确定性,彼此之间的心态会更加谨慎,对力量格局的变化也更加敏感。中俄关系的暗流会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不时发作,使两国很难做到真正的坦诚相待,从而钳制了中俄友好合作关系向更加广阔和深远的战略方向发展。可见,虽然中俄在朝鲜半岛依然保持着友好合作关系,但两国需要进一步协调相关政策,高度警醒暗流,做到防微杜渐。

  第一,加强经济合作,共同实现国家复兴。从根本上扭转中俄之间存在的矛盾心理,两国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经济实力,回归“正常身份”,以此减少发展过程中的不确定性,进而把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推向新的更高水平。从客观的互补优势、天然的地理环境来看,通过不断加强双边经济合作,进一步实现互利共赢,这是中俄两国实现真正的经济腾飞的最佳捷径。从俄罗斯方面来看,欧美经济前景的不明朗,要求其在对外经济贸易合作方面快速向中国倾斜。在心态上,俄罗斯需要平心静气地接受中国和平崛起的事实,“俄罗斯将得益于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因为经济增长促使中国进口俄罗斯原材料———石油(将来还有天然气)、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煤炭、木材和化肥”①。从中国方面来看,其需要进一步明确与俄罗斯开展能源、交通等领域合作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能源是制约中国的一个问题,以能源的可持续发展支持经济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是中国能源领域长期艰巨的历史任务”②。有鉴于此,中俄两国需要进一步规范经贸秩序及法规,保障双方的互惠合作关系能够持久而有效的延续下去。同时,中国要大力推动与俄罗斯的经济技术合作和大项目合作,毕竟俄罗斯在很多高科技领域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2009年,中国国务院正式批准了《中国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规划纲要———以长吉图为开发开放先导区》,中俄两国要充分利用这一重要平台,努力推进和实现中俄、中朝、俄朝之间互惠共赢的双边和多边合作。

  第二,消除民间极端思想,塑造相互认同的价值观。有俄罗斯学者指出,俄罗斯人对中国的态度,要么是把中国说得100%的好,要么说得一无是处③,这正是长期以来中俄两国人民极端化思维和非正常心态的真实写照。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即使中俄在未来能够通过持续的合作最终实现经济的共同腾飞,并较好地消除了徘徊于合作与警惕之间的内在矛盾心理,这一社会心理与国家关系的不同步,依然会严重影响到中俄合作关系在朝鲜半岛的进一步深化。为此,中俄需要建立健全一种新的更加稳定的合作框架。在这一框架内,中俄可以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承认两国之间的差异性,不必强求在所有问题上完全保持一致;同时,努力营造在不同层面上讨论和解决各种问题的坦诚氛围及长效机制,不必因为友好或是担心影响友好而回避棘手问题,从而使两国社会对中俄合作关系的稳步推进和不断深化形成一种正常的心态和积极的氛围①。建成这种框架的关键是培养相互认同的价值观。英国前首相亨利·帕麦斯顿(HenryPalmerston)曾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仅有永远的利益”。从当前来看,这一理念需要修正,利益自然是主权国家永远追求的重要目标之一,而朋友关系也并非无法持久下去,前提是朋友关系的确立不是单纯的以共同利益为基础,而且以相互认同的价值观为基础。国家利益的动态性无法确保国家之间保持长久的朋友关系,美苏战时同盟在二战后的迅速崩溃便是例证。中俄若要深化在朝鲜半岛的合作关系,双方在强调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要重视塑造相互认同的价值观。在价值观相互认同的基本框架下,即使是共同利益一时有所变动,中俄双边关系也仍然较为容易协调。

  第三,促进朝鲜融入国际社会,共同合作解决朝核问题。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基本原则下,中俄两国要帮助朝鲜早日成为国际社会的正常成员。“隐士之国”的历史和现状,使朝鲜一直独立于国际社会之外。这种游离姿态增加了朝核问题的不确定性,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和稳定也备受威胁。只有真正地融入国际社会,朝鲜才能够最终走上和平、发展、繁荣的强盛国家之路,才会成为对国际社会真正负责的国家。为此,在政治上,中俄两国应当努力促进朝韩关系、朝美关系的解冻,进一步协调朝鲜与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在经贸上,中俄两国应当逐渐减少对朝鲜的直接援助,尝试推动朝鲜进行符合其基本国情的经济体制改革,通过加强双边或多边贸易带动朝鲜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复兴。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与俄罗斯的政策实施要做到积极谨慎,决心要大,但步伐要稳。此外,中俄两国还需要通过强有力的合作,不断巩固和推进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六方会谈并不会因为朝鲜的核试爆而减弱其历史作用,它仍然是目前解决朝核问题的最佳形式②。但是,六方会谈的现有设置和运作机制确实需要做出适当的调整。由于六方会谈建构于“共识”之上,美朝双边僵局往往使该多边谈判机制陷入困境,朝鲜便享有了事实上的“一票否决权”③。为此,需要在程序和机制上进一步加强六方会谈的执行功能,在各方一致的原则下引入更加有效的执行机制④,这需要中俄两国的共同努力和推动。中国在冷战结束后保持了连贯对朝鲜半岛政策,始终在朝鲜半岛发挥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经过不断的调整,俄罗斯的朝鲜半岛政策也与冷战结束初期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俄罗斯正在朝鲜半岛问题和东北亚地区事务中发挥着越发重要的作用,其是实现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和平与发展的重要积极力量。作为战略协作伙伴国,中俄两国应当在朝鲜半岛展现出更加积极务实的合作姿态。这有利于维护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与长期繁荣,有利于推动东北亚地区的合作与发展,并为域内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营建更加优越的环境氛围。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