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非洲 > 正文

忆与曼德拉三次共餐

作者:顾欣尔   来源:《秘书工作》2014年第1期发布时间:2014/05/22
摘要:1995年11月,驻津巴布韦大使任期刚刚结束后,我又奉命担任南非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是中国政府根据与南非政府所达成的协议,在南非设立的常驻机构,办公地点在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南非有行政、立法、司法三个首都,分别是比勒陀利亚、开普敦、布隆方丹)。南非也在北京设立了中国研究中心。当时,中国、南非两国间还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研究中心就起到了联络两国政府的作用,其任务主要是推进中南友好发展,促使两国早日建交。

  1995年11月,驻津巴布韦大使任期刚刚结束后,我又奉命担任南非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是中国政府根据与南非政府所达成的协议,在南非设立的常驻机构,办公地点在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南非有行政、立法、司法三个首都,分别是比勒陀利亚、开普敦、布隆方丹)。南非也在北京设立了中国研究中心。当时,中国、南非两国间还没有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研究中心就起到了联络两国政府的作用,其任务主要是推进中南友好发展,促使两国早日建交。

  南非是非洲最大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由于南非奉行种族隔离制度,并同台湾当局建有“外交关系”,所以中南两国一直没有正常关系。随着南非形势的发展,种族隔离制度被废除,我与南非实现关系正常化的两大障碍之一虽已消除,但另一障碍“台湾问题”依然存在。我方通过多渠道的广泛交流,使南非政府和执政的“非国大”领导人对我解决台湾问题的立场有了清楚的认识,就是中国绝不会放弃原则接受“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之类的“双重承认”模式,南非必须同台湾当局断绝“外交关系”,别无他途。然而,在南非仍有人对搞“双重承认”抱有幻想,企图以此来找到一条出路,甚至幻想在国际上开创一个先例。台湾当局对我们在南非的活动非常紧张,想方设法加以阻挠和破坏,施展各种手段拉拢南非政府和“非国大”内的亲台势力,允诺以重金资助“非国大”。台湾当局的这些活动多少给中南建交增添了点障碍。以上就是我担任南非研究中心主任时面临的处境,可以归纳为三句话:“有希望,有困难,有盼头。”

  从1995年11月到1997年10月,我在南非研究中心任职期间,亲历了中南两国友好关系的发展进程。尤其令人难忘的是1996年,曼德拉三次邀请我共餐,三次会面谈话的正题都是中南关系。现对这三次会面做些简单回忆,回顾两国建交历程的同时,也以此缅怀这位伟人。

  第一次会面是在1996年一二月份,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地点在立法首都开普敦。曼德拉先是通过秘书向我发出邀请,邀我到曼在开普敦的寓所共进晚餐,后又补充告知我,我的妻子也在被邀之列,并请我们对其秘书工作中的疏漏给予谅解。对于曼德拉的这次邀请,我们一方面很兴奋,另一方面又很紧张,立即对他这一举动的意图进行剖析。结合当时南非的情况,我们认为有较大可能性的是曼要从我这个新上任的主任这里摸摸底,重点是看看中国方面有没有改变立场、接受“双重承认”的可能。因此我们决定,在同曼德拉交谈时一定要把握住原则,特别在台湾问题上,要绝对斩钉截铁,绝不能授人以柄。赴宴当天,我们从比勒陀利亚驱车前往开普敦,抵达时已近黄昏。曼在开普敦的住处是一个小院,晚餐也比较简单。曼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随和,没有想象中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他对身边工作人员也很客气,没有一点颐指气使的架势。陪同一起吃饭的还有南非议会外委会主席沙特纳,是一位白人。跟我们原先估计的相同,曼这次邀请我们的目的就是摸底,想知道中国方面究竟能否接受“双重承认”。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曼听了我的回答后有点不高兴,他说,那好吧,明天我也要请台湾“大使”吃饭。曼德拉很关心世界大事,晚餐期间,有两位外国领导人打来电话,和曼商谈什么事情。看得出来,曼在非洲和世界的威望很高。

  第二次会面是1996年的四五月份,具体日期也记不清了,地点在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四月底五月初,联合国第九届贸易和发展大会在约翰内斯堡召开,这也为两国政府再次交流提供了机会。中央决定由吴仪任中国政府经贸代表团团长,让她同曼德拉、恩佐(时任南非外长)商谈。曼邀请吴仪共进午餐,并点名让我陪同参加。吴仪部长转交了江泽民主席致曼的信件(在信中江主席重申了我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和关于两国建交问题的原则立场),并从经贸角度说明建交有益于两国的经济发展。曼表示“非国大”绝大多数执委都支持现在就与中国建交。他们都清楚,如果南非不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中国是不会同南非建交的。但他又说,对这个问题应该慎重,希望能谨慎处理。南非热切希望尽早同中国建交,但也要向台湾说明。

  第三次会面是1996年11月26日,地点仍在比勒陀利亚。曼德拉邀请我们夫妇共进午餐。见面之后,出乎意料的是,曼说他已经作出决定,将不晚于1997年年底与台湾“断交”,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他还告诉我们,当天上午,他已将这个决定通知了台湾“大使”陆以正。我们听了当然非常高兴。这次谈话的气氛非常好,曼德拉也很高兴,和我们夫妇合了影,还在我的一本曼德拉自传《漫漫自由路》上签名留作纪念。第二天下午,曼德拉、恩佐等又召开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了这一决定。

  在上述同曼德拉的有限接触中,我感到他是一个颇有主见乃至固执的人。在中南建交问题上,正是因为他的固执,使得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当然,作为伟大的政治领袖人物,他最后还是作出了正确的决断,为中南实现建交作出了贡献。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

我的态度:

登录|注册 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本期杂志

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
《外交观察》第三辑的主题是“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本期中,美国与俄...[详细]

·中美军事合作关系:我们如何共...

·新兴大国关系:寻求中美关系的...

点击排行